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帝老爷也奸淫(下)

  这庙是建在村头的-个小岭上,这小岭古树参天,苍翠葱郁,杂草灌木棘刺丛生。村里人白天进出全经过这小岭,庙就在人们进出的路边上。营长查看时,发现原庙后的杂草灌木丛林里散落着有许多新鲜的黄土,再往下寻。就发现了一个抗战时期村民为躲避日军飞机轰炸而挖的防空洞,因年久失修,再加上水土流失,已倒塌-半,全都长出了棘刺嗄敬粤帧2恢是谁又重新修开挖出来,里面还辅上了草席,那些土就是从这挖取的。心中窃喜,原来“鬼神”就藏在这里作秽。

  神话故事

  ? 便叫二个民兵蹲在里头守株待兔,自己拿着手电躲在一大古樟树叉上等候动静。到戌时左右,只见-身白色的人,则就身子,脚上象装有滑轮-般,不见身子扭动,僵硬地从村中滑移过来。移进树林在斑驳的月光下更显得阴森可怕。营长不觉有点毛骨悚然,全身起着鸡皮疙瘩。手心汗渍渍的,眼晴视力也觉朦胧,赶紧用手擦了擦眼,右手紧握电筒,心想;难道世上还真有鬼神不成。准备近处时再照射。没想白衣人到毁墟处便突然矮下一阙,正想打开手电照时,随后一黑衣满头散发的女子急冲赶来。

   走到废墟处,白衣人又突然高出-阙,把黑衣散发女全包裹了起来。营长从树上下来打开手电一照,随即大喝一声:“谁,不许动”。白衣人裹着黑衣散发女即逃进防空洞,没想到防空洞里射出两道手电光,正想还身却被营在阻住退路。在荷枪实弹的武装基干民兵面前,露出原形,这白衣人是本村的一白脸戏子,叫春发。身上穿的正是演戏用的戏袍。散发女正是村中的患病新娘子,名叫秋菊。便连夜押解到大队部审讯。

  原来,秋菊是别个小村庄的人,那时农村没有广播电视,也没有电。人们的文化娱乐只有在逢年过节时全靠大村子成立的戏班子,去各小村巡回演出。有年秋菊村好事连连,东家娶媳妇,西家生儿子。族上又有一人考上高等学府,又恰逢新年。于是,族上请来戏班搭台唱戏,足足唱了八九天。那年秋菊正是芳春妙龄,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情窦初开。而请的正是前团村的戏班,春发刚好年方二十,身材长得人高马大,威猛魁梧雄壮,皮肤晰白又明眸皓齿,一身的阳刚之气。刚好戏班里的生员年老体衰,就挑中春发替补上。这春发天资聪慧,又勤学好练。春发跟师傅只练了三个月,就把台词唱腔步伐娴熟地容为一体。这次在秋菊村演出,登台-亮相,台下就一片掌声。随着锣鼓的节拍,举手投足,转身瞪眼都铿锵有力,眼神如道道闪电。直把秋菊看得两眼放痴情,就象看到-道十分喜爱的好菜,恨不得一口全吞进肚里。台上的春发也看到了秋菊那痴情迷人的眼神和她玉树临风的身材,便是春潮ザ,秋波频送。

  在农村,族上请的戏班都是由族长分派到各家去用膳。巧合往往是缘份,春发刚好又被派到秋菊家去用膳,这使两颗火热的心有了近距离的碰撞。秋菊父母也觉得春发这后生不错,同时也了窥出女儿的心情,便赶紧派人到春发村打探是否有许配,同时又在餐桌上聊话悉知了春发的生辰八字,拿到算命先生处-合。算命先生说:“这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啊!”。心一喜,也就放松了对女儿的看管。秋菊和春发两个更是一见钟情,如胶似膝。

  ? 爱情热焰熊熊时,突然被一盘冷水给浇灭了。原来春发家庭成份不好(属富农),哪时正是政治挂帅,上学提干当兵都讲究家庭出身,成份第一的年代。若是秋菊嫁给他不但自己要窝囊一辈子,将来她的子女也]出息呀!父母心里总是装着儿女。心想,长痛不如短痛,秋菊父母就快刀斩乱麻,禁止了他们的交往。可秋菊却没那么筒单,情这东西不是物,说扔就能扔得掉的。任何东西都是易抛难收,更何况是颗情心!秋菊就象是一块烧红的热铁突然放进水里一样“哧哧哧”的冒起一股烟雾,不吃不喝闹腾了一二天后,终于体谅了父母,觉得这也是父母对自己的一片爱心。这块热铁也很块冷却到原点。不久,前团村一贫农家的亲戚来该村做客,一眼就相中了秋菊,听介绍男方家庭成份好,是雇农出身,现又跟了一位泥工学手艺。觉得条件不错,便为了抚慰女儿受伤的心灵父母就答应了这门亲事。走完农村习俗过场便将秋菊就嫁过去。

  春发倒是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出身不好,秋菊父母的硬反对是在他意料之中。便把心中的情火自个息灭,虽有些痛苦,但也叫识时务。农村二十好几还没娶媳妇,就是剩男了。再加上家庭成份不好,父母有些担心。他姑姑为了不让自己的哥哥断了后,便把自己的女儿许配与他,成了表兄妹结合。春发虽不愿,但时世逼得他别无选择。

  那时农业学大寨,到处兴修水利建设,泥水工自然被队里抽去筑水库切水渠等,常年在外,很少回家,有时回来也是晚上八九点,明早天没亮又要出去赶工。

  所以,秋菊嫁过来还不到半个月,关帝庙里刚好做戏,秋菊空寂难耐就去看戏,当台上的春发看到台下的秋菊时,四目双眼同时放电,心中强忍压下的热火又被复燃。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强忍按压的大火,一旦复燃,火势会更加猛烈,可烈火再大也需要“助燃物”。初来乍到若大的村庄又不知春发家在哪,现又为人媳更是不便去向人打探。只好选择关帝庙为“助燃物。”听到这秋菊的丈夫才大吼道;“原来一切都走装的?真不要脸”正想举手去扇她耳光被营长制止说:“犯错误难免,以后改正就行,都是贫下中农,自己的阶级兄弟姐妹。毛主席说过;允许年轻人犯错误,也允许改正错识嘛。”转脸对春发说:“你可是得老实交待呵,知道我们的政策吗?”。春发双手后剪,面向毛主席像,跪在地上,低着头说:“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

  春发老婆比他矮一大阙,二人从志向和秉性都格格不入,]有任何的共同语言,我说东她叉西,十分苦恼。在关帝庙唱大戏看到秋菊后,便象是异地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一般。便利用他人小孩给她常替纸条,到关帝庙来约会。认为只有庙里才无人知晓,安全可靠。谁知,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后来还是被老婆发现了想大闹,被姑姑压住说:“你闹,春发就是死罪,富农份子去勾引贫下中农的媳妇,是阶级敌人破坏无产阶的家庭婚姻,知道吗?……。。后来她只好在洗衣的时候说自己见着鬼和关帝爷显灵等引起他们的注意。其实,有次差点被逮着,刚好无意间发现关帝爷的坐台是空的,当时就躲在里头。后来,我家被抄,父亲挨批斗,戏班也被解散,戏服剧本全被烧掉,身上穿的戏袍是我藏在姑姑家的,关帝庙毁掉后,我们就无处幽会。由于父亲挨斗被打,为治伤替父亲到庙后的G棘丛中寻挖五加皮根时才发现有个破洞,而且还十分荫蔽,就是白天,路上行人也看不到。觉得是天赐良机,就进行改造利用。白天不敢去挖,怕被人发现,只好晚上由秋菊坐在废墟上放哨,我就在底下挖。秋菊的老公接着又问:“那每晚的闪射进我厨房餐桌上的幽光是怎回事?”

  “因为,我家地势比你家高,而且刚好我的楼门正对着你厨房的窗口,距离不算远,就隔二三栋房子,我用手电简包上白纱布站在楼门口看见秋菊在吃饭,就打开手电照一下便关掉。”营长又问:“那你刚才走路怎么象滑轮一样?”

  “那是我用唱戏时的一种台步硪贫身子,移近废墟时就蹲下去。”营长他们这才恍然大悟!营长被他们的真爱所感动但情不容法,秋菊简单批评教训育几句就让丈夫带回家,只把春发一人扣下关在大队部由民兵看守。待支部讨论后再做处理。

  谁知,秋菊回去后,趁老公熟睡之际,偷偷跑到大队部协助春发越窗逃离不知去向。村里一片哗然,如热油锅里洒上一把盐,人声鼎沸…………。

  这还了得!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大队革委会立即号召全村人进行拉网式搜寻,不久后,人们终于在村后山上的一座坟墓前发现了她们的尸体,二人仍紧紧地抱在一起,各人手上都还紧捏着一个小瓶,经公安局查验属服农药自杀。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