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一人捡到宝,偷着乐;两人捡到宝,对半分;要是三人捡到大钻石,怎么办?告诉你,要小心!

  遭遇火并

  神话故事

  公司派老佘、大柴和小申到外地出差。老佘年近五十,是质检部长;大柴四十左右,是采购部长;小申三十出头,是生产部长。公司是国企,他们此次的任务是购买新型生产设备。三个人轮流开车,路上费用由大柴具体负责。

  路上,经过大柴的家乡,那是一个县城。三个人在大柴老家吃过晚饭,一起到江边广场喝茶。十点过后,大柴要回老家睡,准备先送两人去旅馆。

  这时,广场上人已不多,突然,在几棵大树间的阴影处,“乒乒乓乓”,传来拳脚棍棒声,影影绰绰,那边有人打群架。

  小申立马掏出手机要报警,大柴动作更快,他冲那边一声喝叫:“不许动,我们是警察!”那些人闻声落荒而逃,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柴解释说,如果报警,在警察赶到之前,说不定已出了人命,不如直接装警察把他们吓跑。

  一旁的老佘接着说:“几年前,我一个朋友也遇上今晚这种情况,那些人散后,朋友见地上落了一包东西,捡起来一看,是金条!从此,我朋友房也换了,车也有了。”

  小申随口开玩笑说:“那你现在去找找有没有金条?”他话音未落,老佘真的就过去了,他打着手机上的手电,猫着腰在几棵大树之间搜寻了一会儿,嗨,巧了,真被他捡起来个东西,是个黑色绸布小袋子。

  刹那间,三个人的眼睛全盯着这小袋子,大柴几步蹿过去,一把夺过袋子,解了开来……就在这一刻,三人全都惊呆了,只见黑绸袋子里,放着一颗龙眼般大小、半透明状的东西,大柴用手捏着那个东西放到眼前细看,颤抖着声音说:“是钻石!”

  老佘一怔,装作挨过去看,突然“嗖”地抢回了钻石,大柴怒视老佘,喝问:“你想独吞?”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竟翻脸争执起来,小申则在一边冷眼旁观……

  途经小城

  大柴坚持要三人平摊,老佘先说自己八成,大柴和小申一人一成。大柴当然不干,两人唇枪舌剑般好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谈成老佘四成,大柴和小申一人三成。

  小申也没说不要,只说现在还不知道真假呢,得去鉴定一下。当晚,大柴也不回老家睡了,他开了两个标间,他和老佘住一间,小申独住一间。

  第二天,大柴和小申簇拥着老佘,把钻石拿到县城一家珠宝店鉴定。经鉴定,钻石是真的,但成色并不怎么好,经理估价50万。

  老佘私下说,肯定不止50万,不妨拿到省城再找专家鉴定鉴定,省城也是顺路,不过先得到目的地,把厂里交办的任务完成了。

  三个人驱车往目的地进发,偏是大柴事多,路上经过一个小城,那里有他的一个女网友,三十多岁,叫阿倩,是个离了婚的富婆。大柴利用出差机会,已与这女人幽会多次。不久前,阿倩说给大柴买了块名表,待再次相会时送给他。这次是机会难得,今天晚上,大柴名表要,美人也要。

  老佘和小申只好在城里一家旅馆住下,等大柴明天来接。

  第二天早上,大柴回到旅馆,得意洋洋地晃着左手腕,说:“瞧,这表是国际名牌,唉,阿倩比黄脸婆对我好多了!”

  小申把表要过去欣赏,他把表放在掌上掂了掂,又放在耳朵边凝神听了一会儿,表情似有异样。大柴问:“怎么啦?是山寨版?”

  小申摇摇头,把表还给大柴,说是正宗货……

  节外生枝

  午饭后三人继续进发,到了目的地,天色已晚。大柴又开了两个标间,他仍与老佘一间,小申单独一间。

  小申想,大柴是怕老佘悄悄把钻石处理了独吞钱款,这才和他住一间,盯着他。再想想,如果自己真能分三成,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吧?都说“福兮祸所伏”,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就在这个时候,公司老总给大柴打来电话,说情况有变,新设备暂停购买。于是三人决定在当地住上一晚,第二天返回。

  这是一座美丽的地级城市,晚饭时,三个人喝了点小酒,饭后,大柴提议逛逛。三个人东游西逛,在一条偏僻的街边,有几家按摩店,老佘有些迈不动步子,大柴说:“走,一起玩玩?费用我想办法报销。”

  小申想到自己温柔的娇妻和可爱的小女儿,无论大柴和老佘怎么说,他就是不去,说:“要去你们去,我在外面等你们。”

  两人见无法说动小申,也只得罢了,临去前,老佘说这种场所不安全,那颗钻石不能随身带着,他从胸前内袋拿出那个绸布袋子,递给小申。小申只好接了,随意捏了一下,放入电脑包。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回来了。小申把绸布袋子交给老佘,老佘捏了捏,放回了自己胸前的内袋。

  一宿无话,次日,三个人离开了那个城市,直奔省城。

  到了省城,找到了一家权威的珠宝鉴定机构。经专家鉴定,三人都傻了眼:钻石是假的。老佘和大柴一口咬定,昨天晚饭后去按摩店之前,钻石给了小申,被他调包了,小申自然矢口否认。

  返程的路上,三个人极少说话。途中住了一夜,大柴仍跟老佘合住一间。

  回到公司的当晚,老佘和大柴把小申约到一家茶坊的包间,两人希望小申拿出真钻石,卖了三人平分也行。

  小申辩解道:“我说没调包就没调包,钻石应该本来就是假的,柴哥老家县城的那家珠宝店肯定弄错了!”

  大柴说:“不可能弄错,那是一家开了三十多年的老店!”

  两人磨了小申好久,最后终于退而求其次,要求小申赔他俩一人10万,小申怒气冲冲地呵斥:“杀了我都没有,你们不要太过分!”说罢,他起身走了。

  钻石真相

  两天后,六七个陌生人坐着一辆面包车,来到公司找小申,在见那群人之前,小申先悄悄打了个电话。

  小申把那群人让进办公室,那些人或光头或鸡冠头或长发,其中一个中年人,颈脖上文着一只狰狞的吸血蝙蝠的刺青,他说:“申部长是吧?鄙人姓赫,道儿上人称‘黑蝙蝠’。前几天我们不小心丢了一颗价值三百多万的钻石,好不容易打听到是你捡到了……”

  小申平静地说:“钻石在我那儿,大家先喝杯水,一会儿我拿来还给你们。”说罢,他慢腾腾地给几个人一一泡了茶,再坐下来,跟大家东拉西扯。

  当“黑蝙蝠”正要发作时,一群警察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小申带着为首的警官来到大柴的办公室,说:“这是采购部柴部长,我刚才为什么要报警?请检查柴部长戴的手表,一切就明白了。”

  大柴猛然看见小申和一个警察出现在门口,略显慌张,听小申说要检查他的手表,立即放松下来,心想,就算警方知道是情人送我的手表,又怎么了?

  待警官把手表拿在手中,小申才说:“这块表,应该有远程监听和录音功能……”

  经检查,这表确实有窃听与录音功能,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阿倩想要跟大柴结婚,而大柴又有老婆,怎么才能把他夺走?有一个办法:掌握情况,趁虚而入,趁大柴夫妇发生矛盾时,她主动投怀送抱,趁热打铁,教唆大柴和老婆离婚。为了掌握情况,阿倩送了大柴一块特殊的手表,随时监听大柴两口子的谈话。

  小申当过八年侦察兵,熟悉多种间谍工具。那天早晨,他把表拿在手中,掂了掂,发现有些异样;又听了听,更加怀疑有问题,但他没说破。没想到这块手表,竟助他揭穿了大柴和老佘对他实施的一个阴谋。

  数年前,小申复员应聘进这个公司,因素质和能力出众,一路扶摇直上,只三年时间就升到大柴和老佘二十来年才达到的级别。这个,大柴和老佘虽然嫉妒,却还勉强可以接受,而让他俩不能接受的是,生产部长小申,对经大柴的部门采购、老佘的部门质检过的“合格”生产物资,常“吹毛求疵”。据传,上面已经把小申列为副总经理的培养对象,这让公司“元老级别”的大柴和老佘太没脸面了。

  大柴和老佘经过密谋一拍即合:设计陷害小申,待道儿上的人找到公司,他俩再一口咬定是小申捡到了钻石,让那些人对小申不断纠缠,败坏他的名声,弄得单位上下皆知,到时候,小申的副总就当不成了。

  小申呢,虽然对大柴和老佘的为人心知肚明,但出差途中,虽有戒备之心,但也防不胜防。今天,道儿上的那伙人闹到了公司,尽管他知道那手表有录音功能,但是否能帮到自己,他也没有把握,巧的是那手表果然录下了大柴和老佘同住一个房间时的密语。还有,大柴老家县城的珠宝店经理,和今天上门的“黑蝙蝠”,都是大柴儿时的玩伴……

  人心是杆秤展望长寿药商的斤两智擒鬼子兵山窝窝里的洋娃娃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