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墓

  涉阴宿舍

  这天凌晨,程浩然又被尿憋醒了,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了。他去完厕所回到寝室后,先是闻到寝室弥漫着一股香气,然后看见自己的床上竟躺着隔壁寝室的顾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禁在心里暗骂:又进错寝室了!说来真怪啊,连续三次半夜去厕所回来都会进错。

  神话故事

  他刚要离开,却发现顾城的额头上被一片黑影笼罩着。这团黑影看上去就像坟头上的墓碑,静静伫立在顾城的额头上,顾城浑然不知。

  程浩然吓得赶紧跑到走廊,然后拨通了他哥哥李大齐的手机号码。

  “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你找死啊?”李大齐没好气儿地说。

  “我最近竟然有好几次都莫名其妙地进错了寝室,看见好多奇怪的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经常研究这些。”

  “你看到的都是阴间的东西,我和你一样,从小就体弱多病,容易被阴气缠身和吸引。”

  程浩然心想:难道那间宿舍里有鬼?

  第二天,顾城找到了程浩然,开门见山地问:“昨晚你站在我床前做什么?”

  “你亲眼看见的?”程浩然不答反问。

  “你来看看就知道了。”顾城拉着程浩然的手往自己的寝室里走。

  在顾城床前的地面上,程浩然看见了自己的鞋印。鞋印是黑色的,无论怎么擦都擦不掉,像黑影一样印在地面上。

  “我们寝室里的四个人都没有这样鞋底的拖鞋,今天我以借笔记的名义拜访过整层楼的寝室,查看过所有人的拖鞋鞋底,只有你的吻合。”顾城道。

  程浩然哑口无言,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和顾城解释。

  顾城笑道:“这事我不会和别人提起。但你得帮我们寝室一个忙。明天凌晨,你再来我们寝室一趟,和我们一起摆个POSS。”程浩然只好答应下来。

  凌晨,他如约来到顾城的寝室,被要求和他们四人并排坐在床边。寝室没电,伸手不见五指。程浩然有种感觉:身边的并非是四个人,而是四口棺材。

  这时,他再次闻到了那股香气。程浩然感觉这香气以前经常闻到,便在脑子里迅速搜索着。

  对了!祭祀时候上的香烧出来的味道就是这味儿!程浩然感觉浑身都在哆嗦,他看到有几个黑色如影子般的鬼飘进了寝室,一个挨着一个,每个鬼都手擎三炷香。香在燃烧,却冒着黑色的烟雾。

  它们来到五人面前,竟然开始祭拜。

  等到它们祭拜完毕,地面上留下一团黑影,程浩然终于知道,那些黑影是鬼烧香留下的“残骸”,怪不得经他的脚踩后会留下鞋印。

  程浩然刚要起身离开,却发现墙上也显现出了一团黑影,轮廓正是他们刚才所摆的POSS。

  “别怕,我们刚才被鬼拍了照,映在了墙上。”顾城解释道。

  程浩然盯着墙上的那些影子,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因为那团影子在朝他们慢慢移动,直到移到寝室中央才停住,俨然成了一座黑色的雕像。

  但顾城似乎看不见这些,没有丝毫惊诧的神色。

  “你们为什么要找鬼来拍照?”程浩然问。

  顾城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是按照女友的要求去让室友和我一起做的。”

  原来,顾城的女友郑萌萌在两人交往的一个月纪念日那天,莫名其妙地提出了分手,至于分手原因她却避而不谈。在顾城穷追不舍的追问下,郑萌萌终于对他说其实她也不想和他分手……如果他能按照她说的去做,或许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而她让我做的,就是以这个古怪的方式在凌晨摆好POSS,等鬼来拍照。”顾城补充说道。

  “那为什么你要拉上你的室友,甚至拉上我一起摆这个POSS?”程浩然继续问。

  “因为,这个POSS需要五个人来摆。”顾城说着坐到寝室中间的凳子上,点了支烟。

  而这时,程浩然看见伫立于寝室中央的那座“五人黑影塑像”中少了一个人。

  当程浩然再把目光移到顾城身上时,才发现少的那个黑影人正躲在顾城的脑后,此时开始往顾城头上爬,然后大头朝下顶着顾城的头,四肢耷拉在两侧,随着顾城的动作在颤动。看上去,顾城头上像长着一只黑色的大蜘蛛。

  程浩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对顾城说:“这事儿应该不是找鬼拍照那么简单。郑萌萌可能是在让鬼拿我们这些活人当作坟来祭拜。不过我可以帮你查出郑萌萌和你分手的原因。”

  顾城听得头皮发麻,但见程浩然想帮他,连说了好几句感谢。但他并不知道,程浩然其实是想查出郑萌萌为什么要借顾城引来阴间的鬼,然后想办法给除掉。

  食杀

  程浩然让顾城带他去见郑萌萌。当他见到郑萌萌时,赫然发现她的头上也顶着一个倒立的黑“蜘蛛”。

  他俩到底惹到什么了?程浩然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去找李大齐。可当李大齐一看见程浩然,竟面露惊恐的神色,连连后退,说:“你头上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程浩然心里一惊,忙照了照镜子,才发现自己的头上也有那团蜘蛛黑影。

  李大齐突然问:“你看你头上那团东西像什么?”

  “蜘蛛啊!”程浩然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对,”李大齐摇了摇头,“我看像手机的WiFi符号。”

  经李大齐这么一说,程浩然又仔细看了看:他的头加上那个人影的手臂和腿,的确越看越觉得像WiFi的符号。

  程浩然明白了点儿什么,便打电话给顾城,告诉顾城他的初步发现。但是接顾城电话的人竟然是顾城的室友张杰,张杰在电话里说:“顾城一觉醒来,我们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好像老了好几岁似的。然后他就一直吃东西,可无论吃多少,都喊饿。现在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正在床上躺着呢。”

  “大事不妙,你得带我去看看这个顾城。”李大齐说。

  当程浩然和李大齐赶到顾城的寝室后,程浩然又发现了一件怪事:顾城身边有很多干脆面的包装袋。难道他今天吃的东西全是干脆面?

  李大齐说:“顾城头上的那团黑影是鬼。之所以它是黑影的形态,而且并没伤人,那是因为它的力量很弱。这背后的主谋很厉害,懂得用人形的黑影来蒙蔽咱们的双眼,令咱们误认为这是人影。其实,人影只是保护它的小鬼的外壳,真正的鬼正躲在人影之中,食着人摄取的食物的营养。而他头上的小鬼生前肯定爱吃干脆面,所以他才极度想吃干脆面。看来,我们得趁小鬼强大以前动手除掉它。明天凌晨,当鬼影轮廓明显点儿的时候,我会找到它的头,然后用烤过火的桃木剑将其砍掉!”

  他的话音刚落,顾城的额头竟开始发黑,没一会儿,黑色笼罩了他的整张脸。

  这时,程浩然叫道:“我的脸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李大齐这才发现,程浩然的脸也变成了黑色,说:“你们的脸同时发黑,这不是好的征兆,可能是小鬼采取措施了。它们到底想怎么样?”

  终于等到了凌晨,李大齐仔细寻找着小鬼的头,但却一无所获。他正纳闷儿小鬼为什么没有头的时候,却看见顾城和程浩然的额头上裂开了一道黑色的口子。他走得更近些,端详良久,终于看出来那是倒过来的黑色血盆大口。

  “坏了!小鬼的头和顾城的头阴阳重合了。这样的话,我就不能砍它的头了,因为你们的头会被一起砍掉。”李大齐说。

  程浩然和顾城异口同声绝望地问:“那就是没办法了?”

  李大齐说:“还有个办法。在食物上做文章。它最爱吃的东西往往令它放松警惕。”

  李大齐将木剑磨出一摊木屑,用火烤过后掺杂于干脆面的调料包中,然后洒在面饼上,说:“现在,这个调料包对于它来说,已经成了‘调命包’,它吃了这个,会要了它在阳间的寿命。”

  可当顾城吃下这包干脆面,他的脸起了更加可怕的变化。

  只见顾城先是面部僵硬到一动也不动,然后竟然从脸皮上钻出成片的面饼颗粒,密密麻麻的,使顾城疼得大叫不止。

  而顾城额头上的口子缓缓张开,发出一种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你让我死,你也活不成!”

  李大齐怔住了,然后说:“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顾城的脸被毁了,当晚就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

  天还没亮的时候,程浩然突然醒来,发现顾城的脸上*上了一把木剑。

  “这是你干的?”程浩然悄悄问李大齐。

  李大齐点了点头说:“也只有这样才能除掉他头上的小鬼。而将木剑从绷带上插入,顾城也不会感到疼痛……”

  李大齐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顾城在床上大叫道:“救我……它们来了!”

  蜈蚣

  程浩然和李大齐听到门外似乎有响动,便走到走廊,竟看见走廊尽头处有面黑得可怕的墙,朝两人移动而来。

  “那不是墙……”李大齐说:“那是黑色的巨浪!”

  似乎正如他所说,程浩然似乎听见了浪潮汹涌的声音,见那巨浪张牙舞爪怒吼着朝这边扑来。

  “不对,那声音不是浪的汹涌声,而是无数人在嘶吼。”程浩然说,“再去看那黑墙,里面藏了无数颗鬼的头,原来是很多鬼影组成的鬼墙!”

  说时迟那时快,那么一瞬间,两人感觉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看来那群鬼影刚从两人身边经过。

  “不好!它们进了寝室。”

  两人跑回寝室后,看到顾城被鬼影包围着。李大齐和程浩然冲进鬼影群中,本想拉出顾城,但当两人凑近顾城的脸,竟看见从顾城的眼眶内,伸出五根细长的黑色手指,猛然握住顾城的眼球,朝眼眶内拽去。很快,顾城的双眼就变成了两个黑洞。两人朝黑洞看去,那黑洞深不见底,边缘处竟是一排排紧挨着的牙齿,看上去密密麻麻的,令人毛骨悚然。

  程浩然颤抖着说:“看上去,像是无数个鬼在排着队、张大嘴巴,一个接着一个地啃食顾城的脸。”

  正如程浩然所说,当两人后退了一步,便看到那些鬼的嘴遍布顾城全身。更可怕的是,这些鬼的嘴张得越来越大,而顾城身上的皮肉面积越来越小,渐渐被黑色吞没了。

  当顾城身上只剩下最后一张鬼嘴的时候,这张鬼嘴发出极为瘆人的声音道:“你们的朋友已经在我们的手里。想要换回他,请交出阴神的鬼胎!”

  李大齐追问道:“阴神是什么?你们又为什么认为阴神在我们手里?”但并未得到鬼的回答。

  程浩然仔细研究过鬼说的那番话,说:“既然它们称之为鬼胎,阴神可能是种鬼。”

  李大齐说:“现在说什么都是在猜测。我们得找到一个知情人,从知情人那里找到突破口。”

  程浩然猛然想起顾城还有个女友,顾城正是听她的话才在寝室里招鬼的。

  也许,郑萌萌知道些什么。于是,两人用顾城的手机给郑萌萌打电话,却是她的室友接的:“郑萌萌去参加社团的活动了,她的电话落在寝室里,没带在身上。”

  “社团活动?什么社团?”程浩然问。

  “一个叫‘深夜有话说’的夜间通过广播进行讲座的社团,她是社长。”郑萌萌室友说道。

  程浩然和李大齐来到社团活动的教室,竟发现只有三个人坐在教室里。

  这时,郑萌萌走了进来,对程浩然和李大齐说:“你们真是多管闲事。不仅让顾城身处险境,还坏了社团的好事。”

  “你们这个社团我早有耳闻,但从未见过你们社团搞过什么夜间讲座。难道这社团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你们在搞邪恶的活动?”程浩然问。

  郑萌萌笑道:“其实我们一直在筹划搞次全校的夜间讲座,而且你和程浩然是主角。”

  郑萌萌将教室窗帘拉合,教室内变得暗如黑夜。郑萌萌以及三位社员、程浩然头上的小鬼显出了身形。

  这时,李大齐看见程浩然头上的小鬼的双手突然断掉,落在地上,然后不见了。随着程浩然的一声惊呼,李大齐看见那双断手竟然爬到了郑萌萌的脚下,死死握住郑萌萌的脚腕不放。

  郑萌萌身子开始像蛇一样诡异地扭动起来,看得李大齐心里有些发毛。

  更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身边的程浩然身子竟然也跟着在扭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程浩然见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扭动,也有些发蒙。

  郑萌萌道:“鬼已经蔓延到校园的各个寝室,只要有黑影的地方,就会有鬼的存在,黑夜的来临对于每位室友都将是噩梦的开始。小鬼跳到每个人的头上后,会用手握住另一个人的腿,以此相连,组成了人和鬼的连接纽带,被鬼称作人鬼蜈蚣。被连接的每个人或者鬼都是蜈蚣的一个关节。而我,是蜈蚣头。只要我做什么事,你们都要跟着做。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形的讲座?而你们都是这条蜈蚣的前部分,只要我能以此方法连接到校园内更多的人,他们都会做着你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找第五人在寝室进行合影。”

  寄木咒

  “所谓的合影为什么非得是五个人?”程浩然问。

  郑萌萌说:“阴间的鬼仿照阳间的手机信号格,创建了连接阴阳的鬼信号,以此连接阴阳。我们活人相对于阴间的鬼来说,其实是死的。所以它们拿活人当作坟墓,称之为人墓。而五座坟墓便相当于阴间的一个坟场。我们社团是阴间在阳间建坟的第一个试点,所以我们社团只有五个人。”

  “这么说来,这个社团其实是阴间的一个坟场?”程浩然问。

  郑萌萌说:“没错,但是鬼最近要埋一个阴间的阴神,需要更多的坟墓,我便利用顾城在寝室里又建了一个坟场。而我们头上的小鬼既是坟墓的守墓者,也类似于阳间的WiFi信号,无论坟墓身在何处,只要有五座坟在校园相遇,都会组成一个坟场。如此一来,坟场将永不被瓦解。”

  “原来,鬼影之所以会找上我们,是因为它们想‘盗墓’。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只有顾城被鬼攻击。因为他头上的守墓者被我们杀死了。你利用了顾城对你的爱来为阴间的鬼做事,实在可恶。那么,新的坟场是用来埋葬阴神的?那是一种什么鬼,为什么要用更多的人墓来埋?”程浩然对郑萌萌另眼相看。

  “障眼法。”郑萌萌说道,“以真假坟墓来迷惑阴间的盗墓者。据说,阴神要在此期间藏人墓里吸收阳气,等到强大后,统治阳间的人和阴间的鬼。”

  这时,李大齐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木剑,杀掉了郑萌萌头上的小鬼。

  “你……”郑萌萌立即明白了他俩的意图,说道,“你是想砍掉‘蜈蚣头’来阻止坟场的建立?”

  “何止……”李大齐有些得意地说:“我这是一石二鸟。不仅阻止了你们的阴谋,还可以杀掉守墓者,以此来引鬼盗墓,盗出阴神,使鬼和阴神自相残杀。”

  果然,郑萌萌身后出现一片黑影,她的身体渐渐被黑影吞没殆尽。在最后一刻,她说了最后一句话:“这次,你依然是个失败者。”

  程浩然还没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听李大齐说:“咱们走,等待阴神的现身。”

  等到两人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天已经渐渐地黑了。程浩然赫然发现,在校园里行走的人竟然都是五个人并排,而且他们面无表情,每个人头上都有断臂小鬼,脚腕上都有小鬼断手在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浩然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难道正如郑萌萌所说,我们失败了?”

  李大齐点了点头,递给程浩然一部手机,说:“你看看这个。”

  手机里显示的是一张校园网发布的新闻截图。说的是郑萌萌将五人夜间合影的方法,传到了校园XXX论坛,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同学的兴趣,大家都把这个当成类似笔仙游戏的一款新的招鬼游戏,纷纷效仿。

  但是新闻落款时间写的竟然是一年前。程浩然惊呼道:“天哪!郑萌萌一年前就开始搞这事了……这么说,顾城的寝室并非是第一个拍此合影的寝室?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在校园里已经到处都是人墓,我们不可能杀掉所有的人墓,做什么都无力回天了。”

  这时,两人已走到了寝室门口。

  程浩然用钥匙开了寝室的门,发现寝室内坐着四个陌生的面孔,连室内布置都变了。

  “走错寝室了?”程浩然抬头看了看门牌号,嘴里嘀咕着,“也没走错啊!”

  程浩然转向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大齐,问:“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大齐道:“其实你已经从这所学校毕业一年多了。去年你毕业前夕曾找过我帮你除鬼,但是我们都失败了,郑萌萌抢先一步制造了那条校园论坛的帖子,大部分的校友都效仿并中了招。后来,我研制出了寄木咒,便打算和你一起返回学校力挽狂澜。”

  “寄木咒?”

  “我发现了一种叫寄生木的寄生植物,它们寄生在宿主身上,会与宿主同化,经历宿主所经历的一切,甚至最后会变成宿主。我种植了一颗,对其施加咒语,直到寄生木枯萎,我的咒语便具有念力。我再将念力施加到你和顾城以及他室友的名字上,不管你们是死是活,都会被咒语控制着去做你们曾做过的事,进行五人拍照,以此召唤出鬼开始重蹈覆辙。因为咒语和‘木’有关,竟然也成了杀鬼的利器。咒语像一种瘟疫,通过鬼wifi传播开来,鬼丝毫没察觉它们中了慢性的毒。等到它们毒发身亡,阴神便会没有守墓者,到时候会发生鬼与鬼的大战,两败俱伤。”

  阴神现身

  看着陌生的寝室,程浩然对李大齐说:“现在这所学校已经没有咱俩的容身之地了,我们还是离开吧!”

  李大齐点了点头,两人便走出了宿舍楼。程浩然突然感觉有些不舍,本想回头看一眼曾经生活过的宿舍楼,没想到却看见惊人的一幕:他发现自己身后拖着的影子圆鼓鼓的,体型也越来越大,像被什么东西撑起来了。后来,自己影子的头被撑破,钻出一只巨大的手状的黑影,一点点儿往宿舍楼的墙上爬。随后出来的是头、脖子……不一会儿的时间,墙上映出了一个可怕的巨大鬼影。

  “它、它就是那个阴神吧?”程浩然恐惧地说,“原来它一直在我体内。”

  宿舍楼这面墙马上就变成漆黑一片,程浩然和李大齐明白,那是无数小鬼赶来,和阴神把墙体占据了。

  此时,阴风呼啸,阴神与鬼在厮杀。等到黑影渐渐褪去,程浩然问李大齐:“你看没看清哪一方胜利了?”

  李大齐不答反问道:“弟啊,你知道人世间爱的真谛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陪伴。”

  这时,楼上有间窗户探出一个人头在对程浩然招手道:“这么晚了,你还在楼外干什么?赶紧进来帮我个忙!”

  程浩然认出来那个人竟然是顾城,但是他面如土灰,像死人一样。

  “需要我帮你什么忙?”程浩然问顾城。

  顾城皮动肉不动地道:“帮我来摆个poss,需要五个人,现在只差你一个了!”

  李大齐拽了拽程浩然衣角,说:“走,去拍照吧。没事儿,我依然会陪你。”李大齐在心里暗自感伤,正因为上次的失败,才让他的弟弟成为了傀儡,只有这样用循环的方式才能永远陪着他。

  程浩然心里一惊,然后什么都明白了,笑问:“哥,你早就知道哪一方胜利了吧?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