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来运转

  弯刀似的月亮射出如水的光辉,照进13号宿舍。8号床铺发出轻微的嘎吱声,钟元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眼看决定他命运的尖子生选拔考试就要到了,要是这次考试,他还是老样子,他现在的重点班都难以保住,被打入冷宫般的普通班将在劫难逃。

  神话故事

  父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在考试中,他进不了尖子生班,就得扛着铺盖卷回家去。上不上学倒无所谓,紧要的是,他将永远见不到庄枚了。

  庄枚是班上一名模样清纯的女孩,她在钟元和班上另一个男生林青之间左右不定。

  钟元高大英俊,是出名的帅哥,也是班上的霸王,一双硬拳没有几个人敢惹,钟元能给庄枚带来安全感。但美中不足的是,钟元的成绩很不尽人意,勉强进了重点班,但频繁地上网,让他走进了只能看到班主任白眼的同学的行列。

  学习是林青的强项,门门功课都很扎实,特别是英语,说得比老师还流利。但要论相貌,林青和钟元相比,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上天造人时,怎么不让每个人都十全十美呢?要是把钟元和林青的优点集合在

  个人身上该多好呀!庄枚曾对几个知心的同学这样说。

  这话恰巧被钟元听到了,他心里自然很着急。要让林青长个好相貌,势必登天,可要他钟元成为成绩拔尖的学生,比入地还要难。

  想到“入地”,钟元禁不住想入非非,要是能转世投胎成一个头脑灵便的美男子,他真愿意入土一次。

  这只是幻想,现实还是残酷的,要是进不了尖子生班,他就只能看着庄枚和林青手拉手走进尖子生的教室啦。

  想到这里,他转身恶狠狠地盯着对面铺上的林青。钟元吓了一跳,在室外月光的倾洒下,对面床铺上,双小眼睛正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林青竟也没睡,正在暗中盯着钟元。见钟元转过身来,林青赶忙闭上眼,发出轻微的鼾声。

  尸来运转的苏源林   钟元瞪视了一会儿,用毛巾被把头蒙起来,借着手机的微光看着一张纸条。

  这张纸条,他看了不下几十次了,对纸条上的内容,钟元将信将疑。

  纸条上的内容是邻班的苏源林告诉他的。在父母给钟元的钱有所限制的这段时间,苏源林成为了钟元上网费用来源的一个主要渠道。钟元之所以经常挥着拳头向苏源林要钱,最主要的是苏源林长得可气,身材、长相都与林青相似,还和林青是好朋友。

  有一次,也许是被打急了,苏源林竟咬着牙对钟元说:“总有一天,我要像你欺负我一样,欺负你。”

  钟元差点气乐了,他以为苏源林要找帮手对付他。他要问出苏源林的帮手是谁,落在苏源林身上的拳头更重了,直到打得苏源林说出实情。

  苏源林拿出一张纸条。钟元以为是苏源林找的帮手名单,一把拿了过来。纸条上,没有人名,只不过是一个网址。见苏源林在愚弄自己,钟元又挥起了拳头。

  “先别打,听我说。”苏源林忙用手臂挡住身体,急急地说,“我上网时,意外地发现了这个网站,叫‘尸来运转幽灵网’,上面讲了一个可以让人转运的方法。我想试一试。”

  钟元虽不相信苏源林的话,但还是把苏源林放走了,他怀疑苏源林一定是被打得精神出毛病了。

  几天后,钟元在网吧里,再次见到了苏源林。这个星期,父母只给了钟元一些饭钱,所以手头紧了些,见苏源林在,他知道上网又用不着自己掏钱了。

  “帮我把网费拿上。”钟元在苏源林身边的电脑旁坐下,正眼都没看苏源林一眼。

  钟元没听到回声,苏源林正专心致志地玩着游戏,根本没搭理他。

  “装什么蒜?赶紧把钱拿出来!”钟元来了气。

  “你在和我说话吗?”苏源林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冷冷地说。

  钟元火冒三丈,猛地站起来,朝苏源林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不和你说话,还和鬼说话呀?”

  钟元本以为,是苏源林专注于玩游戏,没看清是他钟元。在看到他后,苏源林会屁颠屁颠地把网费拿出来。

  可他想错了。

  苏源林抬头看着钟元,目露凶光,两腮的肌肉在电脑一闪一闪的光线下,狰狞地鼓动着。

  还没等反应过来,钟元就觉右腮一阵绞痛,脑袋嗡得一声,被苏源林击倒在地,随后,小腹和腿部又传来一阵疼痛。

  苏源林边打边骂道:“欺负人的时候,要睁大你的狗眼,看清你眼前的人是谁!”

  “好小子,你敢打我!”钟元差点没背过气去,挨打倒无所谓,但要看打他的人是谁,被一个瘦小枯干的人拳打脚踢,岂不是奇耻大辱?

  钟元晕头转向地从地上爬起来,正准备以牙还牙,左腮又是一阵疼痛,他重新被苏源林打倒在地。

  “自不量力的家伙!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苏源林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又朝钟元身上踹了两脚。

  钟元努力抬起头,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苏源林,他无法相信,苏源林会变得如此的强悍和霸道。

  当他的眼睛和苏源林恶狠狠的目光相遇的时候,钟元身上升起了一股彻骨的寒意,这个目光,他太熟悉了,那是房镇群的目光。

  房镇群和苏源林是同班,就在钟元准备在学校里当大哥的时候,房镇群找到了他。就是现在这样的目光,就是现在这样的痛打,直到钟元低头求饶,房镇群才放过了钟元。

  怎么回事?房镇群给予他钟元的一切,苏源林如法炮制地也给予了钟元,难道……钟元惊恐地看着苏源*赳赳气昂昂地走出网吧。

  钟元在地上愣愣地坐了好长时间才爬起来,从衣兜里找了半天,把那张皱巴巴的纸条找出来。上面的网址还很清晰。

  这顿暴打让钟元有些相信苏源林的话了,因为他在苏源林身上看到了房镇群的影子。而房镇群已经死了,就在前天,坠楼而亡,死得一塌糊涂。学校说是自杀,只有鬼才相信这种解释!整天就知道玩乐的房镇群哪里有自杀的理由?

  和房镇群同班的苏源林转运了,这绝不是一个巧合。

  钟元打开了那家网站——“尸来运转幽灵网”,网页上绿光闪现,血红色的字幕转瞬即逝,但钟元还是看清了能让人转运的方法。

  尸来

  毛巾被里虽有些气闷,但钟元还是不厌其烦地看着这个转运的方法。

  他在犹豫,如果这个方法只是一个荒诞的陷阱,他会万劫不复。可是,如果是真的,他会留在学校里,还会和庄枚手拉手地走进尖子生班。

  不管怎么样,他想冒险一试。他不能眼看着庄枚和林青在一起。钟元掀起毛巾被,借着明亮的月光,朝床铺对面看去。

  林吉竟也把头蒙在毛巾被里,里面映出一团朦胧的光,是手机发出的微光。

  他在干什么?钟元疑惑地看着对面,忽见林青关掉手机,撩开毛巾被。

  钟元忙眯缝着眼,发出轻微的鼾声。

  林青朝钟元看了一会儿,咳嗽了一声,起身下铺,朝门外走去。在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钟元。

  他出去做什么?钟元心里很疑惑。从林青拖鞋的踢踏声可以判断,林青朝厕所方向走去了。钟元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在证实同学们都在酣睡后,他也走出宿舍。

  他已等不及了,再有一周就要考试了,他只能放手一搏。

  厕所里传出林青的咳嗽声。钟元轻步走进厕所,右侧一个厕所的流水声掩盖了他的脚步声。

  林青应该就在这扇小门后边。钟元只要像抓小鸡一样掐住林青的脖子,林青就会一命呜呼。按照网上说的方法去做,很快就会时来运转的。然后把林青的尸体脸朝下,从厕所的小窗里推出去,七层楼的高度,林青会像房镇群一样摔得一塌糊涂。苏源林也一定是这样做的,钟元心想。

  钟元轻轻推开那扇小门,可他没看到林青。

  钟元愣在那里,一时没回过味来,刚才明明听到林青的咳嗽声,林青怎么会没在里面?

  是明亮的月光救了他一命,他看到一根棍子的影子映在面前的墙壁上,后面正有人拿着棍子朝他的头瞄准。

  在棍子落下的一刹那,钟元及时做出了反应,一侧头,一矮身,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没等后面的人再抡起棍子,钟元的大手就抓住了对方的脖子。钟元这才看清,袭击他的正是林青。

  钟元忽然明白了。苏源林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能把转运的方法透露给他钟元,同样也能告诉给好友林青。

  林青也希望转运,因为他虽然学习成绩好,但长相有缺陷,他想得到庄枚的钟爱,也得改变自己,也得转运,林青选择了情敌钟元。

  林青知道钟元也想借尸体来转运,他的咳嗽和拖鞋的脚步声是在故意引诱钟元上钩。他早就准备好了,用右边厕所的流水声来吸引钟元的注意力,他则躲在左边的厕所里,寻机向钟元发动袭击。

  人算不如天算,窗外射进来的月光暴露了他。可能命中就该钟元转运吧。

  钟元死死地扼住了林青的脖子,直到林青成为一具尸体。钟元把林青放到地板上,他要在林青死了半分钟内,完成转运。

  钟元按照“尸来运转幽灵网”所说的,把自己的脸贴到林青的脸上,额头对额头,鼻子对鼻子。

  与一个亲手杀死的尸体脸贴脸,钟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离得太近了,他的眼睫毛与林青的眼睫毛触在一起。他突觉自己的睫毛被拂动了一下。钟元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林青的尸体竟在眨眼。

  钟元腾得一下站了起来,惊恐地看着林青的尸体。林青暴突的眼睛瞪视着钟元。林青已经死了,不可能眨眼,钟元想。

  他已经按照网上的方法做了,效果如何,要靠以后去验证。现在紧要的是处理好林青的尸体。钟元把林青的尸体从厕所的小窗里推了出去。钟元听到“嘭”的一声,他松了一口气,又一个因无法承受学习压力的自杀者出现了。

  处理完痕迹后,钟元悄悄地回到了宿舍,还好,其他同学在酣然而睡。

  他躺到床上,以为自己会因害怕而一夜难眠,谁知,他躺下不久,就沉沉地睡去,连一个梦都没做。

  如果不是同学们的嘈杂声把他吵醒,他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睡死过去。

  天刚蒙蒙亮,学校的保安正逐个砸门。

  警车停在楼下。楼下趴着一具尸体,尸体都摔扁了。警察在查死者是谁。

  钟元免不了要接受警察的调查,结果可想而知,班主任和老师们都在竭力回想着林青的反常行为,同学们的话也是模棱两可,最后的结论是,林青因学习压力过大,跳楼自杀。

  运转

  钟元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会不会真的转运了。可他的感觉并不好,本来精力旺盛的他,经常觉得头沉沉的,困倦时常缠着他。

  难道自己被那个网站骗了?他有些懊悔。可随后发生的事,让他窃喜不已。

  那是一节钟元最为头痛的英语课。上不到半节课,老师的身影变得依稀了,讲课声也变得渺远了,钟元困了。

  “钟元用英语回答这个问题。”钟元听到老师在喊他的名字,他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嘴唇在不停地张合着,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当意识变得清醒后,他在等着英语老师的训斥,但他没听到。只见,老师半张着嘴,美丽的眼睛比平常大了一圈,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不仅老师如此,同学们都这样看着他。庄枚眼中更是现出惊喜,神态里多了些温情。

  “啪……”英语老师带头鼓起掌来,尤其庄枚的手拍得更起劲。

  钟元只记得,老师曾为林青精彩的口语表达鼓过掌,而他钟元正享受着相同的待遇,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答问题的。

  课下,同学们纷纷赞扬钟元。庄枚虽没直接发表看法,但钟元能感觉出来,庄枚对他更亲近了。

  惊喜接踵而至,钟元课上的表现得到了老师们的一致好评。班主任像发现了埋藏多年的宝藏一样,对钟元关怀备至起来,并把钟元的变化,告诉了钟元的父母。

  父母给钟元的零花钱,多了起来。最主要的是,他一跃成为班上表现最优秀的学生。

  钟元趾高气扬地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引来很多女生爱慕的目光。钟元的情感还是很专一的,他的目标是和庄枚一起手拉手走进尖子生班。

  现在看来,他的目标会很轻易地实现了,因为他尸来运转了。

  面对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他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真的,并不是他骄傲,而是真实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可以在空中任意飘荡。

  厕所里的苦读生

  钟元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在梦中,他看到自己像是死去的尸体一样躺在床上。他想努力去触及自己的脸,但总是遥不可及,等他摸到自己的脸时,他醒了。汗水湿透了褥单,他保持着一个平躺的安详姿势。

  这种情况下,他总会起床去厕所。其实,他没有去厕所的需要,但他还是经常去。他会蹲在右边的厕所里,静静看着对面的厕所。因为他知道里面有人,这个人几乎每晚都在对面的厕所里出现。钟元能在小门下面的一块空隙里看到一双拖鞋和放在地上的一本书。

  钟元知道这是个发奋读书的书呆子在借着厕所的灯光苦读。宿舍里是按时熄灯的,只有厕所里的灯整晚亮着,这里的味道虽然不好,但确实是最为清静的读书场所。

  尖子生选拔的关键时期,在厕所出现看书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关键,那双拖鞋,钟元太熟悉了,就是林青那晚穿的拖鞋。难道别人也穿着一双相同的拖鞋?钟元不相信,因为那个厕所就是林青袭击他时藏身的地方。而且,钟元只能看到拖鞋,却怎么也看不到拖鞋里的脚。

  这种狐疑已折磨了他好几晚了,今晚他要看看,到底是谁穿着和林青一样的拖鞋在厕所里看书。

  他站起身,轻步来到对面的厕所门前,他平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拉开了小门。的确有个人蹲在里面,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看着放在地上的书,“你是……”钟元矮身想看清那人的面孔。

  那人慢慢抬起头,脸上发出惨绿的光,嘿嘿地笑着,“你不用每晚都来检查,为了我自己,我也会拼命学习的。”

  钟元发出一声惊呼,跌跌撞撞地跑回宿舍,他看到的就是已经死去的林青。无边的恐惧笼罩着他,但这种恐惧只能自己慢慢承受,是不能对任何一个同学倾诉的。

  只有一点很好,害怕归害怕,失眠的毛病倒是没了,他倒在枕头上,一会儿就睡着了,他想不睡,都办不到。他在梦中重复着那个梦,和自己面对面,却又和自己遥不可及。

  对那个厕所的恐惧,一直困扰着钟元。他也曾想过,按照网上的要求,去林青死去的厕所烧烧纸,烧纸并不是为了林青,而是给“尸来运转幽灵网”交学费,但恐惧总让他对厕所望而却步。

  没有付上“学费”,钟元心里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因为“尸来运转幽灵网”上说过,如果不付“学费”,将受到惩罚,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将受到什么惩罚。但这种不安很快被同学们羡慕的目光冲淡了。还是等真正走进尖子生班,再寻机补上吧,他心里想。

  庄枚与钟元说话的机会多了起来,但还是若即若离。钟元知道,庄枚在观望,她在等待着钟元跨进尖子生教室的门槛。

  在班上的精彩表现让钟元信心百倍,由对考试的恐惧到急切地期盼。

  未付学费的恶果

  这一天终于盼到了,钟元和庄枚一起走进了考场。钟元拿起笔准备答卷时,那该死的困倦再次袭来,他竭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无济于事,庄枚的背影变得模糊不清了,他被投入无边的黑暗中,睡去了,尽管他很不情愿。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钟元被课桌的响动惊醒了,监考老师正在收试卷。他竟整整睡了两个小时,一个字都没写!钟元抬头看着庄枚的笑脸,身上的汗水几乎在同一时间从汗毛孔里挤了出来,他差点虚脱在地。

  在老师拿起试卷时,他惊恐的目光还是扫了一眼试卷。他惊呆了,试卷上写得满满的,而且书写十分工整。他疑心那不是他的试卷,可卷头赫然写着他的大名——钟元。

  第二堂的数学考试,他依然延续着这种困倦的状态,只有在收卷时,他才能看一眼试卷和卷头的名字。

  渐渐的,恐惧从他的心头消失了,他变得释然了。这就是他转运带来的效果,他无需努力,无需费神,在睡梦中,就会成为成绩优秀的学生。

  考试成绩很快就在学校的公示栏上公布了,钟元、庄枚以第一、第二的名次顺利进入了尖子生的行列。

  今天就是走进尖子生班的日子。钟元起得比任何时候都早,他刻意打扮了一番。

  在走出宿舍的时候,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落下了什么东西,但怎么也想不出落下了什么。

  走在校园里,他越发地飘飘然,几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到天上去。

  在身体晃动的时候,他差点和一个人撞在一起,来人是苏源林。那顿痛打,钟元还记忆犹新。现在的苏源林转运了,已经继承了房镇群的凶狠霸道。

  “源林……”钟元露出笑脸。

  苏源林抬起瘦削的脸,看到了钟元,眼里没了凶神恶煞般的仇视,而是一种惊恐。苏源林没搭话,转身就跑。跑的姿势很可笑,左摇右摆地呈曲线运动,而且边跑边回头看,以至于没看到迎面走来的庄枚。

  还没等钟元喊出声,苏源林和庄枚已经撞在了一起。钟元以为庄枚一定会被撞翻在地,他赶紧跑了几步,想去扶庄枚。

  谁知,庄枚依旧面带笑容地往前走着,苏源林竟从庄枚身上穿身而过。

  钟元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庄枚已走到了他身前,他赶紧向庄枚伸出手。庄枚昨天已答应他了,他们将手拉手走进尖子生班的教室。

  可是,庄枚并没停下脚步,而是从钟元身上穿身而过。钟元被撞得差点支离破碎了。庄枚只不过是打了个冷战,继续往前走去,“钟元。”她在喊他的名字。

  “呵!”钟元茫然地转过身,庄枚为什么朝他的身后喊他的名字?

  钟元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了,他竟看到了他自己正微笑着拉起了庄枚的手,往尖子生班方向走去。那个他自己回头朝他露出阴森森的笑容。

  钟元终于看清楚了,那张笑脸并不是他的,是已经死去的林青的。他突然明白了,他出宿舍时,是落下了一点东西,就是自己的身体。

  他高大英俊的身体已经属于林青了,他和刚才的苏源林一样,已成为没有宿主的孤魂野鬼。真正转运的并不是他钟元,而是林青。这能怪谁呢?谁叫他钟元学到了尸来运转的方法却不交学费喔?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