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传说

  晚上,从食堂吃了饭后我就回了寝室,没有事情做,就靠在床上看起了书。

  神话故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只感觉眼前闪过一个黑影,抬起头,看到萧川正站在我的床前,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手中的书一下子向后缩着,颤抖着说道:“萧川,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啊!”

  萧川的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它看着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喘着粗气问:“什、什么事?”

  萧川一字一句地说:“千万不要让自己的影子消失。”

  我自然不明白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知所措地看着它,等它继续说下去。

  萧川的脸上突然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因为影子要是没了,就会变成一个死人。在这所学校,要24小时让影子存在,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被鬼带走。”

  我浑身猛地一震,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昨天晚上是大一新生报道的日子,每个人对自己即将要生活好几年的地方感到新奇,所以处理完一天的事物之后,晚上回到寝室,室友们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萧川话比较少,一看就是个内向的人,和大家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后,就没有加入到我们三人没完没了的聊天中。

  张大刚和李健很有精神头儿,一直聊到快十一点了也没有睡觉的打算。萧川不到十点就躺下了,而我也有点儿困了,躺在床上准备用手机上会儿网就睡觉。

  这时,对面床上躺着的萧川“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暴躁地对张大刚和李健说:“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大刚和李健的脾气也不是很好,本来就觉得萧川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男人,现在一听萧川这么说,俩人直接回击道:“你要睡就睡你的,把脑袋蒙起来不就听不见我们说话了吗?”

  一听这话我忙坐起来,劝大家不要吵架。他们不再说什么了,但都一脸气愤的样子。萧川却真的把脑袋蒙了起来,张大刚和李健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声音放小了,而且时间不长就道了“晚安”,准备熄灯睡觉。

  可是就在这时,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

  不会第一天住进这里灯就坏了吧?这也太不吉利了!我心中这样想着,但是时间已经晚了,只能先关灯睡觉,等到明天再找宿管老师修理了。

  离门最近的我下了床,准备去关灯。就在这时,寝室门突然毫无征兆地开了,“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

  我吓了一跳,结果看到门外正站着一个人。

  我正想问问这个没有礼貌的人为什么不敲门就开门,就算是宿管老师也不能这样无理吧?可是我刚张开口,话还没说出来,就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眼前这哪是什么人,分明是一个满脸腐肉、眼球凸出的鬼。那绝对不是戴着什么恐怖面具,因为我看到它脚下根本就没有影子。

  我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把住窗沿,惊恐地看着门外的恶鬼。

  寝室的灯依然闪来闪去,更加给这个见鬼的夜晚增加了几分恐怖。张大刚和李健自然也看到了那个恶鬼,两个人顿时乱作一团,用手在身边胡乱地划拉着,似乎是想要找到什么东西、等到恶鬼靠近他们的时候对付它。

  那个恐怖的恶鬼就像是宿管老师查寝一样,先巡视着查看整个寝室,然后目光落在了似乎对这一切毫无察觉、正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的萧川身上。接着,它一步一步地走进寝室,向萧川走去,同时缓缓地从身上破旧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方便袋大小的黑色袋子。

  看着恶鬼在自己的眼前经过,我感到一股阴风吹在身上,吹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大气儿都不敢出,更别说是提醒萧川鬼正在向他走去。

  那个鬼停在了萧川的床前,没有任何犹豫,便将手伸进了萧川的被子里。

  被子里的萧川发出“呜呜”的*声,同时身子挣扎了起来。我看到,恶鬼掐着萧川的脖子,把萧川的脑袋塞进了那个黑色袋子里,然后继续塞萧川的身子……最终,整个萧川竟然被那个恶鬼塞进了那个小小的袋子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恶鬼又扫视了一圈寝室里的其余几人。明晃的灯光搭在它的脸上,让它显得更加可怖。最后,它缓缓走到门前,然后刚踏出门,整个身体便消失不见了……

  我停止了回忆,看着萧川问:“难道昨天晚上你是因为把身体埋进了被子里,导致影子消失,这才被鬼带走的?”

  萧川点了点头,恨恨地说:“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张大刚和李健,我是不会死的。所以,我才把这件事情只告诉你,你不要告诉他们,让他们两个都不得好死!”

  我没有忘记萧川是个鬼,它痛恨张大刚和李健,却没有去找那两人直接算账,可能是因为它还不能这样直接去害人,所以才会把这件事只告诉我一个人。

  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我、我一定不告诉他们。”

  萧川又说:“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我就知道,我和他算不上好朋友,他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好心地告诉我这件事。

  我小心地问:“什么事情?”

  萧川看着我,说:“咱们寝室楼的504还没有人住进去,是一间空寝室。晚上熄灯之后,你进到里面,504的窗外有一条晾衣绳,你只要把我的床单摊开搭在上面就行。下边儿是很冷的,我走得匆忙,也没人给我烧点儿东西,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收取东西了。还有,这件事情不能让张大刚和李健知道,所以你要偷偷地进行。”

  “就这么简单,你不要别的东西?”我疑惑地问。

  它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要,就要床单。一定要把整个床单摊开,只有那样我才能够收到。谢谢。”

  这时,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正是张大刚和李健。

  萧川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祈求的神色,然后直接消失在了寝室里……

  我想我此时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心有余悸地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张大刚和李健已经进屋了,不过两人都没有和我说话,就像是有什么秘密一样。

  夜越来越深。我本来还担心熄灯之后影子消失,到时会被恶鬼抓走,但是我发现今夜月色皎洁,即使熄了灯,月光还是可以照射进来,我只要不把身子全部裹进被子里,就还是有影子的。这样想着也就放心了。

  但是,我要怎么把萧川的床单偷偷地拿到504寝室,去凉在窗外呢?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张大刚和李健俩人知道,不然他们一定会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自己把萧川回来这件事情说出来,肯定会被他们两个人孤立,还很可能导致这件事情失败。到时惹怒了萧川,即使它杀不了我,突然出现或者缠在我的左右也是让我接受不了的。

  那么,就只有一种办法了——等到他们两个都睡着,悄悄地进行。

  终于,宿舍楼熄了灯,寝室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努力地把身子往床外探,就是希望月光能够一直照到自己的身上,保持影子存在。

  又过了半天,终于,我听到张大刚和李健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悄悄地下了床,穿上鞋,走到萧川的床前,把他的床单从褥子上掀了下来。我又看了张大刚和李健一眼,没有什么异常,这才走到寝室门前,轻轻地拉开了门。

  关上寝室的门,走廊里我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我的心还在“怦怦”直跳,感觉自己此刻就是一个正在做着苟且之事的贼,但好在,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被发现。

  走廊上静悄悄的,昏黄的灯光让我感到很压抑。我没有停留,走到走廊尽头,上了楼梯。

  五楼没有人住,所以更是寂静,向504走去的途中我心中在想,如果504锁着门怎么办,我总不能用脚把门踹开吧?但是我来到504前,发现门竟然半开着。我很顺利地进了屋子,把萧川的床单摊开,凉在了504窗外的晾衣绳上。

  任务完成,我赶忙离开504,然后快步下楼,想要回到自己的寝室。

  可是到了四楼,我刚要往寝室走,却看到寝室门前竟然站了一个人。但是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昨天晚上把萧川装进袋子里的那个恶鬼。

  于是,我猛地停住了脚步。

  那个恶鬼根本就没有伸手,我们寝室的门就开了。它依然在门外巡视似的看了一会儿,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我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这次恶鬼会带走谁?不过转念一想,寝室里有月光,而且我出来时张大刚和李健身上根本就没有盖被子,应该都会没事吧?

  但是不管怎样,我自然是不敢回寝室了。我转身跑下楼,准备跑到网吧对付一晚。但是当我跑到三楼的时候,赫然发现,三楼的一间寝室门前也站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恶鬼。

  我感到魂飞魄散,双腿一软,差点儿坐到地上。不敢停留,我继续向楼下跑去,二楼、一楼……结果我发现:每一个楼层居然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鬼……

  好在每层楼都是亮着灯的,包括卫生间。我跑到一楼,从卫生间的窗户跳出了宿舍。这个时间学校的大门自然是关着的,我只好翻墙出了学校,钻进了对面的网吧。

  我要了一个包间,里面有灯,我这才感觉到安全。我打开电脑,但却不是为了上网,只是觉得多了电脑屏幕的光会更加安全。

  此时已经到了午夜,我茫然地看着电脑屏幕,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这个学校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这样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鬼杀死。于是我打定主意,明天天亮之后就回寝室收拾东西,然后就走。

  可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浑身立马僵住了。

  接着,我感觉到耳边传来一阵热风,然后一个幽幽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浑身猛地一机灵,站了起来,发现身后站着的人竟然是李健。

  看着李健,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不是在寝室里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他也被恶鬼杀了,现在成了一个鬼魂?

  我顿时被自己的猜想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朝李健的身后看去,发现墙上和地上都有他的影子。

  我稍微放下心来,忐忑地问:“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李健的脸色很阴沉,他说:“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我和张大刚?”

  我赶紧摇头:“我没有害你们啊,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李健冷哼了一声,然后说:“你知道刚刚寝室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张大刚也被恶鬼杀死了,而你就是间接害死他的凶手。”

  我傻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

  李健接着说:“晚上你偷偷地离开寝室,以为我没有看到?我看到你把萧川的床单偷偷地拿走,而且鬼鬼祟祟的,肯定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于是我偷偷地跟在了你的身后。你知不知道,你把萧川的床单搭在504外面的晾衣绳上后,咱们404寝室整个窗户就被遮得严严实实了?没有月光洒进去,张大刚就没有影子,没有影子就会被恶鬼抓走。你说,是不是你害死了张大刚?”

  我自然听得目瞪口呆。我这才回过味儿来,确实如李健所说:在504外面晾床单,整个404的窗子都会被遮住。

  我这时觉得自己是多么愚蠢,之前居然都没有好好思考过问题。萧川刚刚死去,为什么不要别的东西,单单要床单,而且还是以那种奇怪的方式让自己把床单“寄”给它,还不让张大刚和李健知道。都怪自己当时看到变成鬼魂的它心中害怕,一直没有思考这些东西,这才成了它杀人的棋子。如果自己挂完床单回到寝室,那么自己不是也会被恶鬼抓走?萧川真是太歹毒了!

  这时我突然愣住了:李健怎么也知道没有影子就会被恶鬼带走?

  “你是怎么知道没有影子就会被鬼带走的?”

  “你是怎么知道没有影子就会被鬼带走的?”

  我们两个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看看他,他看看我,都知道这个时候没有瞒下去的必要了。我先把萧川回来对我说过的话都讲了出来,然后看着李健。

  李健皱着眉,说:“我听到的是一个恐怖的传说。”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