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入社交圈的杀手

  考古学家马修收到一封奇怪的信,发件人是他去世的朋友马诺伯爵,伯爵要求他履行自己的承诺。马修拿着信来到白马旅馆,等着他的是一位美貌少女,少女扬扬手中的纸片,说:“我叫伊春,是马诺伯爵的外甥女,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舅舅说,你的承诺是他最大的财富……”马修接过那张纸,上面果然盖着伯爵的印章,写着将所有遗产留给伊春。

  神话故事

  马修笑了笑,说:“我对伯爵的承诺是,无论他在伦敦有什么需要帮助,我都在所不辞!请问你在伦敦需要我帮忙吗?”伊春扬了扬眉,道:“我要你帮助我进入伦敦上流社交圈!”接着,伊春告诉马修,她妹妹来伦敦不久,就嫁给一个叫范奈克的美国人,但结婚才一个月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她这次来伦敦,是为了寻找妹妹死亡的秘密……

  半年前,一位犹太富翁被一对双胞胎姐妹谋杀,所有财产都被那对双胞胎卷走,所以现在伦敦的上流社交圈不敢接纳陌生美女。但马修在伦敦社交圈素有声望,他带着伊春出入酒宴舞会,如鱼得水,没多久,伦敦城里的纨子弟都围着伊春转了,其中,最起劲的就是那个范奈克。

  不久,一位探险家从南美运回一批玛雅文物,引发了伦敦上流社会的观摩热潮。这天,范奈克邀请伊春到大英博物馆去欣赏,展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顶皇冠上的一颗巨大宝石,伊春一边观看,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我舅舅留给我的遗产里也有几颗这样的宝石……”

  观摩完毕,范奈克带着伊春来到休息室百家乐怎么玩,见一大群人围在一个叫莲娜的贵妇人身边,听她讲神秘的玛雅咒语,于是范奈克与伊春也凑了上去,只见莲娜摇着扇子,低声道:“这批玛雅文物运到英国,触犯了玛雅神灵,触碰玛雅文物的人都将遭遇厄运!”说到这里,莲娜突然指着伊春,喊道:“你怎么靠在玛雅石柱上?”

  伊春吓了一跳,原来她正和范奈克靠在一根玛雅石柱上,莲娜夫人摇摇头,说:“这根石柱上刻的咒语是:凡靠上者皆有厄运!”范奈克火了,朝莲娜吼道:“你这个疯子,居然诅咒我们!”莲娜也不甘示弱,跟范奈克大吵起来,范奈克气鼓鼓地与伊春坐上马车回家。

  没想到马车刚行驶到街上,拉车的马突然倒在地上死了,博物馆的游客都围了过来,对着马匹纷纷议论。这时,马修坐着马车正好路过博物馆,见到这个情况,连忙把自己的马车让给伊春,又安排人把死去的马匹拖走……

  神秘的咒语

  很快,范奈克追求伊春的攻势越来越猛,经常邀请伊春到他家参加派对。伊春发现,范奈克可以让客人到他家每一个房间参观,但地下室除外,连管家也拿不到地下室的钥匙。范奈克说,地下室的钥匙只有他未来的妻子才能保管。

  伊春又找到马修,把这情况告诉了他,并说,她打算吸引范奈克向她求婚,然后在婚礼上取得地下室的钥匙,马修要趁婚礼时范奈克不在家的机会,拿着钥匙潜入范奈克家,打开地下室,找到里面的秘密,再马上回到婚礼现场告诉伊春,然后由伊春揭露范奈克的真实面目,当场宣布取消婚礼。

  按照计划,伊春在伦敦大道买下房子,购置了很多嫁妆,范奈克果然向伊春提出求婚,说只要伊春与自己结婚,自己的房产和财富都交给她打理,伊春顺势答应了他的求婚。

  而这时伦敦开始流传一个谣言,说如果范奈克和伊春结婚,就会触犯玛雅咒语,横遭不测。

  婚礼这天,范奈克请来很多朋友,大家喝得酩酊大醉,伊春乘机把地下室钥匙从范奈克的贴身口袋拿出来,交给马修,马修骑着快马赶到范奈克庄园地下室,打开地下室一看,地下室挂满了女人衣服,就像交际花的大衣柜,但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发现……马修急忙骑马赶回婚礼现场,把看到的情况悄悄告诉了伊春,伊春顿感失去头绪,只好决定先宣布取消婚约再说。可是,当伊春走上舞台正要宣布解除婚约时,喝醉了酒的范奈克却爬到了舞台的护栏上,站在上面手舞足蹈,突然失去重心,摔到舞台下的泰晤士河中。莲娜第一个冲到栏杆前,对着下面喊道:“天哪,玛雅咒语显灵了!”只见河水中一个黑点挣扎几下,慢慢沉入了水中,马修马上组织人下水打捞范奈克。

  伊春把马修拉到一边,问:“你为什么要组织人去打捞他?他害死我妹妹,死有余辜……”马修说:“我救他,也是救你。如果他的尸体被河水冲走,就无法确定他的死亡,你的婚姻就只能等到五年后才能解除!”

  马修安排的人打捞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范奈克的尸体。从此,伦敦城的派对不再邀请伊春参加,因为大家说她和范奈克触犯了玛雅咒语。除了马修,再也没有人来看望伊春。

  又过了三个月,这天夜里,伊春正在家里收拾东西,突然看到窗外出现一个人影,她赶到窗户边,突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掐住了脖子,接着窗外又跳进一个戴着玛雅面具的白衣人,用绳子套住了伊春的脖子,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白衣人身边的壁画被击得粉碎,马修的声音同时在房间响起:“马上放手,不然我就开第二枪!”两个白衣人双双跳出了窗户。

  马修拿着枪跑过来扶住伊春,问:“你没受伤吧?今天是玛雅鬼节,我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咒语发生在你身上,没想到碰到这种事情……”伊春惊魂未定,但坚定地说:“我不相信咒语,这是有人要谋杀我!”马修打电话报了警,但赶来的警察没找到任何线索。

  是谁要杀害伊春呢?马修眉头紧锁,说:“难道是那两个人吗?不可能啊……”伊春问那两个人是什么人,马修却不肯说,只是让伊春去拜访社交圈里的贵妇们,告诉她们自己将去国外旅行五年,这期间不会回到伦敦。

  这段时间马修的行迹也很古怪,他还从范奈克的地下室拿走几件女人的衣服。伊春出国前一周,马修跑来告诉伊春,最近又来了一批玛雅文物,据说这些文物可以解开玛雅咒语,他请伊春和他一起去看这些文物。

  危险的白衣人

  展览规模盛大,博物馆摆满了玛雅文物,但马修却带着伊春走到博物馆的最里面,这里的文物很粗糙,没有其他的游客。马修与伊春边走边看,走到两具石棺前,突然,石棺后闪出两个戴着玛雅面具的白衣人,将乌黑的枪口对着马修和伊春。伊春吓得脸色煞白,马修却冷静地说:“伊春刚立了遗嘱,如果你们开枪,就永远不会知道遗嘱的内容。”

  果然,高个白衣人犹豫了一下,尖着嗓子问:“遗嘱里写的是什么?”马修打量着白衣人,手在石棺上摸索着,突然,马修一把撕开外套,露出里面的粉红色女人内衣,哈哈笑道:“我这衣服你们是不是很熟悉?哈哈,伊春遗嘱上的财产继承人是-” 两个白衣人呆住了,高个子恶狠狠地说:“快说,不然我就开枪!”

  就在这时,马修的手停在一个石盘上,说:“伊春的继承人是她的丈夫范奈克。”两个白衣人对望一眼,同时扣动了扳机,子弹打中了马修的胸脯,马修在倒下的同时拨动了石盘,只听一声巨响,两具石棺突然同时倒下,正好把两个白衣人罩在里面。

  伊春扑到马修身上哭起来,没想到马修却推开伊春缓缓站起来,他一把撕开身上的粉红内衣,露出里面的防弹衣。马修踢了踢石棺,让伊春叫来了博物馆警卫。

  等警卫把石棺竖起来时,两个白衣人已经因缺氧昏了过去,马修一把揭开他们的面具,居然是范奈克和莲娜!马修告诉伊春:“他们是双胞胎兄妹,范奈克一直心理变态,酷爱扮演女性,合伙扮演双胞胎姐妹谋杀犹太富翁的就是他们,后来他们各自混入伦敦上流社交圈,范奈克又利用婚姻来娶富家女子,然后谋杀她以获得遗产,你的妹妹就是第一个受害者。范奈克追求你时,就让莲娜散布玛雅咒语的谣言,然后让范奈克在婚礼时失踪,再借咒语之名杀死你。”

  伊春越听越震惊,又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马修得意地说:“我一直在研究玛雅文化,你们在博物馆靠的那根柱子上的文字不过是一条平常的谚语,可莲娜却装神弄鬼;那匹马在博物馆前突然死亡,也是因为被人喂了很多烈性雪茄叶子导致的;我让你声言要出国,是为了逼范奈克现身……说起来挺危险的,石棺上的机关,我也是刚看到石棺上的文字才发现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