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恐怖之引力

  爱上一块石头

  周末晚上,段未来正在寝室看书,室友姚正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神话故事

  “段未来,不、不好了,李明太疯了。”姚正叫嚷道,“李明太爱、爱上了学校东北角的一块石头,现在正在向石头表白,他要和石头谈恋爱呢!”

  “真的?走,去看看。”段未来吓了一跳,当即拉着姚正冲出寝室,朝学校东北角跑去。

  “我和李明太走到校园中心时,李明太就像中邪了似的,说有一个女孩子正在远处等他,然后就朝东北角走去了。”

  在路上,姚正向段未来叙述着事发经过,他继续说道:“等到了东北角,李明太竟然向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奔去,然后就向这块石头表白,我觉得不对劲儿了,叫他,他不睬我,所以才跑回来找你。”

  东北角确实有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这块石头是放置在校大门外作观赏用的,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此时,李明太已经向石头表白完了,正搂着石头作亲昵状,一副缠绵的样子。

  段未来心里“咯噔”一下,吃惊不小,连忙和姚正上前把李明太从石头上拖了下来。就在这时,石头上忽然有光闪了一下,段未来凑近一看,发现闪光的地方,竟然刻有一个“阴”字。

  “不会是有鬼缠上了李明太吧?!”段未来吓得一哆嗦,连忙和姚正拖着李明太,离开了这个地方。

  走了大约一百米的距离,三个人来到了校园中心的花坛小路上,李明太忽然清醒了,茫然地看着段未来和姚正,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正和一个女孩在谈恋爱,那个女孩呢?”

  李明太四处看了看后,转身朝东北角方向走了几步,几乎就是一瞬间,李明太像是中了邪似的,又朝东北角走去。段未来一见,连忙把李明太往回拉了几步,诡异的是,李明太又清醒了。

  段未来一下子就明白了,只要和那块景观石达到一定的距离,李明太就会被迷惑住。段未来和姚正稍稍喘了一口气,李明太又朝东北角方向走了几步,姚正急了,使劲儿一拉,又把李明太拉回了原处。不过,李明太的上衣也被拉开了。

  “我、我的胸口怎么有一个发光的‘阳’字?”李明太望着自己裸露的胸膛,恐惧地惊叫道。

  段未来和姚正一听,同时朝李明太的胸膛望去,果然,在李明太的胸部,一个如人血般鲜红的“阳”字,正闪着瘆人的光芒,

  “鬼,你们一定被鬼缠上了。”段未来惊恐地叫道。

  惊现骷髅

  回到寝室,段未来就像有心事似的,一直沉默不语。姚正朝李明太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寝室,来到了洗手间。

  “我就说周笑笑的死和段未来有关,你还不信,经过我们俩演的这场戏,这下你应该相信了吧?”见没有其他人,姚正对李明太说道,“你想想看,看到你对石头做出这么诡异的动作后,段未来第一反应就是说有鬼,这说明他一定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怕鬼上门。”

  “不对啊,我们只是计划扮演被鬼吓,计划中并没有包含和石头演戏。再说,我根本就不记得对石头做过什么,我只是在胸口用荧光粉和红颜料写了一个‘阳’字。”李明太摇了摇头,感到很不解,他来到水龙头下,用手沾了点水,想擦掉胸口上那个“阳”字。

  然而,诡异的是,李明太擦了半天,这个“阳”字就像渗入进皮肤里一样,怎么擦也擦不掉。

  “怪事,这个‘阳’字是用颜料写的,应该很好擦啊!”李明太说到这里,“阳”字一闪不见了,紧接着,一颗狞笑的骷髅头出现在胸口上。李明太吓得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目睹这一切,姚正也吓傻了,半晌才想起把李明太扶起来。

  “真有鬼啊,莫非周笑笑死后真变成了鬼?”李明太恐惧极了,再也不敢擦胸前的骷髅头像了,和姚正慌乱地走出洗手间大门。

  就在这时,段未来匆匆走出寝室大门的身影,被李明太和姚正看个正着。两人对视一眼后,就一路小跑追上段未来,偷偷地跟在了段未来的后面。

  段未来先在校外丧葬店买了些纸钱,然后朝学校东北角走去。李明太和姚正一直跟着段未来来到花坛小路,李明太再也不敢往前走了,就叫姚正继续跟踪段未来。姚正跟着段未来,来到了东北角,段未来走到那块石头旁,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周笑笑,我对不起你,也知道你恨我,但我们俩的恩怨,根本就和李明太无关,你就放过他吧,要想报复就冲我来。”段未来的说话声,在寂静的东北角,清楚地传到了姚正的耳朵里。

  段未来继续烧着纸钱,突然一阵阴风吹来,不管是烧完还是没烧完的纸钱,全被这阵阴风吹散了。紧接着,石头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段未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半个骷髅头从石头里伸了出来。

  “我不原谅你,我要你们死,全都死!”这半个骷髅头尖着嗓子,朝段未来凄厉地吼叫道。

  段未来什么情况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吓坏了,一转身,跌跌撞撞地跑了。

  半个骷髅头望着段未来的背影,阴阴地坏笑起来……

  姚正回到花坛,把刚才所见的情景,跟李明太说了一遍。

  “段未来人真不错。如果不是他害死了周笑笑,我早把他当铁哥们儿了。”说到这里,李明太皱起了眉头,继续说道,“骷髅鬼最后那一笑,很诡异,似乎藏着什么秘密。这就奇怪了,周笑笑不就是想报仇吗,还能有什么秘密?”

  不是周笑笑

  李明太和姚正回到寝室没多久,段未来就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李明太和姚正说道:“缠住你的鬼一定是周笑笑,可是我就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报复你?”

  “既然你把话挑明了,那我问你,上个周末傍晚,周笑笑和你大吵一架后,晚上就在离校门外一百多米的三岔路口被车撞死了,这是不是太巧了?”李明太继续问道,“另外,据肇事司机回忆说,这个三岔路口没有路灯,但在撞上周笑笑的一刹那,车灯却好像扫到了路边的一个人影,这是为什么?”

  “我知道你暗恋周笑笑,因此一直恨我,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没有害死周笑笑。”段未来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稳了稳情绪,继续说道,“周笑笑出车祸的时候,我因为心情不好,一个人抱着酒瓶,正在教学楼楼顶喝闷酒。直到第二天早晨,我才知道周笑笑出车祸了。”

  “你们不要争了,我倒觉得害李明太的这个鬼不像是周笑笑,这里有好几个疑点。”李明太和段未来一听,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同时扭头看向姚正。姚正想了想,说出了三个疑点——

  一是,李明太和周笑笑的死毫无关联,周笑笑为什么要找李明太报仇?二是,这个鬼害人的方法非常奇怪,竟然用阴阳相吸的方法,让人迷恋一块石头,这又是为什么?第三个疑问最关键,周笑笑是被车撞死的,与石头无关,而这个鬼却能用石头把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活人吸过来,用的是什么方法呢?

  “如果这个鬼不是周笑笑,那这个鬼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李明太不解地问道。

  “我认为石头是个关键,这个鬼一定和学校这块废弃的景观石有渊源。”段未来眼睛一亮,问道,“对了,这块景观石放在学校门口,深受全校师生喜爱,现在怎么会出现在学校东北角呢?要知道,这么大的石头,几个人合力也不可能搬得动啊!”

  姚正和李明太摇了摇头,显然,他俩也不知道原因。

  深夜来临之时,段未来被一阵瘆人的声响惊醒了,他睁开眼一看,发现李明太胸部的皮肤鼓出了大包,就像有什么人要从皮肤里钻出来似的。果然,仅仅过了几秒钟,一个鬼就从鼓出的包里钻了出来。

  令段未来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个鬼只有左侧半个身体,它脑袋是半个,身体是半个,就连手和脚也只有一个。

  鬼跳到地面,用一条腿跳出了寝室。段未来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他顾不得喊姚正和李明太,抓起外套就跑出了寝室。

  段未来跟着这个鬼来到校园花坛,看见这个鬼站在小路上,用仅有的一只骷髅手,在空中比划着,掌心对着东北角方向。

  移动石头

  这个鬼的手在空中持续比划着,一阵沉重的声响从东北角传来。几十秒之后,那块景观石贴着地面从黑暗中出现了,向这个左半侧鬼飞快地移动过来。

  等到这块景观石清晰地映入段未来眼帘后,段未来吓得头皮一奓,渗出一身的冷汗。景观石上竟然依附着一个只有右半侧骷髅骨架的鬼,也用仅有的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和这个只有左半侧骷髅骨架的鬼一样,掌心对着对方的掌心。

  左半侧骷髅鬼朝寝室方向退去,石头则跟着这个左半侧鬼继续向前移动。景观石移动到离男生寝室楼大约有一百米距离的时候,左半侧骷髅鬼才停止比划,朝寝室楼方向跳去。而右半侧骷髅鬼则进入到石头里,在石头上留下个骷髅头的印迹,闪着淡淡的荧光。

  段未来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姚正的手机,没一会儿,手机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姚正哈欠连天的声音。

  “没时间解释了。”段未来紧张地说道,“快,叫醒李明太,你们两个快逃出来,越快越好!”

  挂断手机后,段未来也朝宿舍楼方向跑去。就在那个左半侧骷髅鬼离宿舍楼还有几十米远时,姚正和李明太一前一后跑出了寝室。段未来和左半侧骷髅鬼都看到了姚正和李明太,左半侧骷髅鬼愣了一下后,没追李明太,直接跑进了宿舍楼里,段未来一见,转身朝学校大门跑去。

  在校大门口,段未来追上了李明太和姚正,叫住了两人。

  “没事了,那个左半侧骷髅鬼没追过来。”段未来喘着气,把刚才的所见所闻对李明太和姚正说了一遍。

  李明太一听,掀起上衣朝胸部一看,那个骷髅头的印迹不见了,不禁松了一口气,对段未来说道:“你说得对,那个鬼确实离开了我的身体。”

  “我判断,这两个只有半侧骷髅骨架的鬼,本来是一体的,不知什么原因,它们分成了两半,一个附在石头上,另一个阴错阳差地附在从网吧回来的李明太体内。这两个鬼运用法术,让李明太爱上了石头。但让我不解的是,这两个鬼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段未来继续分析道:“另外,当李明太和石头超过一定的距离后,这两个鬼就迷惑不了李明太了。在这种情况下,附在李明太体内的那半个鬼,就不得不从李明太体内出来,和石头里那半个鬼合力移动石头,让石头更靠近宿舍楼,这样,它们就能……”

  说到这里,段未来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叫道:“不好,跑进寝室的那个半侧鬼,见李明太跑了,一定会重新寻找人附身,我们得赶快回去救人!”

  李明太和姚正一听,跟着段未来朝那块景观石跑去……

  夜潜工厂

  还没到那块石头跟前,三人远远就看到一个男生抱着那块景观石,又是亲又是搂,整个身体恨不得钻进石头里。

  恐怖的是,随着段未来三人越跑越近,他们清楚地看到那个男生的身体,还真的朝石头里钻去。与此相对应的是,石头里那个右半侧鬼,和附在男生体内的左半侧鬼,各自高举着仅剩下的那一只手,掌心相对,右半侧鬼正从石头里钻出来。   终于,男生的身体全部钻进了石头里,在石头表面形成一个人形印迹。而那两个鬼,一个从男生体内钻出,一个从石头里钻出,在外面合二为一,一瞬间的工夫,就不见了。

  “太瘆人了,我有一点不明白,那个左侧鬼附身在李明太体内时,李明太和石头亲热为什么没陷进石头呢?”姚正问道。

  “这可能因人而异吧。”段未来想了想,说道,“人的体质不同,所含的阳气也不同。这个男生一次就被鬼害死了,而李明太可能因为体内阳气太强,仅和石头亲热一次还不至于被鬼害,也许需要两次,甚至三次,鬼的目的才能达到。”

  “不能再让人被鬼害死了,我们必须赶快查明景观石附鬼的原因。”李明太想了想,继续说道,“离我们学校几百米远的后山,有一家专门生产这种景观石的工厂,说不定我们学校的景观石也是从它那里买的。现在离天亮还早,我们正好可以去调查看看。”

  李明太的建议得到了姚正和段未来的肯定,三个人当即朝那家工厂奔去。

  夜色中的工厂,像个怪兽一样蹲伏在后山脚下。段未来三个人避开打瞌睡的保安,溜进了这家工厂里。

  工厂里一片黑暗,只有西南拐角处有一个大厅还亮着灯。三人一见,悄悄走到大厅一个拐角的窗下,探出头朝窗户里望去。大厅里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普通景观石,立在大厅的中央。

  突然,大厅门外的走廊上,响起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紧接着,两个中年男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大厅里。

  “大师,这块景观台是为一个商人定制的,明天一早这个商人就要来看这块景观石,他准备出高价买。”穿着考究的那个中年人,一看就是这家工厂的老板,他掏出一叠钞票,塞到这个穿着中式衣服的中年男人手里,谦逊地说道,“因此特地在夜里把大师请来,请大师施法吧。”

  大师点了点头,把钱装进了口袋里,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不大的玻璃瓶来。段未来三个人定睛一看,惊得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玻璃瓶里竟然装着一个缩小版的骷髅鬼。

  真相在工厂

  “工厂建在后山脚下就是好,后山上这种普通的鬼魂多得是,只要是在这附近死的人,魂魄不愿回到阴间,都会飘到后山做鬼。瓶中这个鬼魂,就是我刚刚去后山捉来的。”大师打开瓶盖,一摇瓶身,骷髅鬼魂从瓶中飘出,见风就长成了人一般大小。

  “大师饶了我吧,我从来没有害人,我可是一个好鬼啊。”这个骷髅鬼双腿一软,朝大师跪了下来,连连求饶,发出的却是女生的嗓音。

  段未来三人都听到了,当即惊得目瞪口呆,这个骷髅鬼的嗓音居然和周笑笑的嗓音一模一样。

  大师冷笑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符,出其不意地贴在骷髅鬼的额头上,把骷髅鬼定住了。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漆黑如碳的小锯子来。

  “这是你们阴间十八层地狱里锯鬼的阴锯,虽然锯在身上有点儿疼,但我保证,你什么事也不会有。”大师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阴锯,从骷髅鬼的天灵盖锯了起来,疼得骷髅鬼龇牙咧嘴。

  几秒钟不到,骷髅鬼就被一锯两半,其中一半,被大师封印在景观石里,另一半被大师重新装回了玻璃瓶里。诡异的是,原本很普通的一块景观石,立刻变得光彩夺目、有灵性起来。

  “前不久,你们不小心,已经让一个半侧鬼逃走了。要知道,这些鬼被我的阴锯锯成两半后,心中的怨恨会成倍地增长,鬼力必然也随之增加。一旦被它们从瓶中逃走,为了寻找石头里的另一半,它会想方设法增加鬼力,也必然会附在活人体内,来解除封在石头上的封印。”

  大师把玻璃瓶递给了老板,继续说道,“你只要不打开瓶盖,这个半侧鬼就永远没有办法逃出来。只有让这个半侧鬼永远活着,并把它永久封存在瓶里,那半侧被我封存在景观石里头的鬼,就会始终残留希望。自然就能让景观石始终保持着灵性,获得顾客的喜爱。”

  “上次是我不小心打碎了玻璃瓶,才让那个半侧鬼逃走了。这次我一定小心,我保证……”老板话还没有说完,段未来就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掷了过去。

  石子正砸在老板的右手腕上,伴随着一声惨叫,玻璃瓶摔到地上。那半侧鬼“吱溜”一声,趁机钻进了老板体内。一瞬间的工夫,老板就变傻了,跑到景观石面前又搂又抱。

  大师大吃一惊,伸手就朝包里掏去。就在这时,一个骷髅鬼从大门外冲了进来,跑到大师面前,迅速伸出骷髅爪,“扑哧”一声,刺进了大师的胸口。

  段未来三个人吓得魂飞魄散,他们认出,这个骷髅鬼就是刚刚在学校合体的那个骷髅鬼。

  这时,大师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气绝身亡。那个搂抱景观石的老板,身体慢慢钻进了景观石里,与此同时,从景观石里钻出的半侧鬼,与从老板身体里钻出的半侧鬼合二为一,重新变成了一个完整的骷髅鬼。

  这个骷髅鬼一晃脑袋,就变成了周笑笑出车祸死时的模样:满脸血污,白色的*从裂开的脑袋里溢出……

  周笑笑一歪脑袋,朝段未来他们三个人躲藏的窗口望来,惨惨地笑了。段未来三个人一见,拔腿就朝学校跑去。

  尾声

  又是一个夜晚,寝室里只有姚正一个人,寝室门在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中,缓缓地开了。

  姚正一个激灵,醒了,睁眼一看,门外站着的正是死去的周笑笑。

  “周、周笑笑,我只、只是喜欢你,见你和段未来吵架,我觉得机会来了,就、就把你约到那个路口,谁知你一害怕,竟然慌不择路地跑了。”姚正颤抖着嗓音,辩解道,“你饶了我吧!你的死,真的不关我事。”

  “嘿嘿,那好,我来了,你表白吧!”周笑笑阴阴地笑着,朝姚正飘了过去……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