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娘子

  说不清是哪朝哪代的事啦。在陕西绥德府米脂县的北门坡上,有家两间门脸的小豆腐店。店主姓崔,名叫崔生。婆姨无姓没名,街坊四邻都喊她崔生娘子。

  神话故事

  小两口上无老下无小,一扑纳心放在生意上,每日挑北山桃花泉水做出的豆腐,雪白细嫩、味鲜筋道,而且买卖公道、童叟无欺,有钱的买着吃,没钱的人家先赊着一样对待。因此,崔生两口在米脂城内外人缘极好,生意自然挺红火。

  行善必有好报,进门三年没开怀的崔生娘子终于身怀有孕了,想酸怕辣、躲晕避腥,折腾了九个多月。没想到一朝分娩时,胎儿头上脚下是个立生难产,母子俩都没有保住,双双死去,把个崔生哭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脑袋瓜撞墙只剩下死的心。多亏远亲近邻死说活劝,才稳住了崔生,众人相帮把崔生娘母子俩下葬入土为安。

  崔生娘子的魂魄,跟随着索命的黑、白无常飘飘荡荡到了丰都地府。阎王爷查看生死簿后说,你在阳间积德行善寿数未尽,现因难产而亡甚是可怜。先去地府豆腐房帮忙,待有机会,提前让你转世投生。

  崔生娘子在地府的豆腐房一干就是三年,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没有一刻不思念丈夫的,终日以泪洗面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形销骨瘦、满头白发的女鬼。主管地府豆腐房的老鬼是陕西榆林城的原籍,与崔生娘子算是不远的乡亲。他见崔生娘子如此悲伤,便不时开导安慰,又给她出了个主意,说:“阎王爷说你生前并无罪孽,可以尽早转世投生。你不能老等着他想起来给你办呀!哪得等到猴年马月?你得自个儿想出路。”

  崔生娘子抹把眼泪忙问:“老爹,您行行好,给小女子指条路吧!”

  老鬼卒看了看左右,然后趴在崔生娘子耳朵边,道:“谁让咱俩是乡党呢?就来个瞒上不瞒下吧。你每天一擦黑,就偷偷溜出地府返回人间尘世。咱们是鬼腿脚便利,万八千里喘口气的工夫就到。你每天到处查看,看哪家婆姨媳妇生孩子,你只要让她难产而死,你就有了替身,就能重新超脱转世为人了。”

  崔生娘子一听,觉得这招儿有点损,但是她太想丈夫了,顾不得那许多了,她决定还是试一把。当晚,她正要溜出地府时,老鬼卒把她喊住,千叮咛万嘱咐:“记住,鸡叫前若是找不到替身就赶紧回来,不然你就成孤魂野鬼啦。”

  头一次离开憋屈了三年的地府豆腐房,崔生娘子不敢往远处跑,只在阳间的丰都县里面穿街走巷转磨。此时正是夜静更深的午夜,县城里面静悄悄的,连各家门口的狗都把嘴拱进卷屈的身子底下睡着了。崔生娘子转悠到北城门,远远看见一处灯光,她飘到跟前,一瞧临街铺面的门楣上挂着一块招牌,上写“王家豆腐店”五个字,她就乐了,心想,我跟豆腐不是有缘就是有冤,要不咋生前跟男人做豆腐,死后在地府还是给鬼作豆腐,好不容易溜出了地府鬼门,碰到的头一家又是做豆腐的人家?她凑上前去用舌头舔破透出灯光的窗户纸,单眼吊线往里一看,一个年轻孕妇正在炕上打着滚儿惨叫,这场面准是要生产临盆呀。崔生娘子暗暗叫好,真是苍天有眼,我转世投生的时候到了。

  产妇旁边站着个扎煞双手不知所措的男子,不用问,准是豆腐房的当家汉。产妇满头汗水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粗气,两眼直勾勾地对男人说:“快,快去找接生婆子。啥时候了,咋还傻愣着呀!”当家的猛然醒悟,头一低,撞开门扇子跑了出去。崔生娘子乘这功夫钻进了屋里面。这个时候,孕妇的产前阵痛更剧烈更频繁了,看样子等不了接生婆了。崔生娘子扭身化成人形,伸出一双青筋累累的手直奔孕妇的脖子而去。孕妇突然睁开眼,一把抓她的手,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哀求道:“好姐姐……好……好姐姐,你来得真快……快救救我跟孩子吧。”崔生娘子看着孕妇一脸痛苦和祈求,她的双手顿时软了,而且想起了几年前自己生产时的不幸,鼻子酸溜溜的没了主意。

  “好姐姐……俺是当家的二房。他前妻难产而死……求姐姐帮俺生下来……当家的世代单传……他都奔40岁啦……”产妇迷迷糊糊、唠唠叨叨,说得崔生娘子眼泪珠子一对一对地往下掉。她原地转磨犹豫再三,猛然她收着脚步,抬手在孕妇肚子上轻轻一捋,又对着她吹了口气,不大一会儿,就听婴儿哭声响起,一个白白胖胖大花生仁似的小小子平安落生了。

  崔生娘子回到地府豆腐房,老鬼卒听她讲述完一夜的经过,递过一碗刚出锅的豆浆,说:“好人啊!闺女。你的心眼儿跟刚出锅的豆腐似的,可是你不害人,如何转世投胎呀?”崔生娘子一琢磨,老鬼卒说得是呀,如今人间阳世修桥铺路积德行善的双瞎眼,杀人放火贪赃枉法的反而做高官,下次再得机会出去,绝不心慈手软啦。

  转眼间过了半个月,崔生娘子逮了个机会,天刚一蒙蒙黑就在老鬼卒的遮掩下溜出了地府。这次她打算远奔家乡米脂县。她在王家豆腐店行善时,那对恩爱夫妻勾起她对崔生的思念。她心急火燎要见崔生,想瞧瞧他如今光景过得怎样,自个儿死了三年了,崔生应该续弦再娶了,他也30多岁了,有娃儿了吗?自己也没有给他留下个骨血……想到这些心里面又酸又苦,不知不觉便到了半夜子时,收住风头细仔看已到了米脂县地界。

  北门坡上崔家豆腐店内灯火通明,两扇木格窗纸上印出绰绰人影。她凑近门前,透过门缝就见朝思暮想的崔生窝屈着身子,蹲在土炕下的黑影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呢。崔生娘子钻进门缝隐身灶台边,她当年睡过的炕上,斜躺着一个披头散发,面如白菜帮子色的难产小媳妇。胎儿是个立生,小脚丫已经伸出,上半身却还在母体之中。小媳妇身子下面血流如注,喘息微弱,那模样简直就是离阎王殿不远了。跪在炕上束手无策的接生婆叫王二奶奶,崔生娘子认识,自己当初就是这个老太婆给送进鬼门关的。这时王二奶奶手揪着胎儿的小脚丫儿,对炕上抱着孕妇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说:“事到如今死马当活马医了,你是保闺女还是要外孙了?”老太太哽哽咽咽道:“要……要外孙子……姑爷都30多啦……。”话没说完,黑影里的崔生四脚着地咚咚咚的磕起了响头:“王二奶奶,求您啦,保大人,无论如何也要保大人……俺的前妻就是……您心里最清楚呀,我给您磕头了。”一旁黑影里面的崔生娘子使劲咬住嘴唇,才没哭出声来。

  王二奶奶放下胎儿的小脚丫儿,拍了拍手说:“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都折腾一天一夜了,俺是实在没招儿啦。”说着溜下炕,头也不回走了。乘王二奶奶闪身的空档,崔生娘子凑到炕沿前,先手心对手心搓了搓,然后由慢而快,由轻而重在产妇的腹部摩挲了一会儿,胎儿的小脚丫缓缓地缩回母体,接着头下脚上颠倒过来了。她赶紧对着产妇的鼻子轻一下重一下地吹气,怕她断了气走自己的老路,又让崔生当了“孤家寡人”。此时,崔生娘子完全忘了自己是在找替身,她只是不敢看跪在炕沿边的崔生。因为看他一眼,崔生娘子心尖上就像挨了一刀。就这样不知不觉忙到了三更天,突然炕上响起一刚一柔两声轻脆的婴啼,原来小媳妇生下一男一女龙凤胎,而且大小孩子安然无恙。

  崔生的丈母娘惊喜得大呼小叫:“姑爷,这是神仙显灵搭救呀!赶紧烧香供神啊。”看着喜极而呆不知所措的丈夫,崔生娘子也暗自落下泪来。这时窗外传来一阵阵悠长的鸡叫声,东方天空露出一抹曙光。

  崔生娘子无论如何赶不回丰都地府了,雄鸡一唱天下白,鬼门关前吊桥提起、虎头城门紧闭,更何况她又是偷跑而出坏了阴间的律条规矩,她只能成为孤魂野鬼了。

  从此,崔生娘子白日躲进阴山野庙,夜里面四处游荡寻找替身。可是每当她看到孕妇生产时的痛苦,就总是横不下心、下不去手,遇到难产的孕妇,她还要尽力相帮化险为夷,她不忍心让那些夫妻离散母子分别。

  有一天,她转到了燕赵北地平谷县的一个小山村,正扒一家窗户,观察人家产妇生产的动静时,就觉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细瞧竟是多日不见的地府豆腐房的老鬼卒。老鬼卒笑呵呵地说:“你这一走就是几个月,我替你担了多大的罪过呀。阎王爷罚我,上天入地也得找到你押回丰都地府。”

  崔生娘子一直觉得有负于老鬼卒,她不挣不逃也不跑,反而搀扶着他返回丰都城,心甘情愿接受惩罚。

  谁知到了阎王大殿,阎王爷不但没有怪罪她,反到夸奖道:“你虽是偷逃,但未做恶还做了不少的善事。阳间人世多少小生灵,因你而平安降生,阴德不浅呀。本王传你回来是想给你安排个差事。你名叫崔生娘子,我就封你为催生娘子吧,专司女人平安生育之事。并赐你在平谷县的丫髻山享受建观开庙四时香火,你好自为之尽心尽力。”

  崔生娘子成了催生娘娘,如今北京平谷县内的丫髻山上的娘娘庙供奉的就是她。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