生死时速

  夜幕逐渐低垂。洛杉矶的一幢大楼里,一个年轻保安正在四处察看。当他推开电梯控制室的门时,意外地发现有个人影:“喂,这地方是禁区。”

  神话故事

  一身修理工打扮的培恩不紧不慢地回过头来:“我知道。有人叫我来,线路出了故障。”

  “没人告诉我,能给我看修理单吗?”保安显然产生了一丝怀疑。培恩一边说可以,一边弯下身去取修理单。趁保安毫无防备,直起身的培恩猛地将一把尖刀扎进了保安的喉咙。

  保安甚至来不及喊出一声,便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培恩望着保安,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正从办公室出来的汉姆等人走进电梯。可是揿了按钮,电梯却毫无反应。正当他们纳闷时,只听一声爆炸,电梯失控似地往下坠。电梯中的乘客被这突如袭来的意外吓呆了。而那一声爆炸,则炸断了电梯的牵引钢蝇。下坠的电梯在29层与30层之间突然停住了。电梯中的乘客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洛杉矶特警队的杰克和夏利赶到了现常队长麦克正在解释详情:“这儿有13个乘客被困在电梯中,歹徒声称拿不到3百万赎金,所有的人质便会爆炸而死。”

  “有多少时间?”夏利插问道。

  “他给我们一小时时间。”

  夏利一看表:“现在只剩下23分钟了。”“这是高层电梯,歹徒这么干并不笨,”杰克提议让他和夏利先上,麦克同意了。

  杰克和夏利登上32层,然后撬开了连接电梯通道的应急钢板,他俩下到被卡在那儿的电梯顶上,只见电梯上布满了炸药。夏利望着炸药,一筹莫展地说:“这是个内行人干的,它怎么都会爆……”杰克望望屋顶。“夏利,我们也许可以帮人质。”说着,杰克便朝楼顶奔去。夏利见状,紧随其后。

  登上楼顶,杰克便发现了一部绞车,他在夏利的帮助下,成功地将电缆上的吊钩勾住了梯。正当夏利把杰克往上拉时,电梯上的炸药突然引爆了。电梯再次往下坠,好在那根电缆勉强地拉住了电梯。

  “他提早下手了。”杰克边喊着边和夏利往楼下奔。奔下楼梯,他撬开应急钢板,将困在电梯中的人质一个个拉出来。此时,电梯仍在一点一点往下滑,剩下最后一个中年妇女了,只见对方惊恐万分,不知所措,杰克伸出手嚷道:“来吧,过来拉住我的手,不要放弃!”

  刚把最后一个人救出,不堪重负的绞车终于被电梯拉向了通道尽头,只听一阵轰响伴着冲天气浪,电梯在底层爆炸了。

  杰克和夏利这才松了口气。杰克望着空荡的走廊,猛然预感到什么:“他在这儿!他知道我们的行动,否则他不会提早引爆的。”

  “他如果留在这儿,便会四处活动。”夏利说:“客用电梯也都查过了,难道货用电梯没查过?”

  他的话提醒了杰克,杰克撬开电梯通道门,只见货用电梯停在下面一层。两人下到电梯上,正欲察看,电梯里猛地射出一梭子弹,夏利躲闪不及跌入电梯里。杰克虽避开了子弹,却不料电梯往上升了,快到顶时,杰克被迫跳入电梯里,不等他爬起来,培恩的枪口已对准了他。

  培恩一阵狞笑,猛地扣动板机,但枪里没有子弹。杰克见势敏捷地踢掉他手里的枪,培恩后退几步,突然亮出身上挂着的炸药,并卡住了夏利的脖子。“不要逼我,否则我们大家都得完蛋!”培恩将电梯停在3楼,然后退出电梯!”我今天真失望,你会后悔见到了我。”

  “我已经后悔了。”杰克平举着枪。“投降吧,你无路可逃!”

  培恩挑衅地说:“有种就向人质开枪!你的朋友否则也没命了……”杰克向夏利使了个眼色,夏利会意地点点头,枪声响了,夏利腿上中了一弹,瘫倒在地,培恩不知他俩玩的是什么把戏,一时松了手。“别动!”杰克的喝令使他回过神来。培恩狂笑一声,闪入楼梯门。杰克正欲追上去,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巨大的冲击力把杰克冲倒在地……”杰克和夏利因解救人质受到了嘉奖。

  庆功会结束以后,杰克来到巴士客运服务中心附近的一个小酒吧。”杰克,我在电视上见到你,恭喜!”司机查理走进来打着招呼。酒吧老板说:“别难为他,他刚参加完庆功聚会。”查理笑着取了啤酒离去。

  杰克随后出来,只见查理上了一辆巴士。巴士开出不足十米,突然一声爆炸,整辆巴士变成了一个火团,杰克一惊,忙朝燃烧的巴士奔去。然而,炸袭的窗玻璃四处飞溅,使他无法接近巴士。

  正在不知所措时,杰克猛听到了一阵电话铃声。他一回头,这才发现身后有一个公用电话。他走过去,刚拿起话筒,话筒里便传出阴冷的怪笑:“是杰克吗?你还会因为拾起他的牙而获奖吗?那次电梯事件我精心策划了整整4年被你毁于一旦,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已经在一辆巴士上装上炸弹,只在车速一超过50码那它就不得减速,否则,哈哈哈哈……”刺耳狂笑使杰克顿感毛骨悚然。电话那端,培恩咬牙切齿道:“我要370万美元,那是应该得的,我要11点拿到钱。”杰克一看表说:“这是不可能的。”“你只要去管那辆巴士,那辆巴士的车号是2525,我警告你,如果你企图将车上的人质营救下去,那么你们将在世界上永远消失,”培恩狞笑着说:“最后我告诉你,还有两小时它就要爆炸了……”杰克一听,像浑身通了电流似地甩下话筒,直奔他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他把车启动,一下跃入公路。他的车在公路上急驶,好不容易追上了刚离站不久的2525号巴士。他把车朝路边一停,便直追上去:“停车!开门。”

  巴士司机加森并没理会他。

  杰克见状,忙拦下一辆敞篷轿车。车主是个黑人青年,他惊叹万分地说:“别弄坏我的车。”杰克一声不吭,驾着车直追上去。

  此时,巴士的车速渐渐接近了50码,很快便越过了50码的“警戒”线。杰克把车超上去,“我是警察。”加森拉开车窗,仍然无法听清杰克的呼喊。杰克急中生智,忙让身边的黑人青年把话写在纸上。黑人青年在纸上写上字,刚举起来,便被风刮走了。那张纸恰好紧贴在巴士的窗玻璃上。只见纸上写着:“车上有炸弹。”加森一见脸色骤变,车速立刻慢了下来。

  杰克一看情形不妙,忙喊:“别慢下来,加速!打开门,别低于50码———”。

  加森听清了杰克的喊话,紧张地点点头。与此同时,杰克又让黑人青年用手机和夏利取得了联系。他告诉夏利,那个“电梯恶魔”阴魂不散,又重施故伎。正在通话时,特警队也接到培恩的要挟电话。队长麦克告诉夏利:“歹徒在巴士上装了炸弹,要求370万的赎金……”“杰克准备上巴士。”夏利说。

  麦克当机立断说:“告诉他,我们很快赶到。”

  此时,杰克从疾驶的轿车跃入巴士。“你要保持50码以上的车速!”上了车,他对加森说。坐在第一排的乘客安妮一听跳了起来:“你疯了吗?”杰克转过身来,对着车上的乘客说:“各位,我是杰克警官,车上有麻烦,请大家留在座位上,保持镇静,问题自会解决。”

  他的话音刚落,车尾的一乘客突然掏出了枪。杰克见状,也掏出了枪:“我不认识你,不是来找你的,我不管你犯了什么法,请不要冲动。”杰克做着手势,让他把枪收起来。恰在这时,坐在持枪人身旁的一个大汉猛地抱住了对方,挣挣之中,枪声响了。子弹正好击中加森的手,加森手一松,巴士立刻左右乱窜。安妮一见,赶忙上去握住方向盘,这才使巴士稳了起来。

  杰克在那个大汉的协助下,已将持枪人铐在了座位上。大汉告诉他自己叫科迪,杰克说了声“谢谢”,然后对众人说:“车上装了炸药,如果车速低于50码,整个车会爆炸。现在请大家配合,我会想办法的,”他走近安妮:“你行吗?”

  “可以,你打算怎么办?”安妮问。

  “你只需保持车速,目前还没事。”说着,杰克用手机和夏利取得了联系。夏利告诉他,炸药可能在车底下。”我不能到车底下,因为车不能停……”杰克话未说完,受伤的加森费劲的说:“你脚下那块板可以活动的。”杰克拉开活动板,将手机交给一乘客,“拿着,告诉他我看见了什么。”

  然后,杰克探下头去,“有个很大的炸药,我可以碰到线路。”夏利一听忙止住他:“别碰它,保持镇静。”

  “警官!”安妮连喊几声未见反应,索性凑近话筒高喊:“警官”整个车厢都响遍了她这一声喊,杰克直起身子,这才发现,前方不远正堵着车。

  “驶上路边!”杰克果断地说。

  巴士沿着路边急驶,把路边的栅栏撞得粉碎。安妮紧张地把着方向盘,“是不是再走高速公路!”

  杰克站在她身旁,紧盯着公路:“不,继续向前驶。”

  “前面有红灯……”

  “冲过去!”

  安妮照办了,巴士刚冲过十字路口,左右驶来的轿车却撞在了一起。

  杰克和安妮刚松了口气,前方再次出现堵车。杰克正不知所措时,安妮却把车冲上了逆向车道。

  一辆辆迎面而来的小车被突来的闯入者掀翻在旁,顿时交通大乱。

  安妮左冲右突,避开了来车。她仿佛忘了身处险境。

  深感不安的杰克和驾直升飞机赶来的麦克通了话:“我们要离开这儿。”“我们设法给你开路”麦克在直升机上指挥着,“过几条街,可以转弯,然后直驶,巡逻车在等着你们,他们会领你们到105公路,那条路未通车,不会再有麻烦的。”

  一条街口,一妇女突然推着童车准备穿街,杰克一见刚想提醒安妮,可已经来不及了,巴士像一头笨牛似地把童车撞得飞了起来,安妮大惊,握方向盘的手也软了。杰克忙按住方向盘。好在童车里装的尽是罐头。

  “我撞了个婴儿……”安妮十分痛苦。

  杰克安慰着她:“不是。是些罐头。”

  安妮这才破涕而笑。

  “前面便是急转弯了”,麦克在直升机上用话机提醒杰克。“我们会翻车的。”安妮有些忧虑。杰克当即让所有的乘客坐在了一边。

  急转弯时,一边的车轮已离开了地。杰克使劲帮安妮把着方向盘。巴士终于驶上了105号公路。

  “帮我拿着驾驶盘好吗?”安妮兴奋地脱去了外衣。杰克望了一眼她也笑了,他说自己从未见过这种技术,“你真出色!”

  “我叫安妮。”安妮问怎么会发生这事的?杰克告诉她,有个歹徒想勒索钱财,所以才这么干的。

  从直升机上下来的麦克坐着救护车赶了上来。“杰克,让乘客下车。”

  “不行。没时间表演特技了。他有过要求,我们移走这些人,他会引爆的。”杰克说。

  “夏利在找他出来,他可能是个警察……”不等麦克说完,一警察过来说歹徒要和杰克说话。

  电话通了。“我想我们彼此信任,但我看见你想救乘客下车……”培恩说我们谈好规则的。杰克告诉他,司机中了弹。需要立刻抢救。培恩一边嘲讽他开枪打司机,一边答应了他的要求,便警告他不许其他人质下车。

  杰克在科迪的帮助下,把加森转移到了与巴士平行的救援车上。

  这时,一女乘客因惊吓过度,乘杰克不注意,欲强行下车。只听一声爆炸,那女乘客被歹徒安置在车门口的炸药炸得粉碎。

  这一声爆炸也使车上的乘客全都惊呆了。

  “她不该那样死,她不该下车。”安妮异常悲伤地说。杰克安慰着她,“都是那个混蛋的罪!”安妮忍不住诅骂道:“大混蛋!”

  在救援车上的麦克突然接到直升飞机传来的消息:“这段路没有完工,前面有一段空隙,差不多有50多尺……”麦克一听差不多要晕倒。他把消息告诉了杰克。“你应该让乘客下车。”

  “他说什么?”安妮不安地问道。

  杰克想了想,然后告诉大家:“公路上有个大空隙,在两三里路前。大家坐稳,在过空隙把头埋在膝上。”他走到那个持枪人旁,给他松了手铐。对方愧疚地说自己不该开枪,杰克拍拍他的肩说:“坐稳吧。”

  杰克回到安妮身旁,“踩足油门,我们得冲过去。”“这样行得通吗?”安妮担心地问。

  杰克一时哑言,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行得通。但他知道,车一停就会炸,而冲向空隙是唯一的一条路了。

  巴士在向前狂奔,每前进一分可能就是向地狱迈进一步。快到空隙处,杰克高喊一声:“大家坐稳!”只见车像装了双翼般腾空而起,车尾喷出的烟雾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巴士飞跃到对面公路后颠了几下又疾驰起来。

  成功了!脱离死亡危险的乘客激动地拥抱在一起。这时,巴士离开公路,闯进了机场的跑道。

  不等杰克喘口气,培恩又来也电话:“杰克,是不是很刺激?你做得很好。不过,别忘了,我急着要钱———我要两袋不连数码的钞票。”“为何告诉我?”杰克问。培恩得意地说:“因为我要你帮我去拿,我讨厌那些谈判专家,他们以为我是闹着玩的……”“你不是吗?”杰克嘲讽道。

  “那不公平。”培恩辩解地说“那是我花了一生该赚的。杰克,我也有奖章和一对对你很遗憾的字条……”“你要钱,我不想让他们死,让我下车,这没违反规则吧。”杰克打断了他的话。

  培恩勉强答应,但只给10分钟,并警告他:“别玩花样,我什么都知道的。”

  中断谈话,杰克对大家说:“我要离开一会儿,我会想办法的。”

  然后,杰克上了紧随而来的麦克的车。“我们得救乘客下车。”麦克说。杰克摇摇头,“他早有准备,他会杀乘客的。”“那我们怎么办?”麦克不无忧虑地说。

  “我要拆掉炸弹。”杰克咬咬牙说。

  杰克全副“武”装地躺在一个小滑轮上,麦克叮嘱着他:“小心,别送命。”

  在巴士上的安妮一见,忍不住地说:“他是疯了!”科迪则在一旁提醒她:“稳住方向盘。”

  杰克通过小滑轮,进入了巴士的车底。“能找到引线吗?”夏利在步话机里问。“我试试看。”杰克照夏利的话在做。

  “我们找到他了。”一个女警察来告诉夏利,“他叫培恩,亚特兰大拆弹组的,1989年退休,拆弹时,曾炸掉了一个手指。“夏利一看幕中显示的图像,立刻认了出来:“是他!”继而他赶紧把这消息告诉还在巴士下拆弹的杰克:“杰克,凶手找到了,我们这就去抓他。”

  “等你的好消息。”杰克又通知麦克,让自己出来。不等麦克拉回小滑轮。路道上的一个障碍物猛地撞了一下小滑轮。杰克见势不妙,赶紧用螺丝刀扎进油箱,借此撑住身子。

  科迪打开车板,向他伸出手:“抓住我。”

  众人把杰克拉上车。安妮见到他,忍不住捶了他几下,“吓死我了!”她闻到一股怪味,“什么东西!”“是油。”杰克说。

  安妮一看油表:“我们在漏油!”

  杰克点点头。他转身对另一辆上的麦克喊:“我们这儿需要油!”

  “我立刻派油车来。”麦克答应道。

  安妮仍在担心:“这样行吗?”

  杰克摇摇头,他只是期望夏利能尽快抓到培恩。

  而此时,夏利已带人包围了培恩的住宅。他们从窗口进入房间,房间里却没有人。突然,夏利发现了引爆器,退后已来不及了,一声轰鸣,整幢房子像被揣了起来。

  杰克的手机响了。“夏利,给我好消息!”没料到话机里却传来培恩的声音:“抱歉,杰克,他来不了啦。”杰克一听,怒不可遏:“你这混蛋。”

  “我要你照吩咐去做,告诉他们交款处是百胜广场东北角的垃圾箱。杰克,你别再玩花样了,否则……你、野猫和车里的人都会像你朋友一样的下常今天可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哈哈哈哈……”杰克不等听完,猛地砸了手机。安妮却在一旁安慰他:“杰克,别放弃。我们大家都需要你。”

  杰克让自己平静下来,一低头发现安妮衣上的一个标记:“你上亚里桑那大学?那里有个‘黑猫’足球队?”安妮不解地点点头。可杰克全明白了:“他有摄像机,能看见整个车,他一直在监视我们……”他很快找到了摄像机。然后让乘客佯作极度疲累状。“麦克,附近的新离车还在吗?”

  麦克明白他的意图,当即找到了在机场附近直播的电视台工作人员:“赶快把发射到巴士的信号找出来。”接着,他让对方将此录像反复播出。

  营救人质的行动开始了。杰克将车上的乘客转移到另一辆并行的大巴内,然后将一皮绳一端拴住方向盘,另一端拴住卸下的车厢底板。杰克拥着安妮躺在倾斜的底板上。底板犹如滑板般慢慢从车底滑离了空车。

  空车笔直地撞向了前方跑道上停泊着的一架飞机。瞬时,爆炸声声,火光冲天。

  “你没事吧?”杰克问躺在身边的安妮。安妮点点头露出了笑容:“我知道这样开始的关系是不会长久的,……”不等说下去,麦克已赶到。杰克微笑着把安妮介绍给他。“麦克,歹徒想知道何时可拿到钱?”一警察跑来说。麦克打开了步话机:“我来告诉他,再过30分钟。”

  百胜广场,警察已埋伏到位。坐在车内的杰克让安妮等着,自己却下车,跑进了设在一楼层中的监视中心。

  而另一窗口,一又眼睛却在四处观察,他正是培恩,培恩见有警察包围,并未惊慌,只是洋洋得意。当他的视线转回到电视屏幕上时,意外地发现电视图像已做了手脚。这一发现,使他恼恨不已。

  培恩来到街上,一眼便认出了安妮。他走近安妮:“小姐,不能走太近,退后点。”安妮以为他是警察,“杰克说……”杰克要你到安全的地方,过来。”培恩心生一计。

  警察密切注意着交易点。可交易时间早已过去,培恩却迟迟未现身。杰克预感情况不妙,突然冲向垃圾箱,见拉圾箱中的钱已不翼而飞。再推开垃圾箱,发现下面有一通道。

  杰克跳下通道,发现有人影在晃动,便一声高喊:“别动!转过来!”

  出乎他意外的是,转过来的却是安妮。她身上被绑着炸弹。她的身后是得意洋洋的培恩:“做好准备……”“放她走!”杰克的枪口对准了培恩。

  “培恩晃动着手上的引爆器,“她很漂亮,她是我的意外收获。”

  “你已经拿到了钱,放她走。”

  “我现在改变了主意。你给我站着别动,我会引爆的!”培恩挟持着安妮闪进一个铁门。

  等杰克打开铁门,培恩已带着安妮上了地铁。他开车驱赶着车上和乘客,然后将安妮铐在了一根铁杆上。

  “开车!”培恩命令着司机

  地铁开始启动了。紧追而来的杰克用劲撬开地铁门,也上了地铁。

  地铁刚开出不久,培恩便一梭子弹打死了司机,“现在该由我来控制了。”他让安妮拿着引爆器。安妮因紧张,差点失手,培恩又拿回引爆器。

  这时,杰克正从车顶上向前爬。他一不留神,差点碰上地道里的顶灯。好在躲闪及时,但却惊动了车厢里的培恩。

  “是你吗,杰克?我可以用钱收买你吗?”培恩打开包,准备去取钱,却发现包里并没有钱,而是一团垃圾。他不由地恼羞成怒,对着车顶就是一阵扫射。

  杰克为躲避枪弹,却掉了枪。

  培恩并不罢休,索性也登上车顶,和杰克在车顶上扭成一团。培恩很快占了上风,他咬牙切齿地说:“你那么聪明,是吗?我比你聪明,比你足智多谋……”杰克挣扎着,一侧脸发现不远处的地道顶灯,他使劲将培恩的头向上顶。等培恩发现已来不及了,他的头被地道顶灯撞得粉碎。

  杰克见引爆器落在地铁顶上,赶紧抓祝他回到地铁车厢中,帮安妮取下身上的炸药。

  这时,地铁中的话机响了:“杰克,我是麦克,你在的话,设法停下地铁,前面的路尚未完成。”

  “我听到了。”杰克进入驾驶室。

  麦克在话机里说:“试试用紧急刹车……”杰克扳动着刹车闸,却毫无反应。“一切都失灵了。我们要跳车。”

  他一回头,只见安妮还铐在铁杆上。他走近安妮,一筹莫展:“我没钥匙。”

  安妮央求着他:“你快走吧,现在还来得及。”

  她的话突然使杰克清醒过来,他一看墙上的地铁运作图,“前面有个弯,我要让地铁驶离轨道。”

  杰克走进驾驶室,把车速推向了极限。然后,他回到安妮身边,满怀柔情地将安妮拥入怀中。

  失控的地铁犹如一匹脱僵的野马,一头冲出地面斜倒在路面上。

  杰克和安妮又一次从死神手中逃脱了。惊魂未定的安妮简直不敢相信,“你竟没有离开我……”“我没处可去”。杰克坦白道。但不等他再辩解,安妮的嘴唇已堵住了他的嘴。

  两人忘情地拥吻在一起。

  围上来的路人见此情景,忍不住为他俩鼓起掌来。

  杰克抬起头,突然说:“我要警告你,听说这种关系不会长久的……”“那我们用爱来维持吧。”安妮的眼里流出了兴奋而激动的泪水。

  恩仇芍药号边关夺饷西安大追捕夜火案爱打赌的客人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