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城隍

  书生汪某喜欢在自家附近的小树林里读书,一读就是一整天。他饿了啃自带的馍,渴了喝溪水,闷了抬头看看天上的云。然而,尽管他如此用功,科举考试却屡战屡败。

  神话故事

  这天,汪生正在小树林里背诵诗文,忽然隐隐听到一阵哭声,于是循声找去。只见不远处有个姑娘正用一条白绢上吊。他急忙上前劝阻,好说歹说,把姑娘领回了家,请老娘好生照管,以免发生意外。

  汪大娘见儿子领回一个水灵俊俏的姑娘,乐得合不拢嘴,急忙烧水做饭,嘘寒问暖。姑娘自称姓陈,名婉儿,江南人,自幼丧母,跟父亲相依为命。前不久,父亲因病离世,孤苦无依的她只得千里投亲。不料,亲戚见她家道中落,一贫如洗,怎么也不肯收留她。走投无路的她万念俱灰,想要一死了之。

  吃过晚饭,汪生继续读书。汪大娘把婉儿叫到自己屋里说话:“婉儿,你也看见了,我家也穷,只有两间茅屋,如果你不嫌弃,就跟我老太婆住这屋好了。”

  婉儿一脸凄切地说:“大娘,感谢你好心收留,婉儿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

  “谢谢大娘!”婉儿见桌上放着一件青色长衫,问:“这是汪大哥的衣服?”

  汪大娘点点头说:“是的,前两天他走路不小心,撕了一条口子,叫我帮他缝上。”

  “我来吧!”婉儿拿起长衫,找到撕坏的口子,就着油灯缝补起来。

  汪大娘望着细密匀称的针脚,忍不住一番夸赞。

  婉儿说:“这没什么,以前父亲在的时候,都是我替他缝补衣衫……”提到父亲,她神色顿时悲凉。

  汪大娘急忙岔开话题,说起了自己的儿子:“我这个儿子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读书、读书……”

  “读书好啊,我很喜欢读书人。”婉儿一边忙针线活儿一边说。

  “你也读书识字?”

  “嗯,跟父亲学过几天……”

  “婉儿,你看我儿子怎么样?”

  “汪大哥人很好啊!”婉儿不假思索道。

  汪大娘笑着说:“我的意思是,你做我的儿媳妇怎么样?”

  婉儿低头不语,脸儿羞得绯红。

  汪大娘见状,心知有戏,不由暗自欢喜。

  不久,在汪大娘的张罗下,汪生跟婉儿成了婚,婚礼非常简朴,只是请村里的乡亲喝了顿喜酒。

  神秘老人助汪生

  婚后,汪生还是天天去小树林里读书,婉儿在家操持事务。唯一不同的是,他不再自带干馍,中午婉儿会把做好的饭菜送到小树林。有了妻子的照料,他更加刻苦地读书。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

  这天黄昏,他正准备回家,一个身穿灰衣,面容清瘦的老人缓缓而来:“你就是汪生?”

  汪生一愣,行了个礼:“请问老人家贵姓?”

  老人笑道:“老夫孤魂野鬼一个,至于姓名嘛,不提也罢……”

  汪生大惊:“您……您……”

  “没错,老夫是鬼!但是你不用害怕,老夫不会伤害你……”

  汪生定了定神,深深一拜。

  老人道:“老夫暗中观察了你很长一段时间,见你终日刻苦攻读,甚是勤奋。老夫也看过你写的文章,当真是才华横溢,胸怀锦绣……”

  汪生闻言,精神一振。

  老人又道:“不过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老夫在地府查了一下,你今生没有中科举的命,只会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啊!”

  汪生脸色惨淡,差点没一头栽倒。

  老人摇摇头道:“可怜天下的读书人,命运系于几个考官手中的一支笔,可悲,可悲啊!老夫曾经高中,也曾经做过朝廷命官,那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含冤而死……”

  汪生大惊:“老人家您……”

  原来,老人做过多年七品县令,政绩卓著,为官清廉。然而,因其秉性刚直,触怒上峰,在官场斗争中被同僚倾轧暗算,吃了冤枉官司,最终冤死狱中。他告诉汪生,地府差一个城隍,本来上边让他来补缺,他厌倦了官场,推脱不做,于是推荐了嗜书如命的汪生。在地府做官同样有俸禄,他知道汪生家穷,有了这笔俸禄,家境也能有所改善。

  听说让自己去地府做官员,汪生不由一阵惶恐。

  老人说:“你不必害怕,地府的官员通常不会委任阳间的人,但是因我生前为官的好名声,上边特别对我举荐的人破例开恩。在地府为官,非但不会折你的阳寿,反而会增寿!以后每天夜里,我会进入你的梦中,带你去城隍庙,天亮前,又把你送回阳间,家人也不会知道,你尽管放心!”

  汪生考虑了一下,答应下来。

  果然,老人当晚来到汪生梦里,把他带到地府,引荐给一位高级官员。那位高级官员给了汪生一个题目,让他当堂作文。

  汪生略加思索,挥毫如飞。

  高级官员看过他的文章,大加赞赏,令他立即就任。

  城隍也分级别,都城隍相当于阳间的巡抚,府城隍相当于阳间的知府,县城隍相当于阳间的县令,汪生担任的是县城隍。他在城隍庙里勤奋办公,深受下属拥戴。

  干满一个月后,老人在送他回阳间的路上说:“天亮后,你在小树林找一棵下边有三块石头的树,石头垒成品字形,你把石头搬开,掘地三尺,便能取到你本月的俸禄。”

  汪生照做,果然取得银两,欢天喜地拿回去补贴家用。从此,家里的日子渐渐好过起来。他仿佛天生就是做官的料,政绩越来越突出,上上下下的复杂关系也处理得非常好,一年后就升任府城隍。

  贪腐城隍下地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汪生开始有些飘飘然,工作也慢慢变得随心所欲起来。一个叫刘三的下属瞧出他的变化,心中窃喜。因为汪生以前勤奋工作,对下属们的要求也很高,现在他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下属们也乐得轻松轻松。

  这天,刘三嘻嘻一笑说:“大人,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您天天待在这死气沉沉的城隍庙,难道不闷?”

  这话正中汪生下怀,他点点头道:“我刚才审阅了大量公文,感觉有些疲累,正想找个地方散散步。”

  刘三说:“我替您安排个地方,找点乐子耍耍,怎么样?”

  “好啊!”汪生一喜。

  说话间,两人换了身便服,刘三点头哈腰地带着上司走出城隍庙,直奔北面的欲仙阁。这欲仙阁是一座青楼,里边接客的姑娘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女鬼,一个个水灵灵,娇滴滴。

  汪生一惊,转身便想离开。

  刘三急忙一把拉住他:“大人,人生得意须尽欢,您平时案牍劳形,鞠躬尽瘁,难得出来逍遥一趟……”

  这时,一群美艳绝伦的女鬼迎了上来,簇拥着汪生撩拨风情,百般勾引。汪生浑身一热,半推半就地跌入了勾魂摄魄的温柔乡……

  在阴间嫖妓也是要花钱的,当晚,汪生一掷千金。

  接连数月,他都没有办公,每晚揣上公银,带着刘三在欲仙阁鬼混,天亮前才急急赶回城隍庙。

  很快,这事被推荐他做城隍的老人知道了,他气得银须颤抖,捶胸顿足。汪生自知理亏,低着头,不敢言语。

  老人指着他的鼻子问:“汪生啊汪生,你知道老夫是谁吗?”

  汪生摇摇头。

  “老夫是婉儿的父亲!”

  汪生大惊失色。

  “老夫与你之前索不相识,凭什么帮你?还不是为了婉儿,为了她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你竟然辜负她的一番真情……”

  汪生跪在地上,抱着老人的双腿,痛哭流涕。

  老人一脚踢开他,怒斥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然你如此痴迷阴间的女子,我就让你留在这里好了!”

  汪生面如土灰,不住磕头求饶。

  老人说:“求饶也没有用,就算我把你带回阳间,你也活不了几日哪!这些日子你夜夜与女鬼媾和,阳气已经所剩无几……”

  汪生闻言,浑身瘫软在地。

  老人转身离去,临走前留下一句令他毛骨悚然的话:“汪生,你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果然,第二天一早,婉儿发现身边的汪生僵硬冰冷,没了生气,她扑在尸体上,呼天抢地喊着他的名字,惊醒了隔壁的汪大娘。汪大娘抱着儿子的尸体,当场晕厥。

  在乡人的帮助下,婉儿掩埋了汪生的尸体。不久,她悬梁自尽。

  白发人送黑发人,汪大娘从此整日神情恍惚,守着儿子与儿媳的坟茔。

  汪生的鬼魂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尽各种酷刑。

  婉儿的鬼魂则在阴间与父亲、母亲团聚……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