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二娘会杀猪吗

  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母夜叉孙二娘和菜园子张青在十字坡开了个夫妻店,不但做买卖,还用蒙汗药杀,甚至用人肉做馒头卖。在民间也有不少关于孙二娘的传说,特别是孙二娘行侠仗义的故事更是吸引人。不过民间传说的孙二娘可不那么残忍,长得也绝不丑陋,并且孙二娘不是杀人而是会杀猪。下面就是一个孙二娘杀猪降服地霸“净街虎”为民除害的故事。

  神话故事

  常言说女大就要嫁,十八岁的孙二娘嫁给了开店的菜园子张青。二娘过门后,小两口情投意合,和睦待客,买卖公平,店里生意越来越红火。

  过了些日子,几个朋友约张青外出贩猪,孙二娘在家支撑店面。这天清晨,二娘刚摘下门板,忽听得一阵嚷嚷:“看大脚丑媳妇去!”

  这二娘长得并不丑,身子粗粗壮壮,粗眉大眼,红润的圆胖脸,人倒有七分俊气,十分精神。只是二娘幼年丧母,随父漂泊,从未裹过脚。过去新媳妇娶家来,丑俊先看脚。孙二娘听到吵嚷声,只气得面孔涨红。冷眼看去,几个愣头青年挤进店来。为首的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正贼眉鼠眼地打量二娘。

  二娘认得,这人正是杏花坡上一霸,名唤张彪,人送外号“净街虎”。他仗着自己有把力气,会几路拳脚,今日趁张青不在家,带来几个泼皮,想调戏二娘。几个泼皮把店面堵个严严实实,朝二娘挤眉弄眼。二娘浓眉倒竖,强压怒火,冷冷地说:“几位要买什么快点,没事请出去。”

  张彪骨碌着两贼眼:“给老爷来块肥猪肉。”

  二娘嗖地亮出砍刀,刷地割下一块肥肉,称好扔给张彪。张彪接过肉,看也没看,说道:“这是隔夜的,我要那现杀的,又鲜又嫩才中。”

  二娘回答:“俺男人不在家,今天没杀猪,想要鲜猪肉明天再来吧。”

  张彪掏出十两白银,怪声怪气地说:“店里有货还能难死客,不卖经鲜猪肉,俺就在这儿过夜坐等啦。”说完,得意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一副天王爷老大我老二的模样,他认为制服一个女人还是非常容易的。

  二娘把牙咬得格格响:“大丈夫说话驷马难追,你要多少?姑奶奶杀给你看。”

  张彪拍着肚皮呵呵大笑:“黄鼠狼会架大车,谁买大黄牛?可别让猪蹄子踩疼弟妹的三寸小金莲。你杀多少,大爷我全包了。”他估量女人杀不了猪。

  张彪激恼了二娘,可有好戏看了,她跳出柜台,一把抓住张彪:“走!”

  新媳妇杀猪,真是杏花坡开天辟地第一桩奇事。一时哄动了全村,店里店外站满了人。

  孙二娘,一边吩咐小伙计烧水,一边脱下大红外衣,露出葱绿紧身小褂。只见她把一头三百余斤的大肥猪唤出圈。说明迟,那时快,二娘伸出双手,拧住猪后腿,飞快向外一扳,猪扑腾倒了。然后伸右脚踏住猪头,抓过绳子,三绕两缠,扭了个结结实实。双手一提,轻轻放到案子上。大锅里热气腾腾,杀猪刀银光闪闪,不消半个时辰,两片白生生的猪肉挂到架子上。围观的人都惊得大张着嘴巴。他们无论如何想象不到,一个妇道人家杀猪的动作竟这么快,连一个快手的汉手也没法和她想比。

  孙二娘脸不红,气不喘,高声说道:“姓张的,要几个,咱接着杀。”

  张彪见状,十分威风早去了八分,马上换上副笑模样:“张家弟妹,怪我嘴没把门的,说个笑话你当成真,这肉我不要,明天你留着赶早市吧!”说着就要溜。

  孙二娘用杀猪刀指着张彪说:“你敢溜!五尺高的男子汉,红口白牙说瞎话,也不要脸上那几两肉。”

  伙计们过了秤,张彪哪还敢说不要?他招呼别人帮忙,可谁也不敢近前。两片猪肉足有二百五十多斤,软绵绵,滑溜溜,哪好扛?张彪吭哧了半天,累得呼呼气喘,也没扛起两片猪肉。

  孙二娘嘲笑道:“姑奶奶帮帮你。”说着两只手不费吹灰之力,抓一片猪肉忽地一甩,压在张彪形大的脖子上。还没等他直起腰。第二片猪肉又飞过来。张彪扑通闹了嘴啃泥,屁股朝天撅着嘴里直哼哼“饶命”。围观的人都开心地笑起来。

  就这样,杏花坡上的“净街虎”,被孙二娘轻而易举地降住了。孙二娘的名声也从流传开来。后来,孙二娘不满当地恶霸地主势力的嚣张,欺压穷苦百姓,与丈夫张青一道投奔梁山起义军去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