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桃木剑

  她是一株修炼成精的桃树,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散发花香,吸引路人前来观赏。

  神话故事大全

  她化为人形,国色天香,倾城倾国,一身粉桃红的广绣仙女裙,一颦一笑勾人心魄。路人看见她,无一不是被她迷住,站在桃花树下的她,风姿绰约,身材娇小,掩嘴而笑,动人心弦。

  一晚,路人甲被桃花香引到了桃花林,见一女子在桃花树下跳舞,顿时痴迷的看着女子。那女子对着路人甲抛了几个媚眼,路人甲朝着女子而去,走到女子身前,女子顺势扑到路人甲怀里。

  “姑娘芳名?”路人闻着女子身上的体香,他不疑问为何深夜有女子在这跳舞。

  女子掩嘴笑到,“奴家名叫小舞,在此等候公子。”

  路人甲听到这话,心里可劲的欣喜,一个美貌如花的姑娘专门等候他,走了桃花运了。桃花林里遇桃花,桃花树下舞桃花。

  “公子,今晚就宿在桃花林吧。”小舞勾着路人甲的脖子,媚眼如丝。

  路人甲不由的点了点头。

  小舞摸了摸路人的脖子,嘴唇印了下去,路人此时正在享受这美景美人。

  “额”,路人突然睁大眼睛,倒下去了。而他倒下去后,他脚下的那棵桃树突然从地底下伸出根须,扎根在路人的身上,吸取精气。路人的身体一下子干瘪了下去,成了皮包骨。

  小舞伸手一挥,地面上就出现一个坑,路人的尸体就这么滚落在坑里,掩埋起来,搞定一切后,小舞归隐在了桃树上。

  陆陆续续的一些路人失踪,引了官府的注意,可怎么也找不到那些失踪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官府派了一知县查案。

  知县叫高国项,贪财好色,这次让他查案,他没底气,他怕他也像那些失踪的人一样,但上司让他查案他不能不查,于是,走访民间,听老百姓说是厉鬼吃人,听到传闻,他心里更加害怕了。

  他广贴告示,聘请高人捉鬼。一天,一人揭了榜,去了知县府,说是能捉鬼。

  “大人,我叫萧朗,我是专门来协助你办案的。”一男人恭敬的对着坐在主位上的高大人。

  高国项看着底下的男人,刚想问他有什么本事,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细节,他就微笑着说,“好啊!本官就在此多谢了。”

  “不敢不敢。”萧朗诚惶诚恐的回复。

  高国项点点头,这人倒是可以当我的替死鬼。萧朗则是嘴角勾笑,各自有各自的算计。

  第二天,高国项就带人去各地搜找失踪的路人,找了一天都没结果,天黑时,分派人手继续打着火把搜寻,可依旧没找到,可是回府的官差却少了好几人。一问才知,那失踪的官差去了城西的桃花林里搜查。

  高国项听到这,那桃花林吃人!!!那片桃花林,我还经常约人去赏花呢!

  萧朗心里有了些明目,便说“高大人,今晚我们一起去探探路,不带人,就我们两个。”

  “那怎么行?我需要有人保护我的安全。”高国项有些不满。

  “大人,保护你我一人就可以。”萧朗自信满满的说。

  高国项最后还是带了一队人马,守候在桃花林外围,就他和萧朗进去查看。

  城西桃花林,高国项下令把桃花林四周包围,并用干柴铺在四周,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把点燃干柴。萧朗是个道士,在周围下了一层结界,避免出现什么隐患。

  高国项和萧朗走进了桃花林,桃花林里有着淡淡的桃花香,不浓烈,却闻着很舒服,而高国项就沉浸在这花香里,可萧朗却闻出了一丝不对劲,这花香里有诱惑人心的作用,不过他还是假装沉醉,他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情。

  桃树下出现一个曼妙女子,跳着舞,高国项看着看着流出了口水,摩挲着手掌向女子走去,而萧朗斜眼看了高国项,眼里有着一些厌恶和不屑,但是,却也装作痴迷的样子跟着走去。

  “两位公子,小舞在此等候多时了。”小舞柔弱无骨的向着两人倒去,高国项趁机抱住了*,先萧朗一步。

  萧朗也没生气,哼哼,自己上去送死,可别怪我。小舞感觉出萧朗这个人对她有威胁,但她摸不着底,她继续试探着。

  “公子,今晚留宿桃花林可好?让小舞伺候你们。”小舞没说完就听到高国项说好。

  小舞诱惑着他们,躺在两人身上,脚踏萧朗,身躺高国项,小舞因为警惕着萧朗,所以这次没敢使别的花招,手抚着高国项的脸,突然五指张开,手指化作根须往高国项的五官扎了进去,“啊!萧道长救我。”高国项艰难的说,他动弹不得。

  萧朗起身向小舞冲去,可惜被小舞一脚就踢到了远处,然后没了动静。

  没了萧朗,高国项灰心失望,顾不得大喊,“点火!烧……”这时的他已经成了一皮包骨断气了。

  外面的官差隐约听到了火这个字,于是吹起火折,点燃了干柴,这火势瞬间就大了起来。

  小舞自信能逃出去,可是那个人是个威胁,她慢慢走进萧朗的身边,萧朗睁开眼睛跳起来就向小舞打了一掌,小舞猝不及防的受了一击,往后退了几步。

  “嗯,不错,是做桃木剑的好材料,经受过一次雷击,有灵气,不过杀气并不浓烈,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永远陪伴在我身边吧。”萧朗打量着小舞,显然他眼里对眼前这女子的惊艳容貌也动了贪婪的心。

  小舞最讨厌人这样的看着她,把她当世间的凡尘女子一样,她集起花瓣往萧朗那射过去,那些花瓣像锋利的刀,割破了萧朗的衣服,手臂。

  “你叫小舞?!好名字,桃舞风飞。”萧朗拍着手掌叫好,“小舞,小心咯!我要出招了。”

  “方圆一里,鬼魂出动,听我号令,现!”一时间阴风阵阵,桃花树下出现了几个怨气极大的冤魂,张牙舞爪的朝着小舞而去。

  小舞舞动着花瓣,却怎么也伤不着那些冤魂,她隐身至桃树,发动着枝桠,捆绑住怨魂,根须则是想吸收冤魂的怨气,可是萧朗却挥着一把桃木剑斩断了她其中一根须,小舞呜呜的哭泣着。

  萧朗有些于心不忍,便站在一旁,看着那些冤魂挣扎,但怨气慢慢的消失不见。

  小舞的桃花越来越红了,在桃花林中,她的红是最显眼的,这让萧朗不由的更想把她占为己有了。

  打斗中,火已经烧到最里面来了,萧朗毕竟是凡人一个,本想拉着小舞一起走,可是最终自己的性命重要,他赶紧的使出轻功就从火中出去了,他只好祈祷小舞能没事。

  她本以为那个萧朗没多大本事,能有时间挖出自己的根须逃跑,结果,却已经被火包围了,她附身在桃树上,保存好精元,只要熬过去就没事。

  当火熄灭的时候,她已经黑乎乎的只剩埋在土里的树根了。随后一场雨下来,她使足劲儿的往外发芽。

  雨停没多久,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此,结果,看到的却是满目疮痍。

  一男子捡着地上一根未烧干净的柴火说,“昨晚上得到消息,一知县死了。”

  “回禀王爷,据官差说那知县就死在这桃花林。”一人毕恭毕敬的弓着背。

  “查查有什么线索。”

  “是。”男子身后一干人等回应。

  当众人在桃花林搜索时,把其他桃树的根都刨出来了,挖地三尺不为过。小舞心里害怕极了,因为她的根须下就是人骨,她现在已无力反抗。

  那个男子,突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跑到一烧焦的树前看着,那正是小舞所在。树已经发出了新芽,他想把她移植回家。

  “王爷,搜过了,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

  “王爷你眼前的这块地没搜了。”

  “等下再搜,先把这桃树根小心弄出来,别伤了它。”男子微笑着说。

  “是。”

  小舞看着眼前温柔如风的男子,心里一阵悸动,但她担心那些人若是知道她的根须扎在人骨上生长,会不会……

  过了一会,“王爷,这桃树下是人骨。”

  “嗯?!”男子阴沉的看着那棵新芽,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事别声张,把这桃树带回府上。今日之事,谁要是说出去,杀无赦!”男子身居高位的威慑力让众人不敢违命。

  九王府,“相士,今天本王挖到一桃树精,该如何处置?”九王爷对眼前的老头很尊敬,“本王猜测最近失踪的人应该就是它搞的鬼。”

  “还记得老朽前段时间对王爷说的话吗?”

  “相士指本王的桃花劫?”

  “嗯,王爷好好栽培它,日后,它会救你一命,但是府上却会有人因此送命。”

  “你是知道本王性格的,别人的命也是命,本王并不比别人金贵多少,只是碍于身份。”男子微怒。

  “那,现在将它毁了罢了。”

  九王爷出去后叫下人把桃树扔火里烧掉,他要亲眼看着这该死的桃树死亡。

  火点燃后,小舞惊恐万状,“不要烧我,不要烧我。”

  这些话不知怎的就传进了九王爷的心里,九王爷突然于心不忍,他透过那火焰,桃树里有个女子被困在里面,那个女子也是条人命。

  “快,把火熄了。”九王爷连忙提了桶水就往火里扑。

  这边,萧朗再次来到桃花林,已不见小舞,心急如焚,可是怎么叫也叫不出小舞。她是我的,不能被人先得手。

  火被熄灭后,“恩人,谢谢你!”

  九王爷听到后温柔一笑,煞是可爱,小舞顿时就被这笑容融化了。

  之后,为了下人们的安全起见,九王爷把桃花林那块地买了下来,建了一座小院子。小舞则暂时被安排在九王府,等院子建好,再移植过去。

  小舞在王府过得很开心,她也快速的长高了,叶子带着点点红,跟别的桃花不一样,每天都可见到他给她浇水,怕她长得不好。

  转眼一月有余,院子已经落成,小舞搬新家了,在那里,没有其他的姐妹,也没有他,小舞的长势渐渐的慢了。

  也许他知道她的心事,一天,大量的人移植了许多的树种种在了院子里,弄好后,那些人就走了,他走到小舞身前,抚摸着树干,“几日不见,你都憔悴了,以后每天早朝后来陪你。我在家排名第九,你就叫我小九吧,你呢?”

  “我叫小舞!”小舞抖抖叶子,通过心灵感应把话传给了他。

  “好名字!小舞小舞。”他开怀大笑。

  小舞也开心的笑了笑。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小舞长高了,开起了几朵桃花,桃花是猩红的,与院子里的桃树等其他树种都不一样,这让九王爷开心的,每天都要来瞧一瞧。

  随着小舞恢复了元气,此时的她又可以从树干中出来了,她越发想要食人血,吸骨髓,于是她又开始了以前那样,散花香,引百姓路人来此。接二连三的又有人失踪了。

  九王爷一阵头疼,他今晚上去了那院子,正巧看见了小舞化作人形在路人怀里笑颜如花。他心里隐约有些醋意和生气,当小舞要吸食人血时,被九王爷一把拉开,路人惊醒,看到是王爷,连忙吓得跪在地上求饶,“走吧,今天晚上的事不许跟人说,不然...”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相信那路人已经被杀了无数遍了。

  路人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小舞,最近又有人失踪了……”

  “不是我。”小舞低下头,不敢直视。

  “是吗?那你怎么不敢抬头看我。”

  “我错了。”小舞还是低着头说。

  “哎!你太令我失望了。”九王爷抬头望天。

  小舞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可是她真的克制不住自己。

  “你,好自为之!下次若再有人……那就别怪我无情了。”九王爷无奈的看着她,她又低下了头,但他没看到她流的眼泪。

  他走了,也许这一走就是永别了。

  萧朗时常会到这院子里来看小舞,但从不现身,九王爷走后,他走到小舞面前,“你,永远都是我的!不许哭!”萧朗霸道的把小舞拥入怀中。

  这次,小舞没拒绝,她放声的在萧朗的怀里哭起来,“我不会杀人了,真的,可是他说他对我失望了。”桃花带雨的诉说着。

  “跟我走吧。”萧朗心酸的说。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等他回来。他说我名字好听,我能感觉他对我是有感情的。”

  我也说过你名字很好听,为什么你就没放在心上。萧朗没强求,松开手,转身就走。

  后来许久,他都没来,小舞一直都克制着自己的那股吃人的冲动,可是他依旧没来,看来是真的失望了。

  他来看小舞的时候,身边跟着一女子,安静端详,那是一个气质美女。“小舞,这是我的王妃,我们近日成婚的,她同时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心上人。”他拥她入怀,那种幸福很刺眼。

  小舞见到他很高兴,但听到他说成婚时,她的那颗桃花心碎了。他身旁的女人的确很美,可是,她有了嫉妒心,强烈的嫉妒,她需要发泄。

  “昕蕙,我们走吧。”他牵着她的手当着小舞的面就这么走了出去。

  小舞疯了般抖落着枝叶,远处的萧朗看着心疼,他无法杀了九王爷,怕杀了,她的心里更不好受,他转身离去,没过多久,就抓来了几个路人,丢在了小舞的身前。

  小舞没有显现身形,直接伸出根须就直接吸取了路人的血气和骨髓,她已经没有了理智,她的嫉妒心正在燃烧,而那些路人连呼救声和遗言都来不及说就丧失了性命,他们是小舞的宣泄物,小舞的桃花颜色越来越红,叶子也从点点红色延伸为全红。

  萧朗很心疼小舞,完全没在乎过那几个路人的性命!

  小舞宣泄完后,才发现自己又做错了,没有再哭,而是呆呆的看着萧朗。

  后来没过多久,朝廷发生一件大事,九王爷私下集兵造反,明日午时斩首示众!百姓一片哗然。

  斩首台上,以九王爷和昕蕙为首,亲卫为后,正在等待午时。

  他还记得那一日,他与他的皇兄也就是皇帝单独聊天,“九弟,最近你老往城西跑啊,是不是有心谋反?!”

  “臣弟惶恐。”听到这话,他淡淡的说,他知道皇兄是什么心思。

  “别这么客气,你我都是兄弟。”皇帝微笑说,“一起长大,你应该知道朕的心思。”

  “臣,不比皇兄资质差,为何坐上皇位的却是你,我不服!”他突然大声说到,在外面站着的大臣都听到了,这,九王爷要造反啊!这可是个天大的消息,一时间,这消息被传的满城风雨。

  “就等着你这句话,还是九弟深得我心。”皇帝面带微笑的把玩着大拇指中的绿石戒,“来人,九王爷企图造反,将他和府中一干人等打入大牢,念你往日有功,死后葬入皇陵!”这话皇上说的慷慨激昂。

  “无需,我早已给自己准备了棺材,请让我和王妃合葬!”

  “准!”

  想到这,不由一阵苦笑,也不知道小舞那丫头怎么样了,“昕蕙,你后悔嫁给我吗?”

  “我相信相公不会造反,我不后悔!”昕蕙对着他许以一笑。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另一边,萧朗在陪着小舞,心里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小舞这件事情,可是不告诉,小舞就一直记着他,告诉了,小舞就会跑去救他,哎!纠结死了。“萧朗,我心里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他要出事了。”小舞皱着眉头说。

  萧朗定定的看着她,突然觉得该结束她和那男人之间的缘分了,“确实出事了,今天是他斩首之日。”

  “什么?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要去救他,在哪?你快带我去。”

  “好!”萧朗立马把小舞的根须挖了出来,抱着棵桃树就去了。

  “午时三刻快到,九王爷,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监斩官问到。

  “请照顾好本王城西院子里的那棵红色桃花树!”

  当小舞他们赶到时,正好听见了这句话,小舞呢喃着“原来,他还是记得我的,呵呵,今日为你拼了性命也要救你出来。”

  这话萧朗没听清的,他问“打算怎么救?”

  小舞没回话,忍着痛直接将手臂给折了一只下来,“你这是干什么?”萧朗心疼到。

  “等会你就知道了,等我救出他们,你把他们带到安全地方。”说完,化作一阵风,风里有着桃花香,在场的人都闻到了,不由得沉醉其中,趁着这一刻,斩首台上的王爷王妃已经换了个人,而萧朗把他们打晕,运用轻功把他们送到了城外,又转回斩首台。

  只见,斩首台一片混乱,“怎么回事?”萧朗抓住一个人问到,“九王爷和王妃是妖怪!”那人害怕的说。

  听到这已经明白了,萧朗赶紧跑到斩首台那里,一看,小舞已经被斩首了,现出了原形,他大哭。

  “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一道虚弱的声音传入他的心间,“快带我离开,斩首刀杀气怨气太重,我快受不住了”

  萧朗喜极而泣,二话不说,就抱着桃树跑了。

  之后,萧朗照小舞的意思,把她枝干的一截送给九王爷,可以辟邪,并祝他们夫妻百年好合!九王爷知道是小舞救的他,让他心中有愧,但是,已无法挽回。他只得更加对昕蕙好,来报答小舞的祝福。

  小舞再也无法修炼,也恢复不了人形,让萧朗把她做成桃木剑,愿意跟随陪伴他一起斩妖除魔!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