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推理故事之校鬼

  周六的夜晚,毕小南和周兰兰走在学校后山的小道上。毕小南心情很亢奋,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这一条被学校学生暗地里称为“情人路”的小道,隐秘幽深,浅淡的灯光朦胧优美,十足具有浪漫气息,毕小南决定在今晚对周兰兰作出一个深情浪漫的告白。

  神话故事

  毕小南正打算开口,却看见周兰兰身体紧靠着他,眼神不安地紧盯着四周,完全不在可以被告白的状态下。毕小南有些诧异,问周兰兰:“兰兰,你怎么了?”

  周兰兰紧张地看着四周,小声地对毕小南说:“小南,这里最近不是闹鬼吗?你带我来这边干什么?”毕小南突然想起来了,最近确实有听到传言,说很多在情人路上谈恋爱的同学都看到了鬼。

  毕小南对此不屑一顾,此时看了看无人的四周,心想正好,便装出一副慎重地表情对周兰兰说:“是啊!兰兰,我也听说了,这里好像……真的有鬼!”周兰兰一下子就变得更害怕了,身体向毕小南靠近了些,紧张地说:“那怎么办?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毕小南见机立即重新摆出一副成熟稳重地表情来,眼睛深情地看着周兰兰,说:“兰兰,一切有我在,天塌下来我也会保护你,没事!”周兰兰的眼神顿时就恍惚了起来,怔怔地看着毕小南。毕小南心底颤了一下,心想到了,初吻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于是轻轻闭上眼睛,把脸慢慢向周兰兰靠近。

  然而这时,一个惊叫声却突然从西南方向传了过来,打扰了此时正渐入佳境的毕小南。毕小南的脸僵在周兰兰面前,眼神厌恶地朝西南方向望去,立即便见一对男女同学从前方草丛里蹿了出来,女生满脸惊惧,看到他们立即便嚷着喊:“有鬼!有鬼!”

  周兰兰立即扑到了毕小南身上,毕小南面对如此意外收获,手不自禁地搂在她的腰上,正飘飘然间,另一个女生的尖叫声此时从北方方向传了过来,毕小南一听那声音,眉头紧皱了下来,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这次真的出事了!”便推开周兰兰,迅速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情人路由学校的东面向西南方向延伸,东南山下是学校的建筑群,而西北面既是学校的后山,因为山上草木繁盛,隐秘且富于冒险性,许多同学有事没事都喜欢往山上跑。而刚才第二个女生的尖叫声就是从北面的山上传来的。

  毕小南进入到山林中,眼睛一阵紧急搜寻,可惜今晚月色暗淡,四周黑蒙蒙的,让他很难辨别清楚眼前的景物。毕小南心中一阵着急,他刚才听那女生的尖叫声,那尖叫声与之前从草丛中跑出来的女生的惊叫声有很大的区别,那尖叫声的情绪里掺杂着痛苦、疼痛,像是有人被什么尖锐的利器刺入身体时发出来的惨叫声。

  毕小南一边紧张地四处搜寻,一边心里暗自肯定,这次真的出事了!他往林中的更深处跑去,脚下却突然被绊了一下,身体立马摔倒在地上。他迅速回头,往自己的脚下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的脚后方,躺着一个人。

  那人一动不动,表面毫无气息,看似已断了气。毕小南急忙拿出手机来,利用手机银幕上的光向那人的脸照去,发现果然是个女生,他向女生的胸前探去,眉头再次紧皱下来。女生的胸前插着一把刀,刀口正中心脏,入体七分,俨然是必杀的一刺,看得出凶手下手时又狠又绝。

  毕小南谨慎地朝自己的四周望去,企图寻找凶手逃离时留下来的线索,当他眼神从一棵树的树身上掠过时,脑子不由嗡地一下巨响。

  那树身后,藏着一个人!毕小南看到前方的黑暗中,树后飘出一截白色衣衫来,而一张诡异的人脸,此时正贴在树干上,隐秘地窥视着自己。

  凶手还在!毕小南脑子几乎炸了开来,顿时间与那人面面相觑。那人发现自己暴露,身体一闪,立即向后跑去。毕小南回过神来,大喊了一声,也迅速追了上去。

  然而那人跑得比兔子还快,身体很快就隐入了黑漆的林中,瞬间不知所踪,毕小南盲目地寻找着,前方却传来脚步声,抬头一看,竟是周兰兰和刚才另外两个同学。毕小南立即问道:“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从这里跑过去?”

  周兰兰三人一脸的惊疑,摇了摇头,都说没有。毕小南一脸疑惑,头朝另外两个方向找去,这时周兰兰突然沉吟了一声,颤抖着手指向一个方向。

  毕小南向那个方向望去,背脊立时一阵生紧。此时月色稍微明亮,毕小南看到前方二十米开外的地方,那人在一块空地间回过头来,一身诡异的白色衣衫几乎拖到地上,在夜风中不断飘扬,而他那张诡异脸,表情怨怒,凶狠,犹如厉鬼一般。

  “厉鬼”看了他们一眼,转身一闪,身体便再次隐入了林中。

  初步推理

  毕小南和周兰兰以及另外两个同学接受完警察的询问,说明了一切,便离开了现场。因为夜已深,四人走回宿舍,毕小南一路神色沉重,低头不语。周兰兰很少见他这么沉闷,不由一路惊讶地看着他,结果发现,在到她宿舍的楼下,毕小南居然把她给忘了,连再见也没说一声,便独自离开了,周兰兰郁闷地自己上了楼。

  毕小南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很久都没有睡着。经过警方刚才确认,死者是高二3班的女生,叫崔雪,刀子从她心脏插了进去,即时毙命。毕小南刚才离开时,在警察打起的高强度灯光下,最后看了一眼崔雪的样子,发现她眼睛惊恐地睁着,眼珠子几乎要突了出来,嘴巴张开着,想必最后时刻她受到无比的惊吓。

  引起毕小南注意地是,崔雪好像经过精心打扮,身上是一套崭新的粉色衣裙,脸上虽然已经没了血色,但画了眉毛涂了口红的痕迹清晰可见。在情人路的附近,精心打扮,崔雪是要去见谁呢?这不可能是个女生!

  毕小南脑海不由浮现出那个厉鬼一般的白色鬼影,他出现在现场,还在暗自窥探自己,他会不会就是凶手呢?

  根据另一个女生的说法,当时男生正跟她说要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当礼物送给她,她满怀深情地抬头向天上看去,却瞥见对面高处一个诡异的白色鬼影站在那里,狰狞的脸望着他们,两人吓了一大跳,几乎屁滚尿流从草丛里蹿了出来,最后遇见了毕小南他们。

  鬼杀人!这绝对不可能!一切看似诡异的现象,背后都有着科学的解释。毕小南从来不相信灵异,只相信科学,在床上一阵许久辗转反侧,渐渐地,他脑子终于成型出一系列符合逻辑的推测。

  首先,崔雪精心打扮,是去见一个她喜欢的男生,男生一直没有出现,说明这是一场针对崔雪设计好的谋杀。有人设了一个局,引她到林中,然后杀了她。因为假如是个意外,男生来赴约,最后肯定会出现在现场(但如果男生是个孬种,发现崔雪死了,躲在一旁吓得不敢出来,那可另当别论)。

  其次,假定这是谋杀案,那与崔雪约会的男生,有最大的嫌疑。诡异的白色鬼影事前事后都出现在现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而他诡异的外表,很可能就是男生装扮而成。因为男生清楚地知道,今晚几时几刻,崔雪会出现在那里。

  然后,假定男生就是藏在诡异外表下的凶手,那躲在草丛里谈恋爱的同学看到他恐怖的外表就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他刻意的安排。因为按照常理,男生约了崔雪并想杀了她,并不用把自己装扮成鬼样,这样只会让崔雪看到他时因为恐惧而与他拉开距离,让他更难下手。他装扮成鬼样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可能——情人路在闹鬼,他先让自己暴露在谈恋爱的同学面前,然后迅速跑向崔雪那里,杀了她,制造出鬼杀人的目的,转移警察的注意力。

  最后,毕小南在怀疑,那今晚之前情人路的闹鬼事件是怎么回事?是本来就有鬼还是凶手为了今晚的事件预先做的铺垫?他早先对这事不屑一顾,现在有些后悔,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探清此事,说不定能阻止今晚的事件发生。

  毕小南看了看时间,不由合上了眼。现在他脑里的疑问已大概梳理清晰,那个与崔雪约会的神秘男生,会是谁呢?只要找到他,一切的疑问真相就可水落石出了。

  身份

  毕小南次日醒来,天才蒙蒙亮,宿舍的其他舍友睡得鼾声此起彼伏,他想起昨晚崔雪死后的脸,心里难于抑制的难受,有一股极大的想尽快窥破真相的好奇与冲动折磨着他。

  毕小南迅速爬起床,趁着灰蒙的晨色,很快就回到昨晚后山的杀人现场里。可能是怕引起学生们的恐惧,警察昨晚连夜勘察现场,崔雪的尸体已经被送走了。现场的灯依然亮着,周围用绳子拉起了界限,草地上用白色的粉末洒绘出了崔雪死时的姿势。

  毕小南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心里不由一阵好奇,因为前天下了雨,此时现场地面上残留下来的脚印,可都是重要的线索呀。他想了想,终于脱掉了自己的鞋子,跨过界限向崔雪死时的位置走去。

  毕小南趴到地上,刚要检查地面上的脚印,这时一个人突然从一旁猛扑了过来,顿时把他压倒在地上。

  刑警队的队长姚力人称胖姚,此时他胖嘟嘟身体地压在毕小南身上,差点把毕小南压晕了过去,他从后方抓住毕小南的双手,然后胖手“啪啪”地直拍毕小南的屁股,大声地说:“你这小鬼,昨天晚上就看你贼头贼脑,肯定不是个好东西!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你杀了崔雪?”

  毕小南听了直汗颜,背后被胖姚重量级的屁股坐着,胸口难受得干咳了几声,求饶似的说:“你,你先把你的屁股挪开!”

  胖姚看毕小南细皮嫩肉的身子骨,感觉再坐下去可能多出一条人命,便终于挪开了他的贵臀,但双手依然紧抓着毕小南不放,冷哼了一声说:“谅你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快,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毕小南郁闷到了极点,不得不无奈地说:“我是来找线索的,我也想抓住凶手。”

  胖姚惊疑了一下,眼皮子往上往下几个来回打探了毕小南好几番,最后不可思议地说:“就凭你?柯南看太多了吧?”

  毕小南一听就不服气起来,撅着嘴与他横眉怒对:“怎么?不行吗?智商又不是与胖成正比的,”说完,毕小南极力挣脱胖姚整掌肥肉的手,“你放开我啊!我又不是凶手,你看过凶手杀了人后还回来检查脚印的吗?”

  胖姚愣了一下,想想有道理,不由松了毕小南的双手,但警告似的对他说:“言之有理,但并不能消除你的嫌疑,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来这里是为了破案?”

  于是毕小南一口气就把自己昨晚对案情理清的头绪通通跟胖姚说了一遍,胖姚队长越听越不可思议,眼皮子往上往下几个来回又把毕小南打探了好几番,对他刮目相看地说:“行啊,你小子,逻辑能力不错啊!你让我看到了未来警界侦查科的一棵好苗子!”说完态度一改一百八十度转变,他揽过毕小南肩膀,说道:“毕同学,我刚才力气是大了点,你别见外,我知道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我是最懂得珍惜人才的,不过呢,这是警方的事啊,危险,你们学生嘛,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成为国家强有力的栋梁,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交给我们警方吧,我们会抓住凶手的。”说完,面带微笑,将毕小南慢慢推出界限外。

  毕小南听得一阵迷糊,回过神来明白姚力是要甩开自己,心里恨得直咬牙,好你个姚队长,得了我第一手资料就把我当事外人完全推开了,然而想了想,感觉没办法了,看来不得不摊牌了,于是脸色慎重地看着姚力说:“姚队长,你还记得城西桂香楼包厢杀人事件和城东富贵珠宝店杀人案吗?你们当时可真忙得像只无头苍蝇啊!”

  胖姚愣了一下,惊异地看着毕小南,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毕小南双手交叉胸前,低下头微咪着眼,摆出一个侦探最钟情摆出来的姿势,低声说:“因为,我就是那个给你写匿名信的‘正义的阳光小子’!”

  胖姚队长惊愕得几乎跳了起来,指着皮肤白得跟妞儿似的的毕小南大声嚷道:“什么!你,你就是‘正义的阳光小子’?”

  毕小南沉重地深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没错。”

  一年前,胖姚队长总共遇到两宗棘手的杀人案件,凶手的狡猾与诡计是他前所未见,让他久久未能破案,警界里的其他高手也是一筹莫展。最后胖姚队长接连收到两封匿名信,信件的结尾只署了一个奇怪的化名,正义的阳光小子。正义的阳光小子用潦草的字迹歪歪斜斜地在信中向他阐述了自己对案件的分析与推理,并且锁定了嫌疑人,其逻辑合理性令他大为惊讶,最后他根据信中的推理分别抓住了嫌疑人,案件终于告破,他在警界里也一举成名,被称为神探胖子姚。

  姚力队长惊讶得嘴巴差点掉到地上,瞪着眼珠子看毕小南半天,最后终于似乎想到了什么,手伸出警戒线一揽,立即又将毕小南重新拉了进来,态度再次来个一百八十度变,笑嘻嘻地说:“小南啊小南!你说我刚才怎么就那么糊涂呢?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不过既然你这么喜欢侦查破案,那我今天就做主,邀请你帮助警方一起侦破这起案件,情况我会跟上级汇报的,金田一不也是这么弄的吗?以后你就跟着我,咱们俩老少合作,假以时日,我一定把你打造成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胖姚说着,表情做梦似的看着天空。

  毕小南被他说得半张开嘴,也望着天空,想象着自己冉冉升上天空的样子,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但他立马就回过神来,身体迅速重新趴到地面上,仔细谨慎察看地下的脚印。

  胖姚队长看了看他,笑了一下道:“小南,不用看了,昨晚我们已经彻底检查过了,我告诉你个线索,绝对令你惊讶。“

  线索

  毕小南不由抬起头来,看着胖姚队长问道:“什么线索?”

  胖姚神秘地笑了一下,说:“凭你的能力,迟早会发现的,是脚印的问题。”说完他蹲了下来,手指着地上的一个脚印继续说,“根据死者的鞋子,我们确定这是崔雪的脚印,它从东面延伸而来,到这里停止,而在崔雪的尸体旁,除了你昨晚发现尸体时留下的脚印外,还有另一个可疑的脚印,你看,”胖姚手指向另外一组脚印,“这脚印也是从东面而来,在这里停留了许久,然后向西边离去,脚印从东边来的途中有几个被崔雪的脚印踩过,说明他先一步到达这里,可能是在这里等崔雪。”

  胖姚队长站了起来,带着毕小南来到昨晚另外两个同学谈恋爱的地方,找到另外一组脚印说:“根据昨晚那对小情侣的供词,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鬼’就是站在这里的,这是他的脚印,脚印大而宽,可以断定是男的。”胖姚队长带着毕小南顺着脚印的行进路线向北边追寻而去,毕小南看着那脚印的分布方向,心里一阵阵的惊讶,等到胖姚队长带他来到昨晚那人藏身的树后,他彻底明白过来了。

  毕小南发现自己昨晚忽略现场证据,先入为主的推理还是错了,那白色鬼影不可能杀了崔雪,根据他脚印的分布,最近的距离崔雪死时的位置也有七八米,他不可能隔空将刀子插入崔雪的心脏。

  胖姚队长看毕小南似乎明白了过来,脸上不禁有些得意,他从身上抽出一张纸来递给毕小南。毕小南接过一看,只见上面清晰地画着四组不同的脚印以及行进路线。

  胖姚说:“这是我们绘制的等比例的现场脚印分布图,知道关键在哪里吗?”胖姚指了指纸上两处早已被红笔圈出的位置,一处是崔雪尸体旁的地方,一处是白色鬼影的脚印与另一组脚印交汇的地方。两处地方脚印重重叠叠,显示出昨晚各有两个人在这两个地方相遇。

  毕小南看着脚印分布图,心情不免有些失望,想不到与胖姚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自己就先输了一步棋。脚印分布图显示出来的结果很清楚,昨晚与崔雪见面的那个神秘人,杀了崔雪后,向西边离去,遇到从西边跑来的白色鬼影,两人相遇后,神秘人继续向西边离去,白色鬼影则逃向尸体所在的北边,并暗中监视现场。

  胖姚队长拍了拍毕小南的肩膀,安慰道:“小南,其实你推理得很不错,虽然那个装鬼吓人的人并没杀了崔雪,但他可能就是共犯,和与崔雪见面的人一前一后合演了一出鬼杀人的把戏,太幼稚了。我们俩也来个里应外合,一起揪出这两个凶手,怎样”

  毕小南情绪激动地点了点头,并不作声,而是走到崔雪死时的位置,观察与她见面的神秘人的脚印,一看,脸色不由低沉下来。

  胖姚队长也叹了一口气说:“现在你们学生都喜欢穿清一色的布鞋,这脚印不大不小,很难分辨凶手是男的女的,不过,如你所说的,崔雪经过精心打扮,肯定是去见一个她喜欢的男生,我们只要把这点作为切入口,肯定能查出相关的线索来。小南,我们警方在校内走动,身份明显,可能会惊动凶手,等下我会去调查与崔雪关系密切的人,如果没有进展,下午我们就会离开,那时我需要你在校内暗中帮我调查,有消息我们就电话联系,你能做到吗?”

  毕小南迅速站了起来,眼睛神采闪烁,看着胖姚正色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抓住凶手的。”

  胖姚队长见此立即豪爽地说了声:“好!”然后拍拍毕小南的肩膀,嘱咐说:“但是,千万要注意安全!”

  黑猴

  毕小南与胖姚队长分别后,离开现场一路沉思,不知不觉中竟来到周兰兰的宿舍下,见周兰兰正下楼来。毕小南刚想叫她,却没想到周兰兰一见到他,撅着嘴鼻子一哼,转头向别处走去,不理他。

  毕小南眨了眨眼,心里莫名其妙,想不通发生什么事了。急忙追了上去,刚要发问,周兰兰却又转过脸,径直走着就是不理他。毕小南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女人怎么这么奇怪?一眨眼就不认人了呢?

  看着周兰兰向食堂走去,毕小南此时才发现肚子咕噜噜直响,早巳饿得在抗议。毕小南立即在食堂里一阵东奔西跑,买面包,送牛奶,递纸巾,在喂饱了自己的同时也对周兰兰大献殷勤。

  但周兰兰面对毕小南买来的早餐毫不动容,翘着鼻子冷冷坐着稳如泰山,一副冰山美人的架势。毕小南越看越是心惊,在一旁不住察言观色,心里暗道:莫非是早上醒来,发现又胖了,在减肥?

  毕小南最后心情低落下来,悲戚着脸,打算速痛速决,开口询问周兰兰为何对他如此冷落,是不是一夜之间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而他从此将每日以忧伤洗脸。

  正想开口间,却见学校领导带着两个警察走进食堂来,随即一个男同学就从前方的桌子上站起来,跟着他们走出去。毕小南表情瞬间就严肃下来,斜眼向那男生看去,心里暗道,是他?难道他就是崔雪喜欢的那个男生?

  那男生叫李书,是学校的显眼人物,身材高挑肤色阳光,浓眉高鼻,长得很醋,毕小南以前看过他,知道他的街舞跳得很好,是属于那种一站到台上,台下女生双眼就疯狂冒爱心的男生。他的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五,鞋子型号肯定不符合杀死崔雪凶手脚印的标准,但毕小南一想,心中未免有些怀疑,李书的身型,倒和昨晚的白色鬼影有几分吻合。

  毕小南这一陷入沉思,瞬间就又把周兰兰的存在忘得一干二净,等到回过神来,一看,四周连个周兰兰的影子都没有,不由相当郁闷。

  毕小南郁闷地离开食堂,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周兰兰不理他,胖姚队长那边调查的结果还没出来,他一时竞不知要做点什么,正发呆间,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他眼里。

  毕小南一想,急忙欣喜地跑过去,对着篮球场上一个皮肤黑得跟非洲猴子似的同学大喊:“黑猴!黑猴!快过来!”

  黑猴原名鲍沁天,肤色黑得锃亮,出生之时他父母可能有先见之明,预感他将来会一路黑到底,给他取了此名,后来的验证他果然为父母争气,越长肤色越深沉,跟包公似的。黑猴自小就是跟毕小南一起撒尿拌沙玩的哥们,很仗义,不过他这人爱捣蛋,现在校领导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头疼。

  黑猴一跑过来,神经兮兮地看了下四周,对着毕小南轻声说:“小南,听到了吗?昨晚后山死了个女生,据说是给鬼害的?”黑猴自小就很佩服小南的推理能力,眼睛看着他征求他的意见。

  毕小南把头靠向黑猴,也小声说:“其实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事,后山并没有鬼,那女生是给人谋杀的,我要你暗地里帮忙调查一下,前阵子关于后山闹鬼的传言是怎么出来的,你在这方面消息比我灵通。”

  黑猴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讶地说:“谋杀?你是说,有人装鬼杀人?”毕小南点了点头。黑猴随即就变得兴奋起来,拍了拍胸口说:“说,小南,你放心,这事我一定帮你办妥。”

  嫌疑人

  黑猴立即就找人打探消息去了,毕小南一下子又变得无所事事起来,整个上午过得相当沉闷,他来到图书馆的门口,里面此时成为警察的临时办事处,接连有同学和警察进进出出,看来调查还没有结束。

  等了很久,图书馆门口终于走出三个显眼的人来,毕小南一看,发现前面的人是李书,他身旁紧靠着一个娇小的女生,看两人动作,显然关系不一般,而在他们的身后,则跟着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

  这时,胖姚队长的电话也打了过来,毕小南急忙拿出手机接听,听着胖姚队长在对面一阵阐述,眉头越皱越紧。

  胖姚队长的大概意思是,崔雪家庭背景不错,自小养成任性骄气跋扈的性格,在学校里好像得罪了不少人。但根据办案的重点,目前有较大嫌疑的人有三个,其中两个是李书和他的女朋友刘婷,崔雪一直很喜欢李书,虽然被李书拒绝了好多次,她却依然纠缠着李书不放,企图要拆散他和刘婷,这令李书和刘婷都很痛苦。然后巧合的是,崔雪和刘婷以及另外一个可疑的女生,都住在同一个宿舍里,那女生叫古丽,身材高挑出众很有个性,一直看不惯崔雪平时的做派,和崔雪一直摩擦不断,前天两人才大吵了一架。

  这三人都有杀人的动机。假如是刘婷与李书合谋杀了崔雪,那便符合了现场线索显示出来的两人作案的推测。但昨晚刘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案发时间,她正在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会,有很多人能为她证明:李书根据平时的习惯,星期六会回家过夜,第二天回来,他在闹市闲逛到十点多才回家,没有不在场证明:古丽说她自己在一个人在宿舍准备下星期的考试,因为是周末,很多同学都出去了,也没人能为她证明。

  毕小南听完胖姚队长的阐述,心里一阵疑惑不止。如此看来,说是李书和刘婷合谋杀了崔雪,显然不太可能,倒是古丽假如与另外一个男生合作——她高挑的身材,脚型与现场崔雪尸体旁留下的脚印倒是相似,如果这样,那么另外一个男生既是那个白色鬼影会是谁呢?

  可惜胖姚队长没有提及多出一个可疑的男生,显然他目前的调查也无从得知。毕小南神情疑惑地往走远的李书看去,猜想他身旁的另外两个女生就是刘婷和古丽。古丽低着头,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毕小南看到,李书带着刘婷,突然折过方向,向后山的方向走去,看两人的表情,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毕小南立即不作停留,迅速跟踪了上去。

  毕小南躲在树身后,因为怕暴露,只能远远看着李书和刘婷,听不到他们说什么。远处的刘婷哭泣了起来,好像在责问着李书什么,李书一脸痛苦,不知所措,最后只能一把把刘婷紧紧抱在怀里,又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毕小南看得一脸郁闷,真的恨不能自己有一双顺风耳,最后他看见刘婷在李书怀里继续抽泣了好久,李书不住地安慰,她才渐渐平静下来,接着李书帮她擦了泪水,向四周看了一眼,便扶着她的肩膀,离开了。

  毕小南一直等到两人远远离开,才迅速跑了出来,趴在他们刚才站的位置,仔细察看起他们的脚印来。这一察看,毕小南的心里就更疑惑了。显然李书的脚印,比昨晚白色鬼影的脚印还大,说明那人并不是他:而刘婷的脚印,也比崔雪尸体旁的脚印小,说明与崔雪见面并且杀了崔雪的人也不可能是她:这就再一次证明了他们两人不可能合谋杀了崔雪,那么他们两人刚才是怎么回事了呢?毕小南满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鬼影现身

  毕小南整个下午又过得相当沉闷,胖姚队长按照计划已经撤离,留下他这个充当义务工的内线在学校暗自调查。

  毕小南无其他线索可循,只能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暗中盯梢古丽,然而古丽确实是个性十足,宿舍死了个人她依然能够表面波澜不惊地在图书馆里看书,而且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期间也不跟其他人接触。

  毕小南百无聊赖,几乎把手里一本书给翻烂了,心想黑猴这人也太适合搞地下工作了,一投入工作迅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下午连个影子都没有,也不来个电话报告进展。

  一直等到太阳西斜,毕小南才发现古丽身子懒懒地开始离开书桌。毕小南立即就来了精神,等古丽出了门后,他才假装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古丽低着头,一路沉思,眉头紧缩,毕小南看她表情,一路紧盯着她,看她要去哪里,结果一看,食堂!毕小南心想也是,自己也饿了,于是跟着古丽在食堂里吃晚餐。

  古丽这一晚餐吃得飞快,前后不到十分钟,毕小南还来不及惊讶,就见她已经站了起来,步履匆忙地出了食堂。毕小南心里一紧,暗道莫非有情况,急忙丢下吃了一半的饭菜,急跟了出去。

  古丽底着头,脸色阴沉,步履如飞,毕小南越看越是心惊,一路紧随,想知道她要去哪里,结果一看,图书馆!

  毕小南几乎晕了过去,双脚无力差点跪到地上。纵横学校这么多年,他就没见过有这么爱读书的!他怀着饶幸的心理,一步一步走入图书馆,看古丽是否去见什么人,结果古丽依然坐在那张桌子上,身子跟石佛似的,一动不动,埋头苦读。

  毕小南心脏阵阵纠疼,心想要是学校领导知道有这么一个认真学习的学生存在,此时肯定会跟他一样感动得泪流满面。

  毕小南正发愁要不要陪古丽继续看书时,这时一只黑手突然搭在他的肩上,毕小南吃惊回头一看,是黑猴。毕小南一看黑猴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有发现,心里不由一喜,急忙询问情况。

  黑猴神秘兮兮地,酝酿了半天,才一口气说了出来:“小南,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有人在扮鬼,我找了先前那几个说见到鬼的人,有的说他们看到的是黑鬼,有的却说他们看到是穿红衣服的鬼。我心想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鬼?看一个女生神秘兮兮地,仔细一问,她最后才说了出来,原来她看到的那个鬼,是一个暗恋她的男生,她当时一看就认出来,那男生因为嫉恨她和另一个男生交往,于是扮鬼吓他们。我立即找到那男生一验证,他承认了,他说他也是无意间看到有失恋的男生这么做,自己就学了起来……”

  黑猴说到这里,毕小南一下就怔住了,急问黑猴道:“他说什么?他也是无意间看到有失恋的男生这么做的?”

  黑猴立即点了点头,说:“是的,意外吧?我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按他这么说,那么后山所有的闹鬼事件,都有可能是失恋的男同学扮的,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流行起来的,但我再去找了另一个女生询问,并找到她的前男友,前男友几经狡辩,终于承认那鬼是他扮的。”

  毕小南听得一阵惊奇,随即身体激颤了一下:如果这真的只是一个失恋男生的恶作剧,那昨晚的白色鬼影是……?他的行进路线与凶手的路线交汇,说明他——遇到了凶手!

  毕小南顿时就扯着黑猴跑了起来,在学校里几经搜索,终于找到昨晚被白色鬼影吓到那个女生。那女生听清了他们的来意,想了一下后终于说出了一个名字,刘东。

  毕小南和黑猴又开始找刘东,找了半天,最后终于在学校外的一间网吧里找到了他。刘东一看到毕小南,立即就飞奔了起来,黑猴不愧自小武艺高强,追上去三两下就制住了他,大喝了一声:“你小子,潜伏得够深的啊!害我们找了半天,还跑!”

  刘东看着毕小南,颤抖着说:“人不是我杀的!那女生真的不是我杀的!”

  毕小南立即道:“你说人不是你杀的,你有什么证据?你为什么昨晚还在暗中偷看我检查尸体?”

  刘东吓得脸色铁青,支支吾吾了几声,随后便将他昨晚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毕小南说了出来。如先前所猜测的,刘东也是知道有男同学在后山扮鬼吓抛弃自己的女生后.动了邪念,也要去模仿一番。他在顺利吓完女生后,便向后山的北面跑去,途中林里很黑,他的视线一片模糊,几乎是摸着走,走着走着他就听到另一个女生尖叫了起来,他刚感到诧异,立即就发现前方的黑暗中有一个怪物身体一摆一摆地向他走了过来,因为黑暗,他根本无法看清怪物长得怎么样,直觉得那怪物好像有两个头,脖子跟头都瘦长瘦长的。他吓得刚要叫嚷,那怪物却突然一个打挺,力气很大,把他撞进旁边的树丛里,然后在他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下,他几乎就晕了过去。等他回过神来后,那怪物却早已不知所踪了。

  刘东吓得魂飞魄散,继续没命地往前逃跑,那时刚好毕小南就从另一边跑了过来,他顿时只能躲到树后。当他发现地上躺着的是一个女生的尸体时,几乎胆子都破了,他根本无法理清这是什么回事,当毕小南发现他时,他下意识里就狂奔起来,一直到他后来站在远方看着毕小南他们,依然是惊魂未定。

  毕小南和黑猴听完刘东的述说,感觉不可思议。黑猴扬了扬手中的拳头:“什么?怪物?你给我编故事是吧?”说完就要揍他。

  毕小南这时突然感觉到一丝惊讶,急忙拉住黑猴,眼神迷茫地向刘东看去。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说,这就不是一件两人合伙的杀人案,可怪物?两个头,脖子跟头都瘦长瘦长的……

  毕小脑子忽然嗡地一声巨响,瞬间什么都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一切,都只是凶手用了一个极其简单而巧妙的手法!   真相

  毕小南和黑猴还有刘东,三人一起跑回学校。毕小南边跑边用手机跟胖姚队长报告了情况。如果按照他的推理,那么中午他所见到的奇怪场景就可以解释了,目前他要去找一个人,那个人或许能让他找到确定凶手的证据。

  毕小南三人回到学校,却看到女生宿舍下站了许多人,大家声音嘈杂地纷纷抬头向楼顶看去。毕小南抬头一看,顿时脑子炸了一下,只见楼顶的边沿上,站着一个女生,而那女生,竟是刘婷。

  此时周兰兰也站在人群里,看到毕小南出现,不由害怕地向他走了过来,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

  刘婷背向着人群,脸面向后,哭泣着不知在向谁说着什么。这时,毕小南的背后突然蹿出一个男生来,对着楼上的刘婷声音凄厉地大喊:“小婷!不要啊!”

  刘婷愣了一下,转过身来,向李书看了一会,似乎嘴里说了句话,然后便身体一倒,人从楼上飞落下来,与此同时,她的背后响起了一个女生的尖叫声。

  身体落地的时刻,四周变得安静下来,许多人都闭上了眼睛……

  毕小南跑到楼上,只见古丽面色苍白地瘫坐在那里,手上那着一张纸条,她看了看毕小南,又看了看已没有了人的楼沿,颤抖地说了声:“她……她……”便说不下去,彻底哭了出来。

  毕小南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拿过她手上的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是我杀了崔雪,我爸爸是崔雪爸爸公司的员工,我妈有病在床,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全家就靠爸爸的工资维持生活。崔雪一直很喜欢李书,但李书不喜欢她,于是她恐吓我,只要我不离开李书,她就让她爸爸解雇我爸爸。我不能再让自己给家里增添负担,我恨崔雪,恨极了。所以我用李书的手机给她发短信,引诱她到后山,并穿了双大号的鞋子与她见面,然后杀了她。

  这一切都与李书无关,他也是受害者,一切的惩罚,都由我来承担!

  毕小南看完,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胖姚队长重新回到学校的时候,调查了古丽并且鉴定了刘婷的字迹,纸条确实是刘婷所写,而古丽说,她晚自习回到宿舍,就看到纸条,于是她四处寻找,终于在天台上找到了刘婷,当时刘婷的情绪很失控,无论她怎么劝告哀求她都不听。

  胖姚队长脸色很疑惑,一阵不解,看着毕小南,说:“这么说,刘婷真的是凶手?”

  毕小南的眼神有些忧伤,摇了摇头,轻声说:“不是,她是个好女孩,她只是在保护一个她心爱的人,而这个人,就是杀了崔雪凶手,”说完毕小南走到李书面前,继续说,“李书,我说得对吧?你就是凶手,刘婷为保护你,而把罪名承担到自己身上选择跳楼自杀,你忍心让她在死后还背负一个杀人犯的罪名吗?”

  李书脸从悲痛中抬起来,看着毕小南,却不说话。毕小南继续说:“起初,我们被现场的脚印所迷惑,而碰巧,你杀了崔雪之后,刘东装鬼吓人正好从现场跑过,这就让我们误以为是有两个人合谋杀了崔雪而转移了办案的重点。不过,我们找到了刘东,刘东说他当时看到的是一个怪物,有两个头,脖子和头都瘦长瘦长的,这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凶手了,只可惜,我来晚了一步,还来不及拆穿你,刘婷就……”

  毕小南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显然心里有些难受,但他随即便说:“你的手法其实很简单,你约了崔雪出来,然后你先到了后山。当你从校道的水泥路走上山上的湿土地面时,你用一双不符合你脚型的鞋子,套在你的双手上,然后你倒立着走到与崔雪见面的地点,这种技术对于你这个breaking(一种街舞的名称)高手来说简直绰绰有余。当你来到与崔雪约好的地点后,你垫着脚踩在鞋子上,等待崔雪的到来并杀了她,接着你用同样的方式向西边逃走,却不想遇到从西边装鬼吓人后逃过来的刘东,你跟他撞在一起,你打了他后再次逃离,出了学校,十点多回到家里。”

  李书依然怔怔地看着毕小南,并没有太多的惊讶,眼里却尽是悲伤。

  毕小南深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不知道刘婷为什么会知道是你杀了崔雪,但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午你们接受完警方的询问后刘婷会哭得那么伤心。我想,或许她知道了一切后,觉得你可以为了她,充当一个凶手去杀了崔雪,而她也可以,为了保护你,而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李书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地嘶喊了一声:“小婷,你好傻啊!我也好傻!”随后便悲痛地哭得跪在地上。

  后话

  李书承认了杀死崔雪的罪名,一切经过正如毕小南的推理所述。崔雪屡屡用她爸爸的权力逼迫刘婷,李书对她简直恨之入骨,几次三蕃劝告崔雪无用后,他决定杀了崔雪。当警察审问刘婷时,刘婷就已经意识到有可能是李书杀了崔雪,她之后逼问李书,李书不得已之下,终于承认了……

  而另一个美好浪漫的夜晚,毕小南和周兰兰肩并肩地走在学校后山的情人路上,在他们身后,黑暗中一张狰狞的鬼脸张牙舞爪露了出来,只不知道这一次,它会不会被毕小南揍扁。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