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旧相识

  宏宇思索了片刻后回答:“记得梁杏曾经问过我,想没想过你俩为什么长得那么相像,还说以后让杏花姐给解开这个谜。”紧接着他又好奇地问:“还有、还有,就是你和梁杏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显老呢?”

  神话故事

  “唉!有件事已经瞒了你几十年啦。”杏花叹道。

  “有事瞒着我,是谁瞒的?”宏宇颇为惊奇地问。

  “是我,还有梁杏!不过我们瞒着你,全是为了你好!”

  “瞒着我,却是为了我好?”

  “正是如此,你坐下,听我慢慢道来。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不完全是你当初认识的杏花姐!”杏花此语一出,宏宇起初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可是当他看着她满脸严肃的样子时,又不像是玩笑。所以,他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站在那儿看着杏花直发愣。

  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杏花又出一语,更是惊人:“而且,梁杏也不完全是真正的梁杏!”

  杏花连着道出了两个“不完全是”,把宏宇说得如同坠入了五里雾中。

  他不得不吃惊地问杏花:“什么叫‘不完全是’?”

  还没有等杏花回答,宏宇又飞快地想到:“天哪!若照她此言,我这几十年莫不是与杏花姐和梁杏以外的人生活在一起吗?”想到此,宏宇顿时傻了眼。

  杏花没有直接回答宏宇的问话,而是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对你来说,肯定是个天大的谜。”

  看到宏宇呆愣愣地听着,杏花又接着说:“梁杏和我先后跟你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却都是受了主人之命的。”

  “什么?你俩与我在一起过日子,却是受了主人之命?那你们的主人又是谁呢?”宏宇更加惊奇了,连连问道。

  “你问到我们的主人,还是你的一个旧相识呢。”杏花笑了笑说道。

  “我的旧相识,他会是谁呢?”听了杏花此言,宏宇不由得在脑海里翻开了他的信息簿,猜上了:“是他?不像!是他?也不像!难道是……”

  看着宏宇陷入了沉思,而且还自言自语了起来,杏花又笑着说:“你就别猜了,再给你二十年的时间,你也猜不出来!”

  “我把我从小到大的、再到现在所有的熟人都算上,列一个清单,一个一个地排查,我还就不信猜不出来!”宏宇还来了倔劲儿,而且起身就要去拿纸笔列单子。

  “算啦!怨不得人家梁杏总是叫你酸书生呢,你还真有一股子酸劲儿!”杏花抢白了宏宇一句,说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便又重新坐在了杏花身旁。

  “你可以把你今生的熟人全列了出来,这不假。但是,我若告诉你,我们的主人是你前世的旧相识,你可会在清单上列上她?”杏花看着宏宇坐稳了,便问道。

  “什么?前世的旧相识?你不是在蒙我吧?要不就是说胡话吧?”听见杏花此语,宏宇倏地蹦了起来,他吃惊地看着杏花问道,还伸手摸了摸她的脑门烫不烫。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