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接龙

  阴雨天,宿舍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神话故事

  乔振飞闲来无事逛到学校BBS上的故事接龙的帖子时不由轻哂一下,点进去后,看到楼主说:“一起来接一个死亡故事,你敢不敢来?”

  乔振飞手指飞快地敲打在键盘上:“我来。”

  楼主又发了条主题:A太有个校花叫小秋,每天傍晚习惯在校园湖旁散步。有一天,小秋看到个高个子男生的背影很像她的初恋男友;第二天下着大雨,她同样又在湖旁看见他。男生被雨水淋湿,于是她终于鼓足勇气走到那男生面前,待他转过脸来时

  故事就这样开了头,乔振飞还没来得及构思下面应该要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却被一个校友抢先了。

  ID为黄睿的人跟楼回复道:待他转过脸时,她发现那个男生竟然没有五官,惨白的一张脸上盛满了雨水,说不出的恐怖。小秋害怕极了。男生告诉小秋自己是她的初恋情人,被别人害成这样,只要她给他一个拥抱,他就能恢复本来面目……

  不知为何,电脑屏幕反射出的幽蓝光不经意地颤抖了下,乔振飞用手拍了拍电脑,又恢复了正常。

  乔振飞看清二楼接的故事时顿时觉得很好玩,赶紧把心中所想的故事接了下去:小秋不假思索走上前抱住他,男生突然消失不见了。小秋四处寻找都找不到人,以为做了一场梦,可是当她靠近湖边的时候,发现湖中倒影里的自己竟然没有了五官,变成了一张湿淋淋的脸……

  就在这时,电脑屏幕里的色彩又开始有点儿晃动。

  乔振飞没理会,把网址发给了同宿舍的弟兄方景。

  方景不由得哈哈大笑,不过大家都是爱看恐怖小说的,于是他当即敲打出了接下来的故事:小秋抬起头来,那个男生正站在她身边,恐怖的是,男生的脸很奇怪,似乎变得异常熟悉。原来,男生的脸上正长着小秋血淋淋的五官!小秋一步步往后退。惊恐到无以复加的时候,男生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小秋的脖颈,随即响起一阵阵刺耳的咀嚼声……

  外面响起一声闷雷,雨似乎下得更大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楼主的ID正是——小秋!

  死亡正在上演

  乔振飞闲来无事又进了学校的BBS。窗外仍旧下着大雨,一个惊雷过后,宿舍突然断电了,眼前的电脑屏幕一黑。乔振飞低咒了一声。这时,室友方景急冲冲地跑进来,然后嚷嚷道:“出大事了,计算机系的黄睿死了!”

  乔振飞可不关心这个。不过他的手指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这个名字异常熟悉,他突然想起在BBS上第一个接故事的人就是黄睿。虽然他也明白或许压根就没什么关系,可他还是忍不住问:“怎么回事?”

  方景咽了下口水:“黄睿跟他女友去校园湖边约会,有人说前一秒还看见他们撑着伞在嬉闹,下一秒对,黄睿就被一辆在雨中失控的面包车撞飞。整个人在地上被拖移了几十米远。他的脸在地上摩擦出一条血痕,把他的尸体翻过来时,血肉模糊的脸竟没了五官……”

  乔振飞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恐惧。良久,他才说:“走,带我看看去!”

  校园湖旁的地上明显有一条鲜红夺目的血痕。看样子,方景并没有开玩笑。这下子,乔振飞的心里更加忐忑了。方景也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刚想离开的时候,他们发现有个女生正蹲在路边哭得歇斯底里。乔振飞忍不住过去询问一下。当女生抬起头来时,乔振飞眼前一亮。女生哭得梨花带雨,面容清秀精致。原来,她就是黄睿的女朋友——外语系的系花钟莉颖。

  “怎么会这样?刚才明明还有说有笑的……”钟莉颖抽泣着。

  “人死不能复生。我相信他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么痛苦。”乔振飞柔声安慰道。

  钟莉颖的神色有些复杂,她看了一眼乔振飞,深深叹出一口气来:“谢谢你。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太恐怖了!他的脸好恐怖!”

  乔振飞的心里猛然一惊,顿时心生丝丝凉意,不过他很快又镇定下来:“没事了,这只是一场意外,交给警察处理就好了。”

  接下来,乔振飞跟钟莉颖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说好有什么消息的话互相通知。其实除了这个原因,乔振飞还想接近漂亮的钟莉颖。

  回到宿舍,乔振飞还是心有余悸。上Q的时候,他收到一条验证消息,是小秋!她难道就是学校BBS上故事接龙的楼主吗?   他很快地点击加为好友,然后在键盘上打出几个字:“你为什么找我?”

  “因为你接了故事。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在下一个雨天死去;二,打破故事规则。”对方回复的这句话让乔振飞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你到底是谁?我怎么能打破规则?”乔振飞直接做出了选择。

  “那是你的事情。”对方冷冷地回答后,头像便变灰了。而乔振飞的心里也顿时灰了。他真后悔当初一时贪玩接了那个故事。

  故事里的男子

  乔振飞又逛进了BBS上那个故事接龙的帖子,他真希望这只是个恶作剧。可是他再也无法进入。这就像是一个被封闭起来的恐怖深渊。没有人看得到故事,也没有人听得到呐喊。

  恰巧此时,方景推门而入,一脸焦急地说:“这下死定了,刚听说这种死亡故事的接龙不能接,那是一场杀人游戏。”

  方景余音未落便注意到了乔振飞那愈显苍白无色的脸。

  乔振飞幽幽地说:“第一个接故事的人是黄睿,没多久他就死了。还死得那么离奇……”

  方景这才反应过来,不过随即又笑道:“哥们儿,那不过是个巧合,对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明显底气不足。乔振飞不敢告诉他那个叫小秋的楼主已加了自己QQ。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蹊跷。黄睿的女友钟莉颖应该知道些什么。”

  一个闷雷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宿舍突然变得安静极了。乔振飞和方景约了钟莉颖一起去黄睿的出事地点看看。

  校园湖边寂静无人,风里似乎回荡着呜呜的声音。

  钟莉颖裹了一件卡其色的外套,一张小脸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乔振飞有些急切地问道:“你知道咱学校以前有个女生叫小秋吗?”

  钟莉颖的脸色瞬间变了,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然后果果地问:“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学校明明封杀了关于她死亡的消息!”

  乔振飞完全说不出话来,感觉背脊渐渐发凉。竟然真的有小秋这个人,而且她已经死了!那在QQ上加自己的又是谁?   此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雨中疯狂地一路冲过来,来势汹汹,水花四溅。方景一把推开乔振飞和钟莉颖。千钧一发之际,乔振飞看到了自色面包车里坐着的司机,他的脸上混着雨水,一片血肉模糊!那不正是故事接龙中出现的男子吗?他竟然真实存在?

  而旁边坐着的一个女生,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歪歪地咧开嘴,朝着乔振飞扬起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面包车失控般发出轮胎摩擦地面的巨响声。乔振飞突然发现车中男子的衣服似乎有点儿眼熟。

  车子很快消失在雨中,刚才的那一切就像是一场幻觉。

  方景咽了咽口水,颤抖地说:“刚才……刚才车里的人是……黄睿,我认得他的衣服,那天他就是穿着这件外套死去的!”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睿不是死了吗?   钟莉颖依旧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眼泪喷涌而出。

  惊魂未定的乔振飞意识到自己是第二个接故事的人,刚才一不小心自己或许会挂掉,可是危急关头方景推了自己一把,算不算打破了故事的规则呢?

  钟莉颖开口道:“那个女生是小秋。她是来带走黄睿的,她说过她会回来的。”

  乔振飞和方景同时诧异了。

  乔振飞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颤抖:“车上的那个女生是小秋?小秋到底是谁?”

  恐怖话剧

  风依旧静悄悄的。

  钟莉颖的脸色因惊吓过度而愈加惨白,手指抓紧衣服袖子,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她深呼一口气道:“小秋是个被众多男生追求的漂亮女生。去年校庆时,小秋编排了一场恐怖话剧,有很多男生踊跃参与选男主角的活动,其中就包括黄睿!话剧的剧情是:小秋是A大的一名女生,每天都会去湖边散步。有一天,小秋邂逅了一位开着面包车送货的年轻人,她觉得他异常熟悉,像极了她的初恋情人。直到有一天下起微微细雨时,年轻人把车停在湖边抽烟,小秋才敢鼓起勇气上前搭讪。恐怖的是男子并没有五官,空白的脸上混着雨水!小秋吓得差点儿掉进湖中。男子拉住她并告诉她只要给他一个拥抱,他就能恢复成本来的面目。小秋一直相信青蛙变王子的故事,当她抱住他的那一刻,男生突然消失不见了。小秋四处寻找都找不到人,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可是当她靠近湖边的时候,湖中倒影里的自己竟然没有了五官,只有一张湿淋淋的脸!小秋抬起头来,那个男子正站在她身边,恐怖的是,男子的脸变得很奇怪,似乎异常熟悉。原来,男子的脸上长着的正是小秋血淋淋的五官!小秋一步步往后退,惊恐到无以复加的时候。男子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小秋的脖颈,随即响起一阵阵刺耳的咀嚼声……”

  当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乔振飞连忙摇了摇头,恐慌地说:“不可能!这些都是我们胡乱编造的故事。”

  方景的表情更是难看。

  钟莉颖抬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又继续道:“虽然我是新进话剧社的,但我听说过剧本。为了制造神秘感。大家都不知道男主角是谁。可是开演的那一天,由于男主角要塑造出没有五官的脸孔,所以戴了一张橡胶面具,看起来很恐怖,一切都按照剧本演下来。话剧社的同学们都觉得演得实在太精彩了,尤其是小秋惊恐万分的表情和尖叫声,都很真切。可是话剧演完后,小秋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原来她真的死了!她是被活活咬死的,那些碎肉连着血液,说不出来的恐怖!”

  方景若有所思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听说去年话剧社死了一个女生,据说凶手没有找到。不过校方封锁消息封锁得很快!”

  乔振飞越听越懔悚,就像被卷进了一个无限的深渊,没有人看得到他的恐惧。

  乔振飞冷冷道:“因为我们接了BBS上的故事,而且剧情出奇一致,她怀疑我们是凶手,所以想把我们一个个玩死?”

  方景倒吸一口凉气,愣愣地问了一句:“还是说我们之中,真的有凶手?”

  乔振飞瞪他一眼:“妈的,你不会是怀疑我吧?我可从来不知道什么话剧社的事情!”

  说罢,乔振飞头也不回地走了。

  找出凶手

  乔振飞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骨碌爬起来上网,刚登入QQ时,便接到了一条消息。一看到小秋的名字,他的心脏便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你想要活命的话就得找出死亡话剧中的凶手。”QQ对话框里是这样一句孤寂的话。

  “我已经听说了恐怖话剧的事,我接的故事完全是个巧合!”乔振飞的手指在键盘上微微发颤。

  “故事你没听完吧?无脸男子杀了我之后,我看见了我最好的朋友钟莉颖正把大把钱塞进凶手手里。我以为钟莉颖是因为嫉妒我抢了女主角的位置才找人杀我,可是凶手却扬起一个邪恶的微笑,继而咬住了钟莉颖的脖子。传闻话剧社被杀的不是一个女生而是两个!”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下线了。

  乔振飞看到这里,背上早已濡湿一大片。如果说钟莉颖已经死了,那他岂不是遇到了鬼?

  他走到方景床边:“听说钟莉颖很久以前就死掉了……”

  “振飞,我知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黄睿的死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因为我们也参加了故事接龙。不过你不要想太多,事情很快就会平息的。”方景虚情假意地安慰道,嘴角扯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诡异的微笑。

  乔振飞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了,这是一件多么离奇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该相信小秋还是钟莉颖。

  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处于崩溃边缘,最近的考试也考得一塌糊涂,就连奖学金都泡汤了。他甚至不敢打听钟莉颖的事情,他害怕那个名字是一具尸体的代名词。

  凶车再现

  乔振飞在最痛苦的时候看到了所谓的真相。

  方景塞了一大把钱到钟莉颖的手里。

  “谢谢你陪我演这出戏,才让乔振飞那小子变得神经兮兮,奖学金也落到了我的头上!”方景的表情很陌生。

  “我们话剧社的演技还不错吧?不过我用的确实是小秋生前的QQ号,无非是利用一件命案就把他搞定!”钟莉颖浅笑。

  乔振飞暗暗握紧拳头,好你个方景,亏我平常把你当兄弟,你竟这么对我!他暗暗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乔振飞迅速离开的时候,刮起一阵狂风。方景眯紧了眼,而乔振飞注意到方景的蓝色裤子被风吹得鼓起来,可是裤管里竟空空如也!乔振飞的心“咯噔”一下,慌张地逃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相信眼睛还是耳朵?

  回到宿舍时,乔振飞又去BBS上寻找那个帖子。这次他成功进去了。

  故事依旧是他们几个人接的,他看了看,续写道:小秋死后,她真正的初恋男友竟出现了。他为小秋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感到痛恨,他要把那些伤害她的“东西”都用面包车反反复复碾到死,还要让脸变得血肉模糊!

  乔振飞就像是泄愤一样敲打了这段话,接着捂着被子不敢出声。过了很久,他才敢探出脑袋来,发现方景已经站在那里。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这时,乔振飞的手机接到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里面的内容更是惊魂,上面写着:“今晚有危险——小秋!”

  这是谁发的短信?在看完短信不到一分钟的时候,方景不知从哪儿搞来一把硕大的剪刀猛地向乔振飞刺去!

  “乔振飞,你可不要怪我,你不死的话死的就是我。”

  这句话什么意思?

  乔振飞眼疾手快地一把推开他,剪刀反刺进方景柔软的腹部。此时的方景面如土灰。乔振飞夺路而逃。等在门外的一辆面包车闪着幽蓝色的光,从夜幕中冲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撞向他。他一路往后退,发现方景正缓缓地走在他的身后,紧接着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待乔振飞回过神来,方景已经血肉模糊地倒在草地上。

  凶车上的人依旧让人看不清五官,惨白着一张脸。

  看到方景的尸体孤零零地躺在那儿,乔振飞的心里竟然有一丝奠名的兴奋感,他忍不住回了那条信息:“是你杀了方景咀?”

  还未等对方回信,方景竟完好无损地爬了起乘。他竟没死!方景奇怪地瞪着乔振飞,额头上的血不断地喷涌而出,他没有再走过来,转而上车了。

  隔着车窗玻璃,方景嘴唇一张一翕:“救救我,救救我。”

  说罢,他倏地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灌木丛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钟莉颖从灌木丛后面跌出来,一脸惊恐地望着乔振飞,嗲哆嗦嗦地说:“方景死了……”

  乔振飞一时心软,扶起钟莉颖。她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汗水。

  “我知道了你跟方景骗我的事,不过很不幸现在它成了真的,估计那些死去的人不乐意被拿来开玩笑。你以后就做我的女朋友,我保护你,怎么样?”乔振飞尝试性地问她。

  钟莉颖怔住了,随后艰难地点点头。

  “你跟黄睿是真的恋人吧?”乔振飞又问。

  钟莉颖再次点头。

  小秋的初恋情人

  乔振飞跟钟莉颖玩起了地下情。

  钟莉颖一直愁眉不展,连最新编排的话剧都没有兴趣参加。话剧社里又在八卦以前的事情,有同学提到话剧社的美女小秋。

  “听说话剧社出了名的美女小秋的男友也是咱学校的吧?”一个同学悄声地问。

  钟莉颖忍不住问:“谁?”

  “好像是生物系的乔振飞学长!”另一同学若有所思。

  钟莉颖顿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速冻起来,脑子无法运转。

  “去年小秋在那场恐怖话剧里奠名其妙被杀,尸体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乔振飞学长伤心极了,不久后也撞车自杀了,真可怜。”

  钟莉颖怀疑自己听错了,故作镇定地说:“不可能啊,听说去年死的只有女生。你一定是记错了。”

  “我很清楚,学校的领导把他的事封锁得很彻底。你是后来加入话剧社的,所以你不知道。”

  “去年那场恐怖话剧里的面包车就是上次你向我们借的那辆呢!”某同学说。

  “对了,你们上星期开那辆车去湖边排演了吧?”钟莉颖问。

  “那辆车只是道具啊,没有发动机。我们是推去湖边拍摄的。那次没有见到你,我还以为是你耍我们呢!”

  钟莉颖想起上星期在湖边开得飞快的面包车,那怎么可能只是道具?车上的是人还是兜?她突然感觉一阵寒冷,疯狂地跑出教室。可是外面的景象越来越奇怪,直至一片浑浊,眼前哪儿还有同学的影子?

  乔振飞就站在眼前,脸色苍白。他咧着嘴角笑:“我给你讲讲真实的故事吧。去年话剧社的女生小秋当选了恐怖话剧的女主角,男主角正是小秋的初恋男友。可是话剧彩排的那一天,男友在校园湖边的面包车旁等她,却被人敲晕了过去。由于有个小学妹一直嫉妒小秋,于是就买通了一个男生去恶作剧,让他戴上橡胶人皮面具去捉弄小秋。小秋知道那个人不是自己的男友,一惊吓便跌落进湖中。在场排话剧的导演因为屡次追求小秋被拒而眼睁睁地看着小秋在湖里挣扎。最后有同学救她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断气了,而刚进话剧社的小学妹竟偷偷用剪刀剪切掉小秋的五官。她的脸被挖得坑坑洼洼。从此流言不胫而走。”

  钟莉颖感到一阵晕眩。

  乔振飞继续笑道:“而我就是小秋的初恋男友,你一定不知道吧?小学妹。”

  最后三个字就像是一道诅咒,钟莉颖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

  “对了,那个话剧导演正是计算机系的黄睿——你的男朋友。我一个人在湖边伤心的时候,他竟开车撞过来……”

  钟莉颖问:“那方景呢?你是不是早就杀了他?”

  乔振飞笑:“不错,我知道你买通的男生就是方景。我杀了方景后,他也变成了和我一样的‘东西’,所以他想把我彻底抹杀掉。因为如果他不彻底杀了我,我就会彻底消灭他。可惜,小秋帮我接走了他。”

  钟莉颖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突然刮起了急促的阴风。树影在急剧晃动着,一团黑影缓缓从阴影中浮出。

  一个女生留着乌黑的长发,浑身呈现一种青莲灰,光秃秃的脸上并没有五官。是小秋!她现在的样子说不出来的恶心。

  “你知道什么才是绝望吗?就是那些内心的恐惧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你面前,你的梦魇变成事实……”

  此时,钟莉颖已经瘫坐在地上,小秋踱步过去一口咬住她的脖子,然后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咀嚼声。

  钟莉颖感觉眼前发黑的时候,那辆面包车又出现了,闪着异样的灯光。这次上面又有两个“人”——黄睿和方景。他们都冲着自己笑得十分诡谲。

  小秋的脸上出现了五官,都混着粘稠的血液,眼睛、鼻子都和钟莉颖的如出一辙。

  乔振飞搂着她微笑:“现在好了,你终于有完整的脸了。”

  尾声

  这次的事情闹大了,之前离奇死了两名男生;而话剧社又发生了恐怖事件,一名女生死在校园湖边,恐怖的是女生的五官不翼而飞,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啃掉了似的,参差不齐。

  学校BBS上又出现了新的故事接龙帖子:A大湖边午夜惊现一辆凶车,驾驶员是个无脸女生,你们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