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之宝

  前来调查的警察蹲在地上,像幼儿园阿姨一样,和蔼可亲地问五十岁的吕大宝:“大宝,弟弟们问你个问题,好不好?你妈妈睡着前发生了什么事儿?”

  神话故事

  吕大宝旁边是他小妹妹和小妹夫,也在循循善诱。可惜吕大宝嘴一咧:“就不告诉你们!”再身经百战的人对吕大宝也没辙了。

  敬天一拄着拐杖和邱小福在门口发呆。“氰化物可以是服用吧?”邱小福忽然问敬天一。

  “吕老太不可能是自杀。”敬天一一口否决。

  “不是,”邱小福连忙摆手,“有没有可能是误服?”

  敬天一灵光一闪:“误服?”这医院虽然四处都是监控死角和布防漏洞,但毕竟是半公共场所,有点风吹草动,大声呼喊,肯定会招来人的,如果有凶手过来谋害吕老太,吕大宝没呼叫的话,吕老太不会呼救嗎?如果有凶手的话,吕大宝是目击证人,如果没凶手的话,吕大宝又是什么角色呢?

  就在这时候,吕大宝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糖,开始给大家分糖:“吃糖。”所有人都内心沉重,也就敬天一和邱小福真把糖吃了,是彩色水果糖,敬天一吃的是黄色的,邱小福吃的是绿色的,其他人手里也都是五颜六色的。

  吕大宝分完糖之后,小心翼翼地从糖盒里拿出一颗红色的糖,要进吕老太的病房:“红色是妈妈的。”大家当然不能让他进,吕大宝就坐在地上哭闹起来。

  折腾到了晚上,人走屋凉,吕老太被法医拉走了,吕大宝被他小妹夫拖走了。

  “杀人大抵是为了钱或情。吕老太这么大年纪了,应该不会跟情有关系,那么就是钱了?看她也不像有钱的样子,难道有什么传家宝?她家庭和睦,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纷争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要凭表象做论断。”邱小福耸耸肩。

  以后续消息来看,吕老太家还真有传家宝!

  因为敬天一腿断了,不能到处乱跑,所以打探消息的任务责无旁贷落在了邱小福身上,而邱小福也特别擅长这个,买了一堆零食坐在敬天一的病床上,开始从头说起:“先说法医初步解剖结果,证实是氰化钾中毒,没有检查到有强迫服用的痕迹,如果不是自杀,那么是误服吗?警察正在查氰化钾的来源。当然破案子得双管齐下,警察也在排查吕老太的社会关系,她社会关系很简单,退休老工人,最多跟人有点鸡毛蒜皮的小矛盾,不至于招惹到杀身之祸,所以这方面目前还没什么眉目。至于我们之前考虑的为了钱呢……”

  邱小福卖起了关子,她眨着眼睛,闭口不语。

  “她也没什么钱吧?”敬天一只能捧哏。

  “她是没什么钱,但像这种年纪的本地老太太,祖上或多或少都有点传家宝。”

  “她有传家宝?”敬天一问。

  邱小福接着讲:“吕老太姓吕吧!你看本市地图,会发现左上角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地方叫做吕家佃,这地方现在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解放前可非常有名,整个吕家佃方圆百里的良田都属于一个姓吕的大地主,不过解放后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都被分了,吕家也就没落了,吕家佃这地方也就没人记得了。

  “言归正传,整个故事得从吕家发家说起。时间还得追溯到清朝末年,那时候太平天国闹得比较厉害,湖南有一个穷秀才姓吕,因为天灾人祸,养不活自己,没办法就投了军。这个吕秀才写字非常漂亮,一来二去,就被湘军一个首领相中了,成了他的师爷,可没过多久这个首领就战死了,吕秀才就没老板了,也没去处了。因机缘巧合,他又被曾国藩赏识,成为了曾国藩的师爷。据说吕秀才在曾国藩的幕僚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能人,湘军打败太平天国,收复南京城时,吕秀才也出了一份力。

  “曾国藩平定了太平天国之后功高震主,慈禧太后很忌惮他,曾国藩为了让慈禧太后安心,不至于身后招灾,就忍痛遣散了威名赫赫的湘军,自己去了天津任直隶总督。吕秀才就拿着曾国藩给他的一大笔银子,在吕家佃购置了大片良田,娶了两房夫人,优哉游哉地做起了大地主。他那两房夫人,接连给他生了好多孩子,吕家由此开枝散叶,成为了独霸一方的豪门。解放后,吕家败落,家产也散尽了。不过据说,吕家虽然金银财宝和百亩良田都没了,但留下了一个无价的传家宝。吕秀才离开曾国藩的时候,曾国藩给他写了一幅书法,曾文正公的书法,现在可值很多钱啊!”

  “书法在哪儿?”敬天一总算可以插嘴问一句话了。

  邱小福摊摊手:“大家都说有那么一幅书法,还都说书法上写的是‘天下为公’四个字,不过谁也没看到过。吕家人把这幅书法看得比家里所有东西都贵重,钱和田没了就没了,书法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吕家当年被抄家前,吕老太的爸爸就预见到了,事先把曾国藩的书法藏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只把位置告诉了吕老太。吕老太的爸爸五几年的时候被镇压,死前没有吐露任何关于书法的信息,而吕老太也吃了不少苦,但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书法藏在哪里了。不过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时局已经大变样,吕老太也没说把书法拿出来。我猜测如果那幅书法真的存在的话,应该藏在一个非常稳妥的地方,最起码是一个几十年都不会有什么变化的地方,否则的话,就现在这个城市建设速度,早就被发现了。吕老太半年前不是把盆骨摔坏了嘛,从那开始就考虑起后事来了,她特别担心自己死后,吕大宝没有人照顾,虽然兄弟姐妹现在对吕大宝都挺好的,但毕竟都各有各的生活,很难像吕老太自己这样全心全意地照顾傻儿子,于是吕老太就想给吕大宝留一笔钱,她托人物色收费较高的私立疗养院,也想给吕大宝买各种保险,这样吕老太就需要一大笔钱,她的退休金肯定不够。吕老太该怎么办呢?”

  “卖那幅书法呗。”敬天一很自然地回答。

  “对!因为这么多年没有人提,所以书法的事儿,已经都被忘得差不多了。前不久,吕老太放出话来,说要卖那幅书法,正在物色买家。不过现在买家没有,书法下落也没有。”邱小福总算讲完了。

  敬天一沉思了片刻:“这都是据说,有实质性证据吗?有谁能确定吕老太真有那幅书法呢?”

  邱小福继续:“如果说吕老太要卖书法,那么她至少手头得有货物。物色到买家,买家肯定也得先验货。不过对吕老太的房产进行检查,没有发现什么书法。”

  敬天一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吕老太以前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要卖书法是一个点!”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