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宋子文遇刺案

  1931年7月23日上午7点多钟,上海北站。一列南京开来的专车进站了,站台上军警林立,戒备森严,行人一律不准接近,上海各界要人迎候在车厢门口。南京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部长宋子文带着秘书唐腴胪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站台,经车站东大楼,向站口大门走去。

  神话故事

  这天宋子文和唐腴胪都身穿白哔叽西装,头戴白色拿破仑式帽子,两人的身材也相似,故外人一般难以一下子分清。宋子文让唐腴胪走在前面,自己走在中间,侍从警卫人员簇拥其后。突然,大楼楼柱后跳出六七个人向宋子文等人猛烈射击。刺客误以为唐腴胪是宋子文,集中火力一下子将其击倒。机警的宋子文情知有变,急忙摘下帽子,急急躲到大楼北首的一根柱子后面,这时宋的卫士们已拔枪还击。又一组刺客加入枪战,并扔出了几颗手榴弹,顿时,北站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随着警笛长鸣,军警们纷纷赶来捉拿刺客。宋子文在众人护卫下,急步逃到大楼上层,脱离了险境;而刺客们见目的已达到,摔出几枚烟幕弹,迅速隐入车站外的人流中。

  当日晚报上赫然印出"歹徒今晨在北站行刺宋子文财长未遂,秘书唐腴胪当场毙命。"这次暗杀是王亚樵部署的。王亚樵曾在广东革命政府的北伐军中任安徽宣慰副使,四一二蒋介石反革命政变后,王亚樵愤而离队,往来于港沪之间反蒋,并于1931年响应西南军阀的反蒋活动。王情缘玫搅肆焦惴唇派20万元的资助,积极部署暗杀蒋介石,一时无法下手,转而伺机刺杀蒋政府二号人物,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部长宋子文,以期断蒋财路。

  1931年7月22日,南京潜伏人员发到上海联络点的急电转到王亚樵手中:"康叔于今晚由南京乘夜车来沪,明晨准到,望迎勿误"。王亚樵立即命令三个暗杀小组投入行动,每个行动人员各带一把手枪、一个烟幕弹。王亚樵本人则租了天目路一间临街的房间观察与指挥。

  宋子文专车到站后,月台上临时多加了几道岗哨,故华克之率领守候月台的第一组人员无法进击,只好发信号给把守候车室的龚春蒲的第二组。龚春蒲率五六个人预伏到车站东大楼的楼柱后,宋子文等人一挨近就立即跳出开火。追来的华克之等第一组成员也加入与宋子文卫队的枪战。众人以为宋子文已死,华克之随即摔出两枚烟幕弹,掩护行动人员迅速撤出,并在第三组谢文达等人的协助下脱离险地。

  王亚樵未料到只打死了宋子文的一个替身,决心直接刺杀蒋介石。华克之与助手成诚追踪避暑的蒋介石到庐山,由于上山查得严,武器带不上山,无法下手。华克之苦思多日方想出一计:把手枪拆成零件,与子弹分别藏入几个金华大火腿内,再用盐泥封口,由王亚樵的妹妹王亚瑛与刘小莲两个妇女带着混上庐山。

  暗杀组人员上山后,立即严密监视蒋介石的行动。一天,蒋介石的座车飞驰而来,不期而遇的成诚来不及向同组的龚春蒲与萧佩伟报告,就急忙边摸炸弹边跳上路旁,正举手间,蒋介石的卫士发现他形迹可疑,抢先一枪将成诚当场打死,蒋介石的汽车飞驰而逸。

  蒋介石大为惊恐,不久就下庐山回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内他的官邸中躲了起来。戴笠在上海以重金悬赏,抓到参与谋杀的尤林、唐明、刘刚等人,押在淞沪警备司令部严刑拷问,而王亚樵则早已撤退到了香港。戴笠的亲信沈醉说:"王亚樵的行动的确使蒋介石感到害怕,那个时候连蒋介石、戴笠都怕的人,是值得写入历史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