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糖盒

  敬天一和邱小福正在分析案情,冷不防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

  神话故事

  “放过我!别抓我!呜呜!妈妈救我……”是吕大宝在叫。

  “砰”的一声,敬天一的病房被撞开,吕大宝旋风似的闯进来,二话不说就钻进敬天一的床底下,呜嗷乱喊:“坏蛋!不给你!”

  邱小福和敬天一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只见吕大宝的小妹夫和一个警察满头大汗追进来,往床底下钻:“大宝,求你了!把糖盒给我们吧!”糖盒?邱小福灵机一动:“放着我来!你们先出来。”

  因为床底空间太小,小妹夫和警察只能先退出来,看着邱小福,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见邱小福拍着床,大声说:“大宝!大宝!我要吃糖!我要吃……绿色的糖!给我吃糖!”

  果然,吕大宝探头探脑地从床底下往外爬:“别急!别急!给你绿色的糖,绿色的是邱邱的,黄色的是天天的,红色的是妈妈的。”

  警察和小妹夫作势要抢糖盒,邱小福连忙使眼色让他们別动。

  吕大宝分完糖之后,又把糖盒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紧紧捂着口袋,生怕小妹夫和警察抢走。

  邱小福忽然指着窗外,故作惊奇地大叫:“大马!”

  吕大宝有样学样,也两手指着窗外:“大马!”

  敬天一赶紧从邱小福的零食里拿出一盒糖,拆开包装,背着吕大宝扔给邱小福,邱小福眼明手快地接住,迅速地用手指头夹出吕大宝口袋里的糖盒,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把敬天一扔来的那盒糖轻轻地放进吕大宝的口袋。

  警察甩甩头上的汗,原来还可以这么干。

  玩了一会儿,吕大宝一点也不记仇地跟着自己小妹夫出去看大马去了。邱小福把糖盒交给警察,问道:“氰化钾在这盒糖里吗?”

  敬天一指着糖盒“:看还有红色的糖吗?红色的糖给妈妈!这是谋杀!”警察打开一看,里面还剩下两颗红色的糖,不禁呼出一口气:“还有两颗,我得马上回去化验了!谢谢你俩了!”

  警察走后,敬天一看着邱小福:“如果红色的糖里有氰化钾,吕大宝只让妈妈吃红色的糖,那么说明,其实凶手未必来过医院。”

  “借刀杀人?凶手调换了吕大宝的糖,那他应该十分了解吕大宝和吕老太,他知道红色的糖,吕大宝只给吕老太吃。”邱小福思维很敏捷。“熟人。”敬天一沉吟。

  没过多久,邱小福就打探到,法医已经在红色的糖里提取到了氰化钾。案发的过程可以推理出来,有人替换了吕大宝的糖盒,那天吕大宝和吕老太在病房里玩,吕大宝给了吕老太一颗红色的糖,吕老太吃了后,氰化钾中毒身亡。为了不吓到傻儿子,面朝下栽倒在床上。

  夕阳落山,敬天一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忽然拿出本子,在上面大大地写了两个字:“书法”。

  邱小福喝了口牛奶:“警察正在以曾国藩书法为切入点开展调查,我要没记错的话,吕老太跟我们说过,她有一个表弟,是她表姑的儿子,她好像就托这个表弟去打听有没有人想买曾国藩书法呢!”

  敬天一点头:“对,警察肯定也会去找这个表弟的,我们要做的跟警察没有冲突,为什么不试着去查一查呢?曾国藩书法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会在哪里呢?”邱小福说:“明天我去打个尾牙,旁听警察审问那个表弟!”

  第二天晚上,邱小福来看敬天一。“我今天梳理了一天,”敬天一寂寞坏了,“如果曾国藩书法真的存在,那么吕家解放后,又是打土豪分田地,又是抄家破四旧,那是掘地三尺,沙里淘金,怎么可能不被找到?这里面有猫腻。”

  邱小福喝了一口水:“你的说法跟杨向道一样,杨向道就是吕老太的那个表弟,他信誓旦旦地说,都传吕家有曾文正公的书法,但是从没有人看到过这个书法!杨向道说因为这幅书法太珍贵了,所以吕家一直把它藏起来。吕老太托他物色买家,他还很兴奋,觉得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但是吕老太死得突然,还没有把实物交给他,也没告诉他东西藏哪里了。杨向道遗憾得都哭出来了。”

  “至于吗?”敬天一一副嫌弃的表情,“你们确定他说的是真的?”邱小福两手一摊:“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都认为他说谎。”

  敬天一兴致上来了:“什么意思?”邱小福喝口水接着说:“这个杨向道还挺时髦的,在网上连载历史纪实。他写的东西点击率还不错,名字起得也挺唬人,叫做《清末第一师爷——吕祖荫的故事》,讲的就是这个吕家佃的吕秀才。但说实话,吕家家谱都被烧了,他这个东西只能当小说看了。在这部小说中,曾文正公一出生,身边就有这个开挂的吕秀才,吕秀才跟在曾文正公身边,出谋划策,安邦定国,功劳比天大,曾国藩家书都有一半是吕秀才写的……”

  敬天一听得目瞪口呆。

  “这个杨向道最近还在重写吕家家谱,往上都追溯到吕不韦了。杨向道虽然写东西信口开河,但人看上去倒是蛮老实巴交的,不过你也知道,警察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杨向道没说实话。他说从来没有人见过吕家所藏的曾国藩书法,这是真话。但是他接下来说吕老太没给他实物,也没告诉他书法藏哪里,就有问题了。不过警察没有戳穿他。他说谎很有可能是因为他跟吕老太的死有关系,但也有可能是他想独吞那幅价值很高的书法。”敬天一挠头:“为什么不戳穿他?”

  “没有证据!”邱小福摊手。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