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失踪事件

  天阴沉沉的,加上停电,整栋楼显得有些吓人。尤其是这个时间段,放假,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回家,没了往日的欢声笑语,没了乱七八糟的脚步声。陆力每走一步,都仿佛踩在自己的心脏上,每一个微弱的动静都会让他心惊不已。

  神话故事大全

  陆力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跨越着台阶,在楼梯的拐角处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往后踉跄了两步,差点儿跌下去。他扶住护栏,稳住身体,看见了周晓峰。他刚想说话,周晓峰却迅速绕过他,匆忙下了楼。陆力看着周晓峰急促的身形,一股莫名的感觉悄悄爬上他的脊背。这几天来,周晓峰的行为举止变得十分怪异,每次看见陆力都好像看见鬼似的避开。想到这里,也许是周围环境的触动,陆力仿佛真的觉得自己身上趴着一个人,那个人只有周晓峰才能看见,这也是周晓峰一直避开自己的原因。那一刻,陆力仿佛全身被浇灌了一盆凉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生怕突然摸到什么多余的东西,好在他什么都没摸到。可是他的脑袋里还是止不住蹦出各种恐怖的景象,他被自己吓得惊慌失措,迅速回到了寝室。

  走廊里静悄悄的。

  偶尔能看到几扇虚掩的宿舍门,陆力的眼睛也只稍稍朝里面瞥了一眼便不敢再多看。他害怕看见什么?比如眼睛?比如一双手?比如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袋里出现的各种恐怖幻象都是杜文丽的。难道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早已经认可了杜文丽的死亡?

  不,不会的,杜文丽只是失踪。

  杜文丽的失踪是在五天前,这件事却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新生来学校报道,陆力像当年学长欢迎他一样去迎接新生。在这个过程中,他认识了李洁。李洁是一个恬静优雅的女孩,同时还有着惊人的美貌。陆力第一眼就爱上了她。他要来了李浩的手机号码,从那之后便不停地对她献殷勤,直到最后表达爱意。一切如他所料,这种刚从紧迫的高中生活中释放出来的女生渴望一场爱情,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他是有女朋友的——杜文丽。

  五天前,他决定和杜文丽分手。因为李洁,他已经忽略了杜文丽一个月。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没想到杜文丽却不愿意。他做得很决绝,把话说完之后就走了。

  三天前,他才从杜文丽室友和朋友的口中获知,杜文丽失踪了。

  他尝试了很多办法去找她。却丝毫没有结果,好像她已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样。

  每次,他看到任何一个和杜文丽有关的东西——杜文丽的手机号、QQ号,甚至是听到杜文丽的名字,他都会心里发怵。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怪怪的感觉——他是那么强烈地感觉到杜文丽已经出事了,可同时又觉得杜文丽就在他身边。比如,他的背上。

  想到这里,陆力又努力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很痒吗?”莫成问。

  莫成的话把陆力吓了一跳。陆力刚进来的时候,莫成还趴在床上睡大觉。自从放假之后他就喜欢早归晚出,有时夜不归宿,白天则睡大觉,作息时间完全颠倒了。

  “找到杜文丽了吗?”莫成打了个哈欠。

  陆力摇头。   “晚上我去通宵,你去吗?”

  “不去了。”

  “哦。”莫成说着,突然回过头,诡异一笑,“你一个人在寝室,就不怕杜文丽……”莫成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陆力已然吓得浑身发毛。

  周晓峰的讲述

  早上我和莫成通宵回来,动静太大,吵醒了陆力。陆力的样子看起来很疲倦,黑眼圈很重,试了几次才挣扎着起床。他又要去找杜文丽了。

  陆力收拾好出去的时候,我和莫成正好上床睡觉,一切都跟往常一样。

  闭上眼睛我就陷入了昏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开始做梦,梦里的我很热,在一片火海之中。我拼命想跑,但四周都是火,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跑。然后我就被吓醒了,脑袋轰鸣了一阵之后便沉寂下来,我听不到一点儿声响。

  然后我听到一个女生的笑声,那么清脆,起初是从走廊里传进来的。

  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于是敲了敲脑袋,准备去看几点钟了。

  笑声突然再次响起,这次我听得真真切切,就是从寝室里面发出的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是自己的幻觉。但是下一秒,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了。因为我看见了火。

  那火是凭空出现的,起先在宿舍的墙壁上燃起、蔓延,然后转移到宿舍的地面上,青色的。火越大,笑声就越大,仿佛火就是笑声,笑声就是火。

  我赶紧从床上跳起来,摇醒莫成。

  “赶紧起来,着火了,快跑。”

  莫成被我摇醒之后想发脾气,但显然他也听到了那让人颤栗的笑声,所以他立马从床上跳起,二话不说就往寝室外跑。我则紧随其后。

  这个时候,更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莫成分明是在我前面跑出去的,可是等我出去之后却发现莫成不见了。那一刻,我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揪住,难受极了,我以为我被困住了,而莫成跑了出去。

  走廊里空荡荡的,还吹着阴风,我不停地跑,一直跑下楼。我看到了灰色的世界,连天都是灰色低沉的。我站在宿舍门口,望着四周,有风吹来,伴随着女人的笑声。我怕了,又撒腿继续跑,一直跑到碰见人才停下来,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还在人间。

  可是如果我还在人间,那莫成去了哪里呢?

  消失的莫成

  陆力和周晓峰一起回到宿舍,让周晓峰惊讶的是,宿舍里并没有被大火焚烧过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周晓峰搔着脑袋。

  陆力看着周晓峰,此刻他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也许周晓峰自己能明白其中的缘由。

  两人一同来到了门口,周晓峰说:“我亲眼看见莫成跑出门口。可是等我跑出去的时候,他却不见了。”外面是一条长长的、阴暗的走廊,莫成不可能在一瞬间就跑出这个走廊。   啪啪啪——

  有很细微的声音响起,陆力竖起了耳朵。

  “你听见了没有?”

  “什么?”周晓峰问。

  陆力没有回答,他在仔细捕捉那些细微的声响。

  呼呼呼——

  陆力转过头,盯着周晓峰。周哓峰的脸色很难看,因为他也听到了。他颤抖着身体,不停地向后退,直到挨着墙壁,才惊恐地问:“是什么?”

  周晓峰的情绪无疑影响了陆力,他看向整个走廊,他发现,这个走廊突然显得阴森复杂了许多。

  “我觉得走廊里有东西。”

  “走廊里有东西?”周晓峰左右望了望,苦着脸道,“你开玩笑吧?这一眼望去,能有什么东西?”

  陆力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他想找出实质点儿的东西证明给周哓峰看。

  周晓峰好像被吓到了,转身进了宿舍。

  周晓峰一走,陆力就靠了上来,他发现了一个细节。细节就在周晓峰的身后——他靠着的墙上。这是一栋比较老的宿舍,墙上刷着石灰,已经结片并且剥落。周晓峰刚才靠墙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几块石灰皮,而陆力在石灰皮的后面,好像看见了什么东西。

  他慢慢走近,竟然发现石灰剥落后,里面的墙体是暗色的,还模模糊糊的。

  陆力一点点儿地靠近,暗色墙体里的东西也一点点儿清晰,然后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双眼睛,一双瞪得大大的、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吓得连往后退,一不小心摔了个人仰马翻。

  从地上爬起来的陆力赶紧钻进了宿舍,来到周晓峰的旁边:“墙里面有东西,墙里面有东西!”他不停地指着墙,神色惊恐。

  “有什么东西?”

  “眼睛,我看见一双眼睛。”

  “会不会是你自己的眼睛?”

  “不是,肯定不是!”

  不得已,周晓峰只得跟着陆力一起,来到他看见那双眼睛的地方。

  周晓峰先是隔得远远地看,看了很久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就开始慢慢靠近,可是靠近了也没看见什么。他索性趴在墙上看,但是仍旧什么都没看见。他嘘了口气,问:“你别自己吓自己了,莫成的事,等开学了再告诉指导员吧。”说着,周晓峰准备回宿舍。刚才他趴在墙上的时候,双手沾了点儿石灰片。他拍了怕,旁边的陆力却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又怎么了?”

  陆力跑到墙边,来到刚才周晓峰的手放在墙上的位置旁,不停地用手去擦拭墙壁,好像在擦拭一面镜子。奇怪的事出现了,墙上的白石灰竟然被他一点点儿地擦掉,露出里面暗色的墙体。渐渐地,周晓峰发现,并非墙体是暗色的,而是墙体里面还有一个走廊,是那个走廊比较阴暗而已。再往下看,周晓峰赫然发现墙体里面的走廊很像外面的走廊。难道这面墙壁是一面镜子?

  一个人影突然从墙体里面的走廊跑过。周晓峰条件反射地看看自己的周围,什么都没看见。难道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陆力还在努力地擦拭着墙体,白石灰被一点点儿地擦掉,墙体里面的走廊也一点点儿地显露出来。周晓峰摸了摸墙壁,显然上面并不是一面镜子。他敲了敲,很硬。

  “啊——”又是一个人,带着尖锐的叫声从墙体里面的走廊跑过。周晓峰再一次环顾自己的四周,还是什么人都没看见。与此同时,他猛然醒悟,墙体里面跑过去的人就是莫成!

  墙壁里面的走廊   周晓峰帮着陆力在墙壁上擦出一大片的面积,接着两人一同见证了莫成惊恐跑过的场景。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人正在追他。

  “莫成,莫成。”等莫成再一次跑过的时候,周晓峰和陆力都大叫起来。

  莫成好像听见了他们的喊叫,他怕得更厉害了!“不要,不要再吓我了,我知道错了。”

  周晓峰用力敲击着墙体,声音引导着莫成来到他们面前,但是莫成好像看不见他们,他也敲打着墙面:“你们在里面吗?”

  “是你在里面。”

  “对,我在里面。”莫成大叫起来,“我被周晓峰叫起来,看见起火了,然后我就往宿舍外跑。跑到走廊时我却看不见周晓峰了。我当时没顾上他,就一直往尽头跑,想赶紧下楼。没想到,那里根本就没有楼梯,尽头处是走廊另一头的开始。”   陆力和周晓峰面面相觑,这么说莫成被困在了走廊里?

  “你能进入寝室吗?”

  “打不开门!”说着,他开始用脚踹墙面,然后用头撞,用手捶,一下又一下。

  “你等着。”周晓峰说着就往宿舍跑,他要去拿东西来砸。

  “吱呀”一声,陆力看见墙里面的莫成的背后,一扇门被打开了,一个女生慢慢探出头。女生原本低着头,然后她的头咯吱咯吱动了几下,开始慢慢抬起来,露出那张漆黑的脸和没有眼珠的眼睛。莫成也发现了那个女生,他被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可是女生并没有看莫成,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陆力,没错,她就是看着陆力!陆力也发现了,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的杜文丽!

  周晓峰带着一把凳子赶了过来,不停地用凳子去敲打着墙面。

  墙面开始变色,由透明的颜色变成墙体原来的颜色,墙壁里面的走廊也慢慢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周晓峰还在敲打着墙面,陆力已经被吓得失魂落魄。为什么杜文丽也会出现在墙里?

  他盯着周晓峰,看了很久,然后缓缓问道:“这几天来,你一直都躲着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周晓峰抖了一下,忙道:“没有……没有。”

  陆力说:“你猜我刚才在墙里面看见了谁?”

  “谁?”

  “杜文丽。”

  周晓峰的手一软,椅子砸向地面,发出重重一响。他突然跪倒在陆力的面前,哭道:“这件事跟我无关,跟我无关啊。都是莫成,我劝他不要那样,可是他不听我…”陆力的心顿时一沉。

  原来,在陆力宣布和杜文丽分手的那天晚上,杜文丽一个人失了魂儿般游荡在校园里,正好被周晓峰和莫成碰见了。两人当时喝了不少的酒,莫成一直都对杜文丽有意思,只是碍于陆力没有说出来而已。此刻见到杜文丽,加上酒意,他竟然要对杜文丽欲行不轨。杜文丽拼命挣扎。莫成就让周晓峰帮他按住杜文丽,然后自己扑到杜文丽身上去亲她,没想到被杜文丽咬破了嘴唇。一怒之下,他竟然随手抄起旁边的一块石头,猛地朝杜文丽的头砸去!一下,两下,鲜血溅到周晓峰的头上,他的酒意顿时全醒了,他害怕了,甚至不敢去劝莫成便一个人跑回了宿舍。

  听完周晓峰的叙述,陆力气得浑身发颤,他挥舞着拳头猛揍过去。周晓峰捂住脸,哭丧道:“肯定是杜文丽回来报仇了。”他向着走廊哀求道,“我求求你,不是我害你的。要找你就去找莫成吧。”周晓峰越说越怕,竟然拔腿就跑。

  陆力紧随其后,他不能放走周晓峰。

  又是一次失踪。

  周晓峰跑在前面,陆力跟在后面。在走廊的尽头,周晓峰转弯下了楼。等陆力跑过去也准备下楼的时候,楼道里却空荡荡的,根本没有周晓峰的身影。他停下来,尽量屏住呼吸,仔细听着楼道里的声音,静悄悄的,没有下楼的脚步声。周晓峰去了哪里?

  消失在楼道里

  陆力在楼道里搜索了几趟,并没有看见周晓峰,联想到莫成的遭遇,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周晓峰很有可能也被困在了走廊里。

  想到这里,他开始用手去擦拭墙壁。如他所想,墙壁果然再次被他一点点儿地擦掉,露出里面的走廊。

  随即,有啪啪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喘息声从走廊里传出。

  一个身影从墙壁里面的走廊闪过,是周晓峰。

  “周晓峰!”陆力大喊一声。

  周晓峰似乎听见了他的声音,停下脚步,往四周看了看。

  “这里。”陆力不停用手敲击着墙面,引导着周晓峰来到他的面前。走近了,陆力才发现,周晓峰已经满头大汗,五官被恐惧撕扯得变了形。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周晓峰用头撞着墙壁,他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去哪里了?”

  “我进了楼梯,然后我不停地跑,我要跑出这栋楼。可是不管我怎么跑,脚下总是连接着一层又一层的楼梯,没有尽头。我也去不了旁边的走廊,那里就像一面墙,我怎么都穿不过去。”

  “你试着往上爬。”

  “没有用,无论我怎么往上,上面还是有楼梯,我被困在楼梯里了!”

  陆力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肯定是她,是杜文丽,她来找我报仇了。可是那件事都是莫成的错呀,她为什么要责怪我?”

  陆力反应过来:“莫成在哪里害死杜文丽的?”

  “在信息路。”

  陆力想,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没找到杜文丽,说明她的尸体被人藏了起来。这恐怕也是杜文丽利用走廊和楼道因禁住他们的原因。如果她要报仇,就不是囚禁住他们,而是直接杀死他们了。所以,他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杜文丽被藏起来的尸体,安葬了她,安抚她的怨气。

  “杜文丽的尸体呢?”

  “我不知道,我当时跑了。”

  突然,陆力看见,周晓峰身后的墙壁上,一个动物一样的身影从那里迅速爬过。很快,身影又出现了,这次陆力清楚地看见了杜文丽。她的四肢怪异地张开,像壁虎一样趴在墙壁上,然后一点点儿地朝周晓峰爬过来。

  “你后面,快跑!”陆力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周晓峰已经回头看见了杜文丽。他没有做片刻停留,哇哇叫着跑开了。杜文丽没有追上去,而是缓缓抬起头,对着陆力嘿嘿一笑。

  沉尸湖

  陆力来到了信息路,这是学校最偏僻的一条小路,再转个弯就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区域,还有一个小型的湖。湖水因为常年没人打理的缘故十分昏暗,且发臭。这片区域被学校买了下来,却一直没有被开发。

  陆力在信息路旁边的草丛里发现了点点血迹。他的眼前闪过杜文丽挣扎和被莫成用石头砸向面部的景象,他甚至还能听到“扑哧扑哧”的声音。

  陆力扫了一圈四周,目光锁定在那片湖上,那里的确是一个弃尸的好地点。在尸体上绑一块石头,然后扔下去,谁也不会发现。湖水的臭气也会遮盖住尸臭。

  他不可能去报警然后等人来打捞尸体,也许下一秒,他也会被杜文丽困住。   他还发现了湖边的一些脚印,应该就是莫成扔尸体时留下的。他来到湖边,脱下衣服,忍着恶臭慢慢地下去。

  湖水越来越深,陆力不得不憋着气然后潜下去。他睁不开眼睛,不仅什么都看不见,而且那些污秽的杂物还会涌进他的眼晴里。他只能凭借感觉,一寸寸地在水下摸索。由于水下淤泥很深,他还要将手伸进污泥里面寻找。

  很快,他便摸到了一只手。他试图拽着那只手把尸体拉上来,可是他只轻轻一拉,手就断了。他浮上水面,呼吸着浑浊的空气,拿出断手。那是一只已经腐烂的断手,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恶臭。他赶紧将断手扔到了岸上。

  他憋足了气,再次潜了下去。

  这次,他摸到一具尸体。他忍着强烈的恐惧,摸到尸体的腰部,找到绑住尸体的绳索,轻轻一拉,绳索便断了。由于浮力,尸体一下就冲了上来,撞在他身上,一部分撞在他的脸上,有粘稠的东西呛进他的鼻子里。他咳嗽了一下,却又呛进了更多的污水。他难受得差点晕过去,赶紧向水面浮去。

  一出水面,他就不停地咳嗽,把手指伸进自己的喉咙里试图抠出刚才呛进去的东西,可是弄了很久也只是干呕了几下。尸体漂浮在他的旁边,他觉得应该先把尸体弄上去再说。可是,他突然发现,为什么尸体有两只手?他骇然,刚才自己分明已经扯下了尸体的一只手!他朝岸上看去,还能看见那只腐烂的断手。他开始浑身发凉,呼吸急促,脑袋一片空白。片刻之后,先是一具尸体从他的身后浮起来,然后是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整个湖面上全部都是腐烂的尸体!而他则被包裹在这些尸体中间。

  循环三角

  陆力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岸的,上岸之后他都不敢回头看,径直就朝学校外面跑去。

  他跑的路线是这样的:转弯,信息路,转弯,综合楼,图书馆……

  但是他在转弯之后却没有看见综合楼。

  信息路很短,他只跑了几步就转弯了,可是转弯之后,他看见的还是那片没有开发的区域,还有那个湖。他以为是自己跑迷糊了,弄错了方向,于是转过身,继续沿着信息路跑,再转弯。这次他彻底懵了,他的面前还是那片没有开发的区域和那个湖,湖面上漂浮着满满一层的尸体!

  陆力并不甘心,他再次折回,转弯,信息路,再转弯,还是那个湖。

  陆力绝望了,他知道,自己跟莫成还有周晓峰一样,被杜文丽囚禁了。

  他瘫软在地上,绝望地望着湖面。

  湖上,一具具的尸体突然动了起来。他们站起来,一步一步朝着陆力走来。

  陆力惊悚不已,站起来转身就跑,可是当他跑到下一个转弯、看到下一个湖的时候,湖面上的尸体们也在一点点儿地朝他靠近。陆力不得不再次转身,再次往回跑。

  他陷入了一个古怪的循环三角之中。

  这不是结局,结局是李洁的失踪。

  李洁在某一天去上课的路上,突然像空气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同时,所有人对她的记忆都不见了,人们不曾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她的位置被另外一个女生代替了,不同的是,这个女生面貌丑陋,没有人愿意搭理她。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