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水之人

  新闻最近总在报道说,由于温室效应,地球的夏天会越来越热,而冬天会越来越冷。萧卫抱着篮球,挥汗如雨地直奔冲凉房,嘴里还在嘀咕着,为什么还不到六月份,温度就已经高达三十多度。

  神话故事

  等他到了冲凉房,便打开水龙头,捧起清凉的水往脸上浇。正在这时,又冲进来一个穿着同校校服的男生,他也像是热坏了,将水龙头开到最大,然后便弯下腰,将整张脸都放在了水流下面。

  萧卫刚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从冲凉房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时,那个男生居然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双手撑在水池边上,弯着腰,将脸依旧放在水龙头下。

  因为水开得太大,已经将男生的整张脸都打湿了,头发已经贴在了他那张瘦削的脸上,水都顺着他的脖子流向了衣领。

  “同学,你没事吧?”萧卫终于忍不住了,他拍了拍男生的背。

  男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让水呛着了,痛苦地咳嗽了一阵,脸因为突然剧烈的动作,撞到了水龙头上,顺着嘴角划了一道血红的印子。

  但是男生却似乎不觉得痛。

  他慢腾腾地从水龙头下站起身体,望着萧卫,“渴死了。”他说完,便又埋头低到了水龙头下面。

  萧卫呆住了。

  原来,这个男生一直都微张着嘴,在喝水龙头下的水。

  烤

  学校的很多活动都由学生会的会长赵清负责。自从上次学校因为要举办运动会,萧卫被叫过去帮忙后,近一个多星期,萧卫都没机会再见到赵清。

  赵清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人长得漂亮,成绩又好,一直名列学校前茅,和第一名的另一个女生并称为“校园双骄”。萧卫一直在寻找机会接近目标。所以当知道赵清在招募学生志愿者时,萧卫义不容辞地拿了报名表。

  “正好还差一个人。”赵清一看见萧卫,脸上便洋溢着热情的笑容,“本来有个女生应该会过来的,但她请了假,我正愁数量不达标呢。”

  萧卫除了回应她傻呵呵的笑脸,连搭讪都忘了。

  等他反应过来,赵清已经忙着去接待其它学生,萧卫有些气馁,便坐在一边随手翻着手边的校刊。

  “好热。”突然,身边有人冒出一句话。

  萧卫抬头不由自主地望了望活动场地的吊扇。

  风叶快速地转动着,但是,空气里却有着什么东西被烤糊了的焦味,弥漫着酷暑的气息。

  “是不是什么东西烧掉了?”萧卫吸了吸鼻子,转头问身边的刚刚说话的男生。

  男生的胸前挂着一张牌子,上面写的名字是李锦安。

  李锦安看了他一眼,一边嘴角上扬,似笑非笑。“谁知道呢。”

  “莫名其妙。”萧卫望着他的表情,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这么热的天气,你说,会不会烤死人?”李锦安神秘地压低声音,凑到他的面前。

  萧卫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往后靠紧了椅背。但是椅背却像是一块烧红的铬铁,烫得他马上跳了起来。

  “你们先喝点水吧,这几天天气好热呀。”这时,暂时消停下来的赵清拿着两瓶矿泉水递给萧卫和李锦安。

  萧卫一看见那瓶水,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火辣辣地痛着,怪不得自己一直不想说话,因为喉咙就像快枯的井,干得快冒烟了。他想也没想,便接过水,咕咚着将水全部灌了下去。

  “感觉好多了。”喝完瓶水,他心满意足地说了一句,刚刚喝下水的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出“滋滋”的声响,就像把水浇在燃烧起来的火炭时发出的声音。而每次浇熄那些火炭后,都会有白色的水蒸汽像烟一样冒起来。

  这时,有道白色的雾气,顺着他张开的嘴,幽幽飘了出来。

  干

  萧卫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诡异的改变。

  他几乎不敢碰触任何金属的东西,因为它们都像是加好热的烧烤铁板,一碰它们,便可以将皮肤烫得起泡。而且,他发现自己吸收的水份永远不够身体的需求。每时每刻,都有一种对水的渴望紧紧地缠绕着他。

  不喝水,他就会渴死!

  如同现在,等他一觉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睡在凉席上。可是,却爬不起来。因为,一动,他的背便生生的痛。

  萧卫微微侧过身,吃了一惊。原来,他的皮肤已经脱落了一大片,露出血肉糊模的印子。

  而其它睡在凉席上的皮肤,依然紧紧粘在凉席上。

  不止是金属,就连凉席也已经如同铁板一样了,他就是铁板烧上的菜肴,快要烤熟般,正在一点点失去身体里的水份。

  渴!

  萧卫坚难地吞咽了一下,连口水都已经从身体里挤兑不出来。

  而让他更无法置信的是,他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干枯。

  萧卫在电视和书本上,见过那些发掘出来的干尸,他们保持着生前的容貌,那是因为身体的水份可以完好地被蒸发出来。据说,有个过程,便是将尸体慢慢放在剧烈阳光下,烤到没有一丝水份。

  脱水后的尸体,可以保存很长时间。萧卫微微转动了一下眼珠,看见自己的手臂在慢慢地往下瘪,原本结实的胳膊像放了气的气球,鼓起来的皮肤因为没有了更多东西的填充,而开始往下沉陷,接着,它们贴紧了骨头,露出胳膊清晰的骨骼。

  “水。”萧卫听见自己的灵魂在渴求着。再不补充水份,他就会一点点成为干尸。

  “你今天不是去帮赵清准备志愿者招募大会吗?”这时,有个舍友回来,看见萧卫还躺在床上,伸手拉了他一下。

  “哇,你怎么了,身上这么烫。”舍友却陡然收手,一脸惊诧。

  萧卫来不及解释,他恢复了力气后,从噩梦中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跳下床,直奔冲凉房而去。

  接着,他打开水龙头,让脸沉浸在水流下,才感觉到活着。

  周围有同学来往,但没有人注意到萧卫的异样。

  “407室昨天发现了一具干尸。”

  “乱传的吧,学校怎么会有干尸。”

  “真的,据说学校还下了封口令,因为那具干尸好像是一个学生。”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凉意,冲淡了空气中的燥热,萧卫站起来,问刚刚的同学:“那个变成干尸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对方让他的语气吓了一跳,停了一会儿,才告诉他:“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听说嘴角有一条深青色的印子。”

  萧卫打了个冷颤,他想起之前见过的那个一直在水龙头下喝水的男生。

  尸

  萧卫一整天的心不在焉终于引起了赵清的关注。

  “你怎么了?”赵清拿着一瓶水,正准备喝,萧卫已经伸手抢了过来,他看见赵清脸上的不悦,但是,一看见水,他就像有了本能,要喝。

  “好热,好渴。”许久,萧卫低声说道。

  赵清疑惑地望着他。接着,她又问他:“对了,今晚你能不能陪我去市区一趟,因为上次请假的女生还没来学校报道,学校也联系不到她,但她家不远,所以我想去找一下她。”

  萧卫看了看阴沉的天空,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

  等到了地方,两人敲了一阵房门,没有人应答,赵清便下楼去找房东拿钥匙,萧卫则因为不想下楼,留在了门前。

  最近,喝再多的水,身体却依然觉得缺水。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新的病症名称:渴水症?萧卫苦笑了一下,这些时间,他的体重暴减了十多斤,都说身体的百分之七十是水份,他知道,他少掉的体重,就是那些不知从哪里消失的液体。

  想到这里,他想靠着房门休息一下,但是,门却自动开了一条缝。

  刚刚赵清明明试了门把,没扭开。

  可是,现在,打开的门缝却像是一种无声的邀请,透过门缝有丝丝凉爽的寒气迎面扑来,那股冰冷的水气让萧卫精神为之一振。

  有水!这种莫名的直觉让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推门而入。

  果然有水流声从卧室里传来。萧卫顺着声音的指引,进入房间后,眼前的一幕是他怎么也始料未及的。

  房内的正中央,摆着一只巨大的玻璃缸。

  很常见的那种大的方方正正的鱼缸。

  只是,里面养的却不是鱼。

  而是一个女生。

  时间似乎静止了。四周一片安静。

  那个女生闭着眼睛,全身的皮肤被泡得发白。她紧闭的眼皮已经被泡得鼓起来,但萧卫却觉得她还是随时都会醒过来。

  她的衣服在水里轻轻地飘动着,她的身体微曲,姿势像一个熟睡在*里的婴儿。

  萧卫想逃,可是,脚却迈向了玻璃缸。

  这里面泡着一具尸体。

  但是,有水。

  这种无法抗拒的本能让他站在鱼缸前,然后,他埋头,扎进了水里。

  水里有尸体发腐的气息,但有什么重要呢,对于渴水的人来说,有水就足够了。

  这时,水里的尸体因为他的动作,微微动了一下。

  萧卫在水里睁开眼睛,看得很清楚。

  接着,突然,鱼缸里冒出了水泡,它们阻挡了萧卫的视线,就在他不知所措时,一道力量不知从何而来,让他掉进了鱼缸里。

  “两个人呆着,有点窄呢。”这时,萧卫听见有道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幽幽响了起来。

  他一转头,便望见了一双凸出了眼眶的白色眼仁。

  刚刚鼓起来的眼皮因为突然打开的双眼,皱在了眉毛下面,挤成一团,再慢慢裂开来,有丝丝鲜红的血液从中渗出来,染红了水。

  那个女生的双手便绕过来,紧紧地抱住了萧卫的肩膀。

  凶手

  确实有点窄!   萧卫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萧卫!”赵清急切的叫声让他慢慢回过神。

  他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脖子痛得让他无法言语。

  “刚刚我上来时,看见李锦安正掐着你的脖子,房东已经报警了。”赵清边拍着他的背,边告诉他。

  萧卫打量着四周,看见了那个巨大的玻璃缸。他指指那边,赵清不敢看,“太可怕了,她是李锦安的女朋友。我以为她请假了没什么大事,没想到……”

  萧卫无语。他现在还没有个头绪。警察也说,李锦安并没有杀他的女朋友。但他的女朋友死得很蹊跷,是活活渴死的。她被误关在学校的顶楼,在运动会举办的那一天,都没有人听见她的呐喊。刚开始,她爬到了楼顶的储水池里,以为能找到一点儿水,但是,没想到却一头栽进去,晕倒在里面,之后,便一直被摊晒在阳光下。直到几天之后,李锦安在楼顶已经荒废的储水池里找到了她。

  被抓后的李锦安疯狂地对那些拆掉玻璃缸,放掉水,来取证的警察喊道:“她缺水,她要喝水,不要抢走她的水。”

  成为干尸的那个男生便是误锁了楼顶的房门的人。

  本来,那天赵清是让萧卫将那条横幅拿到楼顶去挂的,但是,萧卫顺手将横幅扔给了李锦安的女友。

  所以,李锦安也要他一起尝尝缺水的感觉。

  李锦安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感觉到巨渴与缺水,那个男生是李锦安杀的,但他什么也不说,他只是笑。

  “渴死你们。”这是李锦安对萧卫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萧卫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此时,萧卫站在楼顶,他望着那干枯的储水池,感受着那个女生为了找水,跌下去时的绝望。

  赵清站在他的身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突然,身后有道力量,将他狠狠推进了储水池里。

  萧卫不明所以。他从储水池里爬起来,迎着刺眼的阳光,望着站在储水池边的赵清。

  “赵清,你做什么?”萧卫吃惊的问她。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在运动会那一天,你一直都在关注着我吧。”赵清淡淡地说着。背着光的她,脸上一片阴沉。“那你一定记得,我离开了会场一次。”

  “你说你要去检查下横幅为什么挂得有点儿斜。”萧卫说到这里,突然止住了话语。

  “宾果!我上来后,她已经中暑昏过去了。”赵清微笑着,“所以,我把她推进了储水池里。你也知道,我的成绩虽然好,但是,一直名列第二,第一名你猜是谁?”

  萧卫愣住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喜欢的女生居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我现在求救的话,会有人听到的。”萧卫瞪着赵清。

  “来不及了,所有人都知道你这几天像有渴水症似的,总是在拼命地找水喝。”赵清说的同时,储水池四周的进水管里,已经有水源源不断地涌进来。萧卫无处可逃。“我会向他们解释说,学校刚修好储水池,你和我在缅怀同学的时候,却一头栽了进去,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你说你想喝水,反正,上次你连泡着尸体的水都不由自主地喝了。”

  水

  上次泡着尸体的水?

  萧卫突然觉得一阵反胃,原本,他以为,那只是幻觉。因为自从那天醒来之后,渴水的症状便没再发生。

  胃一阵紧缩,让萧卫不由自主地捂着胸口,弯下腰,呕吐不已。

  刚开始,他吐出来的都是些淡黄色的酸水,接着,一些不明物体,便开始从他的嘴角窜了出来。

  是黑色的头发。

  “呕!”所有的东西都涌上了他的喉咙,让他痛苦地不停地从嘴里往外吐。

  那些头发掉在地上,飘在已经漫过了膝盖的水面上。

  接着,水里有什么东西在萧卫的脚边划过,那冰冷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冷颤。

  “两个人呆着有点儿窄。”一句悠悠的话传来,萧卫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是谁。

  头顶传来赵清的一声尖叫。

  “我一直想知道,从背后推我下来的人是谁,现在终于找到了。”萧卫听见那个长发遮面的女生边说,边爬近了瘫倒在地的赵清。

  然后,她的身体像一道影子,慢慢与赵清的身体重合。

  赵清目光呆滞地站起来,望着萧卫的方向。

  “好热,好渴。”赵清像在喃喃自语。

  接着,她像一颗石头一样,掉了下来。水并不深,但是,她落到水里后,便一直扎头,埋在水里面。

  萧卫知道,她现在渴水,所以,在觉得没有喝够之前,她都不会起来了。

  那他,会怎么样?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