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玩笑吗

  我是欧阳澈,最近正面临着高考,作为一个优等班的学生,压力比较大,班里个个同学的成绩都非常优异,虽然我的也不差,但是在他们中我也只能排到中上,

  神话故事大全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总会出现一些幻觉和幻听,就比如说昨天我在寝室里自习听到好朋友王飞羽叫我的声音,可是回头去看他他只是在那埋头复习桌上那一大堆的资料,一开始我还真就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等我继续复习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家伙叫我的声音,我又转身,他还是在那里自己复习,我心想,这小子敢耍我,看我待会怎么整你,我从小学过腹语,不开口都能说话,于是我打算等其他几个室友出去吃夜宵的时候报复他。

  十二点,其他三个室友习惯性的出去吃夜宵,现在就我和王飞羽单独,于是计划实施。

  “王飞羽!”我正在用腹语叫他的名字,果然他第一时间就望向我,“澈,刚才你叫我干嘛,我在复习呢。”我猜到他会那么问,我当然也不傻,笑笑回答道:“啊?我一直在自己复习啊,怎么可能会叫你,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大幻听了啊?”看到他疑惑的表情我就想笑,可我忍住了,不然就会被识破,于是第二次我又叫他”王飞羽!“,这回跟上回不同的是这次王飞羽特别生气,走到我面前指着我说:”欧阳澈你开玩笑归开玩笑,别太过分!“听到他这句话我当时就惊讶了,叫一下名字就过分了?我也不服,”我只不过叫一下你的名字而已,怎么就过分了?“这时的王飞羽气不打一处来,真不知道有什么话让他可以那么生气,”你诅咒我说我明天就会死,这还不说,说我会从顶楼跳下去,我们好歹是好朋友,你就那么希望我死?“说完之后气冲冲走出了寝室,这话不是我说的,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难道还有人在恶作剧?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我听不到?或者说是王飞羽又故意耍我,可是那么生气不像是装出来的,想到这我不经打了个寒战,明天必须一直跟着那家伙。

  第二天我起床后并未看到上铺的王飞羽,其他的室友还睡得正香,我去叫他们也毫无反应,就跟一头死猪一样。我来到洗手间看到牙膏还未拆开过,记得昨天飞羽说牙膏没了然后就去超市买了一只回来,居然还没用过,这说明昨晚他根本没回来过,那他人会到哪里去呢,这家伙可真是的!我快速的洗漱完跑出寝室,到了教室后看了看所有人,发现这家伙还是不在,我急了,毕竟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真有人要杀他该怎么办,我不敢想,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快点找到王飞羽,正在我着急找人的时候我看见前面拐角处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不就是王飞羽吗。我追了上去,终于在下一个转角的地方被我追到了,”王飞羽,你昨晚去哪里了?“我叫住了他,可是等他回过头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一个晚上没见黑眼圈居然如此夸张,脸色惨白,一脸无精打采,很是颓废。”昨晚我一直在寝室复习,今早很早就起来了想出去买点早餐。哦,对了,我还没刷牙呢“说完他嘻嘻嘻的笑着,我嫌弃的躲开了一点,心里总算是踏实了。我跟他一起回到了教室,今天上午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到了下午,我看见王飞羽神神秘秘走出了教室,朝顶楼天台走去,出于好奇和担心我偷偷跟在他的身后,他很警惕的到处望,我必须小心翼翼才不被他发现。

  到了顶楼天台我竟看到了我们班的班主任,为什么谈话要去天台,他们之间到底什么事,就在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眼前一黑,后面的事我就已经不知道了,醒来后我已经躺在了寝室的床上,床边的飞羽很担心的看着我,看我醒来就问我怎么了,但是我不能说,不然之后还怎么跟踪啊,我又不傻,但是确实不清楚到底为什么在关键的时候就突然晕了过去,我随便找了个借口骗了过去,现在是傍晚了,很快这一天就快过去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飞羽也好好的,我觉得我都快神经质了。

  我约了飞羽一块儿吃晚餐,最近比较穷,就去吃了既便宜又好吃的麻辣烫,但是我发现那家伙吃饭的时候都在东张西望,问他干嘛他也什么都不肯说,对于此事我越来越好奇了,先从一开始无缘无故发脾气说了一些听不懂的话再到现在的行为古怪,我觉得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事的。

  回寝室的路上,飞羽跟我说话的时候有的路人总会投来目光,不过这目光是在他身上而不是在我身上,好像把我当空气似的,明明就是我比那小子帅多了,看我还差不多,走到一半的时候飞羽跟我说让我先走,他突然想起来还有别的事,还特别嘱咐我让我早点回去,说完就急匆匆的打着电话走了,出于好奇我悄悄跟了去,看这方向是去学校的,只不过这是一条捷径,一般不太有人走,尤其是晚上特别黑也没有路灯,路很窄。

  当我看到这家伙到学校后向顶楼天台走去时我大概猜到他去找谁去,不论怎么样,这次我一定要搞清楚,两分钟过去了,果然在我意料之中,他找的那个人就是班主任,“你来了,没有人跟着你吧?”没等飞羽开口说话,班主任就已经先开口了,“没有,我让澈先回去了,一路上没发现有人跟踪”这话是飞羽回答那班主任老头的。说着,在月色下我看见班主任那副阴险的笑容,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了,我还没有来得及过去,只听见飞羽的一声惨叫,他…居然被班主任从顶楼推了下去,“飞羽!”我边喊边跑过去,往楼下望去却没有发现飞羽的尸体,难道说他没死走了?不不可能,我被我这个荒唐的想法打断了,“死老头你做了些什么?”我怒吼抄起旁边装修剩下的铁杆子就准备冲他打过去,“开个玩笑嘛”那老头说着居然揭下了自己脸上的一层皮,这个人真实相貌展现在我面前,的的确确就是刚才从楼上被推下去的飞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澈,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刚才那个只是一个假人,一直是我自己自导自演,今天是愚人节,我想吓吓你的”他说一句就离我更近一点,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人。他马上要碰到我了,我看到了他身后帮着匕首,他要杀人,可是我发现得太晚了,此时的我白色体恤上染遍了鲜血,可我好像一点也不疼,没有一点生命在流逝的感觉,“不要啊”我被这个人的叫声回过神来,什么?还有一个飞羽,他正在掐着另一个飞羽的脖子,只听另一个飞羽一直在求饶,后来,他并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现在飞羽走向我,“澈,我们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死了…”这是个玩笑吗?

  原来飞羽有个双胞胎哥哥,长得非常相似,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飞羽文静脱俗,而他哥哥飞涵却好胜要强,只是很多人都喜欢弟弟飞羽多一点,因为弟弟什么都比哥哥要强,性格也好,于是飞涵不服气,日积月累这种怨气他再也没办法抵挡,决定想一个办法要除掉他,但是计划总是出错,好像上帝眷顾他一样,直到在一次策划煤气泄露中害死了自己的父母。飞羽一直以为是煤气自己本身的问题,可万万没想到竟是自己的亲哥哥想要除掉自己而误害了爸妈,造化弄人,飞羽和好朋友欧阳澈在一次过马路中被货车撞,当场死亡。只是死的太突然两个人一直觉得自己还活着,死后的飞羽知道父母的惨死变得执着,最终导致别人看得到飞羽而看不到欧阳澈,哥哥死性不改还想害死亲弟弟,又易容成班主任的样子把弟弟骗到天台,因为经常被班主任找,加上学习压力大而变得有点神经质,到飞羽被哥哥推下楼的时候,当欧阳澈重伤还一点事都没有的时候,两人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已经不属于人间了,飞羽很痛心很生气自己的哥哥丧心病狂想给他一点教训,却未曾想杀了他。这个世界上其实人比鬼要可怕,人的内心是很黑暗的,如同恶魔。

  天台上的飞涵醒过来之后诡异的笑了笑,不注意的人不会看见他隐隐约约跟飞羽的班主任有些相似,你说这真的是玩笑吗?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