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宝贝

  星期天午后,王峦和弟弟王峰在大学校外见面。王峦点了四菜一汤,自己没怎么吃,只是不停地劝弟弟多吃点儿,又问弟弟最近学习如何,身体情况怎样。弟弟王峰笑着让他别太操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神话故事大全

  王峦嘿嘿一笑,将回锅肉推到弟弟面前:“快吃快吃。”

  “你跟同学们相处得都还好吧?”

  “挺好的。说起来,我们寝室里最近还出了一件怪事呢。”

  “什么怪事?”

  “是我下铺的一个同学。一天夜里我们回寑,发现满地的鸡毛和鸡血,屋里乱七八糟,最后推开盥洗室的门一看,那个同学居然躲在盥洗室里吃生鸡,被我们撞见后,他居然又汪汪地学狗叫,把我们吓死了。”王峰说,“第二天他就被家长带走了,我们都觉得他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

  “那你自己可得小心点儿,要不要搬出来住?”

  王峰怔了怔,能搬出学校住当然方便,但那样房租肯定又是一笔负担:“不用啦,已经没什么事了,现在都好了。”

  兄弟二人吃完午饭,在学校外转了转。王峦看看时间,差不多该走了:“那我先走了,下午还要上班,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王峦搭上公交车,赶回了工厂。为了供弟弟王峰读书,王峦在一家类似富士康的工厂里打工,每天重复作业,工作枯燥,但为了弟弟的生活费和学费他都熬过来了。工作了一下午,王峦感觉脊背酸痛。夜幕降临后,几个工友让他一起去吃夜宵,他说自己还有事,就不去了。

  工友走后,王峦一个人出门,到工厂外的集市上转了转,买了些比较便宜的生活用品。回去的路上,一摸口袋,发现手机丢了!

  王峦摸遍全身上下,果然没找到手机。本想照原路返回去找,仔细回想,在集市上有个人一直在他身边蹭来蹭去,原来是小偷。

  无奈之下,王峦只好第二天去集市边的二手市场淘了一款便宜的手机回来。给钱的时候,王峦一阵阵心疼。

  好在开机后,各项功能都很好用。王峦也就放心了,接着又去营业厅复制了一张原来的手机卡。装好手机卡之后,“嘀”的一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对话框,问王峦是否要安装。王峦以为是垃圾软件,点了一下“取消”,结果软件还是自己装上去了,并且迅速进入了界面。

  界面上,出现了一条信息:你好,恭喜你成功进入“百万宝贝”游戏界面。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完成游戏任务来获得金币,1金币等于现实世界的1元钱,得到金币后,你可以将金币转移到你的银行账户上。从现在开始,只要你按照规则参与我们的游戏,就可能夺得百万大奖!

  王峦心想,这是骗人的吧,玩手机游戏可以拿钱?

  王峦点击了一下“确认”,创建了一个账户。这时,公交车来了。王峦上车后,想看看游戏拿钱的事是不是真的,但软件一直都没反应,过了几站地屏幕上才出现了新的提示:

  任务一:首先,请你不要紧张,这是个非常简单的任务。你现在在公交车上,对不对?你口袋里有一包香烟,请你拿一根出来,点上吸一口,然后你就可以得到一千金币。

  一千金币?王峦心想,那就等于是一千块钱啊!

  王峦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能抵制住诱惑。他小心翼翼地掏出烟来点上,猛吸了一口,这时司机突然叫道:“那位同志,车上不准吸烟!”

  他赶紧将烟掐了,这时,软件发出提示音。低头一看,账户上出现了一千金币,并询问是否需要转账。

  王峦点击了确认键,并输入了自己的银行卡号。

  不一会儿,软件表示转账成功。王峦半信半疑地进入银行账户查询,账户上真的多出了一千块人民币!他有点儿激动,赶紧点了软件,进入下一个任务。

  任务二:请你去前面,和公交车的司机交流,想办法让他吸一口你的香烟,一旦成功,你将获得三千金币。

  王峦正要起身,却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个软件是怎么回事?它怎么知道我在公交车上,又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烟,还知道司机的事?看了看四周,身边只有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听音乐的学生。车上没有任何可疑的人。

  王峦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朝公交车司机走去。他在司机身后,先是假装看路线图,然后趁着司机不注意点了一根烟,扭身就递到司机面前:“来,哥们儿抽根烟吧。”那司机仰脸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王峦:“有病啊你?”

  一不做二不休,王峦将过滤嘴塞到司机嘴里:“抽吧你!”

  司机脚踩刹车,正要发作,王峦顺势拍下车门按钮,车快停下时,王峦大笑着跑下了公交车,消失在人群中。

  王峦一边跑一边点开手机上的银行卡账户,三千块,到手了。

  PART02

  王峦紧紧攥着手机,像是攥着一笔巨大的财富。这一天,他工作起来心不在焉,一直在等手机上的任务。

  傍晚时分,手机响了,软件又发布了一条新任务:

  任务三:睡在你对面的那位工友,是个长得不错的小伙子,对吧?前不久他抢走了你的女朋友。现在他在外面吃饭,一会儿他回来之后,你必须二话不说冲上去揍他一顿。完成该任务,可以获得五千金币。

  王峦看着任务内容,心里犹豫了一下。其实女友跟自己分手,完全是因为自己负担不起女友的生活开销,女友选择工友时,他其实并不怎么生气。可现在要他莫名其妙揍人家一顿,显得也太小气了。可想到那五千块,王峦心里就痒痒了。就在这时,软件又送出一条信息:

  对了,我要提醒你的是,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你才能进入下一关,完成下一个任务,而下一个任务的金币数,是两万!

  两万元?好家伙!不就是打人吗?打就打!

  工友推门进屋时,王峦二话没说,冲上去就揍了对方一顿。其他几名工友看到之后连忙上来劝架:“算了算了王峦,我们知道你憋了很久,小丽的事是小丽自己的决定,都过去了,你现在打人太不爷们儿了!”

  第二天,王峦被头儿叫过去,他被开除了。

  头子痛批了他一顿,说他心胸狭隘,办事粗暴。

  王峦想了想,说:“其实我不是有意打他的,我……”王峦想把手机软件的事告诉头儿,说是软件让自己打的,为的是得到金币。可是刚要说,王峦就把话吞了回去。这个软件可以挣钱,那可是宝贝啊,就这么告诉别人,那别人也像自己一样赚,岂不是太便宜别人了?

  最后,王峦离开了工厂。

  中午,王峦将游戏账户上的五千金币转到了银行账户上。看到账户上多出来的五千块钱,王峦感到十分满意。

  吃了一碗热汤面后,王峦就到公园里坐着,等待新的任务。

  下午三点,新任务来了:你好,等了很久吧,下面是价值两万元的任务哦。现在你在公园里,对吧?

  看到这条信息,王峦环顾左右,看了看公园里的摄像头,又观察了一下周围打电话的人。为什么自己的一举一动随时都被这款软件监控着?这款手机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发出声响:现在,你看到斜对面的那个老婆婆了吗?请你跟着她。

  跟着老婆婆?这就是新任务吗?

  王峦觉得没那么简单。

  王峦定了定神,装成十分无聊的样子,跟在了那个老婆婆身后。老婆婆看上去就是公园里遛弯儿的老太婆,没什么特别。走了半个小时后,老婆婆看样子是要回家了,王峦也只好跟上去。走了一站路的样子,来到了一幢楼前。王峦抬脸一看,居然是一所养老院。这时,手机响了,软件发布信息,让王峦绕到养老院的厨房去:你的口袋里有一个小袋子,厨房里现在正在做午饭,请你把袋子里的东西洒到那锅汤里面,洒完之后,你将获得两万金币。

  王峦一摸口袋,那里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口袋,里面是亮莹莹的白色粉末。这是什么东西?是什么时候被谁放到自己口袋里的?不会是毒药吧?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闪过王峦的脑海。

  手机软件似乎可以读心一样,又发了信息过来:

  第一,这不是毒药;第二,现在你丢了工作,没有任何退路了,下一关,你将获得五万个金币,但前提是你先完成这个任务。

  王峦将口袋里的东西弄到手指上舔了舔,没什么怪味。他想到自己的弟弟王峰,的确,现在没有退路了。一咬牙,王峦绕到养老院的厨房,趁着没人的时候将那些粉末洒进了正在熬煮食物的锅里。

  洒完后,王峦仓皇逃离。在路上,他查看了一下账户,两万金币果然到手了。看到游戏账户上多出来的金币,王峦突然没什么罪恶感了。

  下午,王峦在一家超市买东西时,看到了本市的最新新闻。一家养老院的老人们因为食物中毒,被集体送入了医院。新闻主播说:“这次的食物中毒还在调查当中,不排除人为投毒的可能。”

  看到新闻后,王峦忽然感到一阵寒凉。他反复回想了一下,自己潜入养老院的厨房时,并没有谁发现自己,警方应该很难找到自己。

  就在这时,软件发出声响,信息来了:

  “请你不要有愧疚感,食物中毒不会造成死亡,你放心,警方也不会抓到你。接下来,你可以得到一个价值五万金币的任务。”

  五万金币?五万元?哇,王峦还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钱呢。

  他心里痒得难受,恨不得马上得到任务。

  软件发来信息:在任务开始之前,有件事要告诉你,现在你游戏账户上的两万金币处于冻结状态,你只有完成接下来价值五万金币的任务,才能为那两万金币解冻,随后转移到你的银行账户上。怎么样?接受挑战吗?

  王峦毫不犹豫地点下了“确认”。

  PART03

  那天中午,王峦去看弟弟王峰。

  快到宿舍楼下时,手机突然响了,软件发了信息过来:

  现在,新任务开始,你现在在学校里,正好,我们就来设置一个和学校有关的有趣的任务。今天下午,你弟弟将要在大礼堂进行一次辩论比赛吧。这是决赛,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哎呀,这玩意儿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次的任务,非常简单,不用伤害任何人。我要你去大礼堂的后台等着,辩论比赛开始后,请你上台抢过主持人的话筒,唱一首《最炫民族风》,然后强吻反方的一号辩手,最后跳一段脱衣舞,必须把衣服脱光。最重要的是,在任务完成之前,不许将任务内容透露给任何人,包括你弟弟。”

  我晕,疯了吧?这种事我怎么干得出来?

  手机软件像是可以读心一样,发来信息:

  “一旦放弃,你既得不到这次任务的五万金币,也无法转移你账上已经冻结的两万金币,你真的想就此放弃吗?记住,那两万金币可是你冒着被警察抓住的危险投毒得到的,真的打算放弃?”

  王峦真想将电话摔掉,一脚踩碎,再冲谁骂上一万句脏话。一想到这个任务的内容,王峦就浑身打冷战。而且,这是他弟弟的决赛,他弟弟王峰也会在台上。可是他居然被要求在台上跳脱衣舞?

  王峦在学校的草坪上坐了两个钟头,失魂落魄。

  下午,辩论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王峦思来想去,最后一步步地走向了大礼堂。来到礼堂后台,前面的辩论擂台已经搭好,主持人已经开始讲开场白。王峦躲藏在后台,就在他做足了思想斗争,正准备上台时,突然,一个人影先他一步冲上了舞台,那人一上台就跳起了骑马舞。台下台上的人都一头雾水,有些男同学哈哈大笑,开始掏出手机拍照。

  王峦看着舞台上的人,突然觉得有点面熟,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峰的那个舍友!王峰给他讲舍友发疯事时,曾给他看过舍友的照片。

  难道说,他也得到了那款手机游戏?

  王峦看到王峰的舍友在舞台上跳得不亦乐乎,突然心生一计,冲上舞台,抓起王峰舍友的手,假装要把他往舞台下面拉。王峰的舍友以为王峦是安保人员,死活不肯走。就在舍友挣扎时,王峦“扑通”一声倒地了。

  王峦身体痉挛起来,口吐白沫,两眼翻白,然后忽然站起来,抢过主持人的话筒大唱了两句《最炫民族风》,又冲到反方一号辩手面前,定睛一看居然是个满脸横肉的肥男,闭眼强吻对方后,王峦开始跳脱衣舞。

  看到这一幕时,同在台上的王峰惊呆了,反应过来后马上冲上去拉扯哥哥。王峦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脱衣服。而王峰的舍友还在跳骑马舞。这时台下的人已经看疯了,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来拍照。

  然而,就在台下的学生狂欢时,王峰的舍友突然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匕首,二话没说朝王峦冲去,一刀捅进了王峦的身体。

  王峦听见了血液滴在地板上的声音,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PART04

  醒来时,王峦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腹部阵阵剧痛。

  “你醒了?”弟弟王峰十分担忧地看着他。

  “我怎么会在这里?”其实王峦知道自己是被王峰的舍友捅了一刀,但当时他是装疯卖傻才跳了那段脱衣舞的。那是他在周星驰电影苏乞儿里学来的桥段,口吐白沫翻白眼也是演戏。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弟弟满脸恐惧,“哥,你好像和我舍友一样魔怔了,你怎么会出现在礼堂里?”

  “我是去看你啊,然后看到那个人上台捣乱,就想拉他下去,但突然有股神秘的力量袭击了我的脑袋,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王峰相信了哥哥的话:“看来你真的是被周坤给传染了。”

  “你那个叫周坤的舍友怎么样了?”

  “被警察带走了。到时候警察可能也会找你谈话吧。”弟弟十分担心地看着哥哥。两人聊了一会儿,王峰说自己要先回学校了。

  “等等,我有件事要告诉你。”王峦想了想,忽然叫回王峰。

  “什么事?”

  “你得保证不告诉别人。”

  “我保证。”

  “实话告诉你吧,我没有魔怔,你那个叫周坤的舍友也没有魔怔。我们得到了一款软件,手机软件,十分神奇。”王峦说出了软件的秘密,“本来是想瞒着你把游戏玩下去,拿到钱再说的。”

  “我看看你的手机。”

  王峦将手机递给弟弟,王峰打开一看,根本没找到那款叫“百万宝贝”的手机软件。王峰将手放在哥哥额头上:“哥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王峦拿过手机一看,软件消失了!

  王峰说自己要先回学校,就走了。王峦将手机又是重启又是拆电池。最后开机,软件又出现了。

  王峦一点击软件图标,一条刺耳的信息声传来:

  “警告!警告!不许将软件的事透露给任何人,不许将软件的事透露给任何人,否则游戏账户将永远注销!”

  王峦心里一惊,很快,又一条信息发来:

  “恭喜,两万金币已经解冻,你可以将它们转到你的银行账户上,不过新到账的五万金币被冻结在了你的游戏账户上。接下来的任务价值,二十万金币!是不是迫不及待了呢?”

  王峦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响,二十万金币,我没有听错吧?

  可是,任务的内容会是什么?不会又是什么变态的事吧?

  然而,手机没有发布任务。王峦等了很久,手机都没反应。

  没一会儿,王峦感到一阵疲倦,就又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进来。王峦睁眼一看,一个女护士推门进屋,走到自己身边,十分冷酷地掏出针管来,要给王峦注射。王峦觉得不对劲:“等等!这里面是什么?”

  “镇痛剂。”护士面无表情。

  注射完毕后,王峦的疼痛果然减轻了。这时,护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给王峦。王峦接过一看,上面有四个字:去太平间。

  一阵寒意冲上王峦的脊背。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峦问护士。

  护士还是面无表情:“是游戏派我来的,别的我不能告诉你。”

  游戏还能派人来?王峦感到不可思议,这款游戏到底要干什么?

  目前看来,价值越高的任务,其内容越是挑战人的极限。可是一想到“二十万元”这几个字,王峦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护士转身离开,王峦穿上鞋一路寻找,找到了医院太平间。

  一推开门,王峦就看到了几具被白布掩盖的尸体。

  手机又响了,信息发了过来:

  看到尸体了吗?有一具尸体的白布上有标记,是一根红线,你把尸体藏起来,别让人发现,然后自己脱光衣服躺上去。

  让我装尸体?

  王峦憋着一口恶气,将尸体藏起来后,自己脱光衣服躺了上去。躺了不到十分钟,王峦忽然觉得身体不对劲。他仰脸看着天花板上的灯管,只觉得那灯光的距离一会儿近一会儿远。他试图动一下身体,却发现四肢居然变得无比僵硬!是刚才护士注射的那针药剂起了作用!

  那根本不是什么镇痛剂!

  王峦想起身、想挣扎,可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就在这时,两个医生走进来,其中一个走到王峦身边,揭开白布,冲另一位说:“要解剖的就是这具尸体吧?”

  “对,就是他。”

  什么?解剖我?王峦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可是,他只能像死人一样躺在那儿,在两个医生的眼里,他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如果王峦可以灵魂出窍的话,站在自己身体边上可以看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刚才护士注射的那一管针剂,起到了十分奇妙的作用,那针剂让王峦的身体处于“僵尸”状态,看上去和尸体一模一样。

  紧接着,两个医生将他推出太平间,一路推到了解剖房。两人将王峦放到了解剖台上。天花板上的灯光照射下来,王峦只觉得那就是死神的召唤,他想要大声呼救,谁来救救我!我还活着,你们不能把我这样活生生地解剖了!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那边,两个医生已经推来了一大堆解剖刀、钻头、刀片等各种解剖器具。那些东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王峦躺在那里僵死不动,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寒冷。他可以思考,可以感受,但是却无法反应到身体上,他看起来不过是一具尸体。

  “从哪儿开始?”

  “不是说了先切开脑袋吗?”

  就在王峦即将绝望的时候,医生的电话响了。

  “解剖推迟了,走吧。”

  两位医生走后,王峦感觉真是渡过了一个生死劫。大概半个小时后。王峦的身体恢复了知觉。他坐起来,飞快地跑回到了病房。

  一进屋,手机响了:恭喜你,任务完成,二十万金币属于你了!

  “变态!你们TM的真是变态!你……”

  王峦对着手机狂骂,骂完才意识到,对方只是一款手机软件。

  但那款软件似乎听到了他的叫骂,迅速发来信息:

  “由于你刚才的表现不够令人满意,所以,你账上的五万金币和二十万金币暂时一起冻结,等到下一任务完成才能取出。好了,下一步,一百万,整整一百万的金币,怎么样,有兴趣吗?”

  PART05

  夜幕降临后,王峦赶到了精神病院。

  他已经很久没到这里来了。他的父亲在这里待了十多年,他来这里的次数不到十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从小到大,他都觉得有父亲没父亲没有什么两样。母亲上吊自杀的时候,王峦才十岁。那天下午推开门,一进屋,他叫了一声“妈”,就看到了将自己挂在房梁上的母亲。母亲的脸色铁青,身体已经僵硬。

  没多久,父亲就疯了。

  此时此刻,王峦看着眼前的父亲,只觉得他是个陌生人。老头子正对着一盘棋发呆,棋盘上就两个棋子,一个将,一个帅。

  将对帅,这个王峦懂。不是我把你干死,就是你把我干死。

  护士走后,王峦一笑,对着痴呆的老头说:“爸,我现在就快有钱啦,等有钱了,我就开个店,让弟弟读硕士、读博士,出国留学,把你也接回去,反正你天天都发呆,在外面住也不会怎么样。”

  老头没回话,王峦觉得无趣,自己跑到窗边站着。站了十几分钟,忽然看到一个戴着古怪面具的男子从他面前走了过去。王峦瞬间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时候手机响了,软件发来一条信息:“先给你提个醒儿,保护好你父亲。”

  王峦迅速回转头去,一看,老头子不见了!

  王峦打了个寒战,赶紧到处找自己的父亲,一间活动室一间活动室地找。就在这时,手机振动,屏幕上传来一个动态画面。画面上那个头戴古怪面具的男子已经进入了楼道,正疾步上楼。

  看到这儿,王峦索性放弃寻找父亲,扭身朝楼道跑去,一口气冲到楼道口,正好和那个戴面具的男子面对面。

  “你是周坤吧?你的任务,该不会是来伤害我父亲吧?”王峦想到周坤捅自己的那一刀,“你小子为了完成任务,真是心狠手辣啊。”

  对面戴面具的人一动不动。那个面具是一张笑脸,仿佛在嘲笑王峦。

  王峦扑上去,和对方扭打起来。面具男也不示弱,两人顺着楼梯一路滚下去。王峦到底是干过苦力,一下子将对方压在身下。然而,摘下面具的一瞬间,王峦怔住了。不是周坤!

  眼前是个神情古怪的男子,嘴里叽里呱啦,是这里的病人。

  糟了!老爷子!

  王峦扭身去找父亲,突然,楼里的火警响了。护士和安保人员从不同的房间跑出来,开始疏散病人。场面混乱,王峦的手机又响了,软件送出一段指示来:“下面发布价值一百万金币的任务。”

  “你够了!为什么误导我?告诉我,周坤是不是在这里?他是不是要来伤害我爸?”王峦咬着牙恨恨问软件。

  “周坤的同样接受了一百万任务,任务内容:杀掉你父亲!”

  “浑蛋!”

  软件不为所动:“你的一百万任务,和他是一样的。”

  王峦怔在原地,脑袋里“轰”的一声。

  “你TM说什么?”

  “谁先杀掉你父亲,谁先拿到一百万金币。这次任务完成,你将可以一次性提取一百二十五万的现金。”软件语气平静。

  就在王峦脑海中还回荡着“一百万”三个字时,周坤的身影从人群中闪了出来。周坤看了一眼手机,朝某个房间奔去。

  王峦拔腿就跑,可是,在跑动的过程中,他的腿好像在发出一个巨大的疑问:你到底是要去杀你父亲,还是要去救你的父亲?

  杀他,拿下任务,得到一百二十五万。救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王峦追上去,冲进周坤刚刚进入的那个房间。

  刚一进屋,就有人挥拳冲自己鼻子打来。王峦闪躲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看清了是周坤。周坤脸上挂着阴冷的笑。

  “一百万是我的,你就别多想了。”

  “别别,我们可以商量,那是我爸的命。”王峦脑子一片混乱。

  “哈,人命?我管你那么多!杀了你爹,我就赢了!”周坤脸上露出古怪的笑,“你不会想亲手杀掉自己的父亲吧?那可太没人性了。”

  “我不杀他,你也别想!”

  两人迅速扭打成一团,你一拳我一脚。周坤手里拿着刀,在他毫不手软地一刀扎向王峦时,王峦手快,从旁边抄起一根棍子,一棍子朝周坤的脑袋砸去。没想到,棍子上竟有一根钢钉,直接钉入了周坤的脑袋。

  一道暗红色的血流从周坤的太阳穴上流淌而下。

  周坤睁大双眼,身体一僵,脑袋喷血倒了下去。

  王峦气喘吁吁,看着地上流出的一大摊血,拾起了匕首。

  “没有尽头的。”

  就在这时,老爷子忽然抬起脸,直直地看着儿子。

  王峦呆掉了:“爸,你……”

  “没有尽头的,拿到一百万,你马上就会要两百万,拿到两百万,你马上就会对五百万心动。你以为杀了我就能结束?不,这才刚刚开始。”

  “爸,你说什么呢……”

  “那个时候,我和你妈,必须死一个。那时我们接到了同一个任务,接到那个任务时,我才知道,你妈也参与了。那之前,一天早上,我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电话那头发出一种电子机器人说话的声音,它说要跟我玩一个游戏,但是不能把做任务的事告诉别人。我没想到……原来你母亲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最后,我们接到了同一个任务。任务的内容很简单,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我俩之中,必须死一个,活着的那一个,得到一百万。”

  “爸你疯了吧?”王峦手中的匕首掉落下来。

  “最后,你妈选择了死,而我活了下来。”老头说,“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说了,这是没有尽头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就选了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暗中操纵这些事,反正最后我们都输了。我想,一定是魔鬼吧,一定是那种纯粹为了毁灭人的力量,无处不在地巧妙布局。”

  王峦双脚打战,他已经站不稳了。

  老爷子把轮椅往前推了两步,拾起地上的匕首,放到儿子手中。

  “你是选择到此结束呢?还是继续走下去?”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