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夫妻

  清朝乾隆年间,京城祥悦药铺的李郎中有个女儿名叫李玉。李玉貌美如花、心地善良,嫁给了英俊潇洒的学徒朱贤。李郎中非常赏识他,并把多年创下的家业交与他打理。

  神话故事

  一日,仆人小七跑到李玉身边,说他看见相公和绸缎庄的小姐打情骂俏。李玉有些不高兴,以为小七在说笑。小七不服气,站在一边撅起了嘴。

  小七不但是李玉的贴身仆人,也是和她一起长大的玩伴,看见什么事都要和李玉说。

  不多时,朱贤出诊回来了,看见李玉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似乎知道了什么,忙解释道:“绸缎庄的老板把我请去,原来是他家小姐眼里进了沙子,这点小毛病也来找我,把我当成只会三脚猫功夫的江湖郎中了。”

  俗话说越描越黑。李玉和小七对视了一眼,都知道朱贤在撒谎。

  这日,朱贤要去苏州收购药材并打理分店。李玉知道朱贤哪里都好,就是太好色了,于是让仆人小七一同前往。

  主仆二人千里迢迢来到了苏州,他们一路奔波,肚子饿得“咕咕”叫。朱贤招呼小七直奔最有名的飘香阁,准备好好吃一顿。

  这时,朱贤看见前面有一群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为了看个究竟,忙走上前,只见一个披麻戴孝的姑娘跪在地上,身边躺着一人,头上盖着白布,旁边牌子上写着:卖身葬父。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们都跃跃欲试,不乏财大气粗者。姑娘看看这人摇摇头,又看看那人摇摇头,声称父亲生前希望她找到一位能托付终身的男人,否则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

  朱贤看姑娘窈窕的身材,俊美的容貌,怎么也迈不动离去的脚步。

  小七看朱贤眼里闪着光彩,知道他的心思,忙提醒道:“咱们有要事在身,不要耽搁了,快走吧。”

  朱贤不耐烦地说:“小七,别以为你是夫人的贴身仆人,就敢对我指手画脚,坏了我的好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朱贤痴痴地看着姑娘,姑娘也看到了他,忙站起身问:“官人,我见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我们有缘,愿意带我回家吗?”

  朱贤见姑娘近乎哀求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点头同意了,他先是出了一笔钱,帮姑娘为老人打理了后事,又把姑娘接到一家客栈安下身。

  姑娘感激地对朱贤说:“我叫婉婷,谢谢你帮我。”

  朱贤见姑娘露出了淡淡的忧伤,关切地问:“婉婷,为什么不高兴呢?”

  婉婷说:“我以为你是我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没想到都是徒劳。”

  朱贤疑惑:“难道我不能让你托付终身?”

  婉婷伤心地说:“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妇之夫?”

  朱贤不禁心里一颤,道:“我虽已有妻室,那又有什么关系?”

  婉婷反问:“我不想做小妾,我要做大太太,难道为了我,你愿抛弃妻子?”

  朱贤愣住了,他曾对李玉发过誓,今生只对她好,别无二心,况且手里的家业都是李家的呀,他显得很为难,不停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朱贤思忖良久,说:“我在苏州给你买座宅院,将你明媒正娶,在这里你就是大,好不好?”

  婉婷转忧为喜,道:“好,太好了。”

  站在一边的小七,小声地对朱贤说:“我总感到婉婷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朱贤安慰道:“不要疑神疑鬼的!”

  小七知道自己无权插手主子的事,所以只顾忙前忙后地讨好朱贤,早把进药材的事抛到脑后了。

  三日后,朱贤站在准备好的婚房里,无比兴奋。可小七却无比担忧。小七害怕他们把钱都花在这个女人身上,回家不好向夫人交代。朱贤告诉小七,如果夫人问起此事,就说他们在路上遇到抢劫的。

  第二天,朱贤和婉婷在新宅举办了婚礼,这场婚礼虽没有亲朋,却非常郑重,他们向天地叩拜,并喝了交杯酒,发誓相爱一生一世。

  人逢喜事精神爽,朱贤喝得大醉,晃晃悠悠进了洞房,轻轻挑起婉婷的盖头。

  婉婷用手挡在他的嘴边,说:“别急,我有问题要问你,你背着妻子寻花问柳,难道心中无愧吗?”

  朱贤低声道:“别在大喜的日子提她好吗?我的小美人儿……”

  婉婷接着问:“难道你不爱你的妻子吗?”

  “她没你漂亮,我现在只爱你!”

  朱贤显然喝多了,没说上几句话,就烂醉如泥地倒在婚床上。

  不多时,只听得扑通一声,朱贤仿佛掉进了大水潭,酒一下就醒了,这才拼命地游到岸上,由于疲惫和惊吓昏死过去。

  天亮了,朱贤被一阵老鼠的叫声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岸边,岸上是一片片孤坟。他见小七躺在不远处,喊来小七,问他这是在哪里?小七显然被吓坏了,瞪大眼睛,看看周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朱贤摸摸身上,空空如也,银票和房契都不翼而飞,心道一定是婉婷在捣鬼。   主仆二人找到了用来结婚的那座宅院,敲开门,从里面走出一位老人。朱贤疑惑地问老人,怎么在他家里?老人拿出一张房契,声称他是这里的新主人。朱贤辨出房契是真的,再一看房契上卖方的落款,一下子瘫坐在地,有气无力地嘀咕:完了,全完了。

  朱贤苦笑着告诉小七,房契上的落款是夫人李玉。小七先是一惊,细一想来,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从京城到这里,少说也要半个月,她怎么可能赶到这里呢?天下这么大,一定是重名了。

  朱贤一听也有道理,于是问老人,卖房子那人的长相,听了老人的描述,朱贤知道是婉婷所为。

  朱贤经过此番折腾,身无分文,只好从苏州的分店周转了一些银两,火速回了京城。到了家门口,他们怕事情败露,不敢进门。就在二人犹豫不定时,李玉走了出来,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进屋?

  小七对李玉撒了谎,说他们在路上遇到劫匪了,钱财都被抢光了,所以不敢回家。李玉笑着安慰他们,钱乃身外之物,只要人能平安回来就好。

  朱贤问李玉,近来可曾出过远门?李玉说她一直在家等着他们回来,未曾出远门。朱贤又试探着问,是否有个叫婉婷的女子来找她?李玉摇摇头,说没有叫婉婷的女子来找她,但几年前,她帮过一个叫婉婷的姑娘。

  那年,李玉去布店买布料,路上见一姑娘在大街上卖身葬父。李玉见她可怜,就给了她一笔钱,帮她安葬了老人。小七一听,忙问李玉,婉婷长什么样?李玉说她见姑娘长得漂亮,回到家中为她画了一幅画像。

  李玉从箱子里拿出了那幅画。朱贤接过画像一看,正是婉婷。

  朱贤不解地问:“夫人,为什么不把画像挂出来?”

  李玉伤感地说:“相公有所不知,这位姑娘后来嫁了个拈花惹草的丈夫,整日流连烟花柳巷,还时常打骂她,她忍受不了,跳河自尽了。谁知,在她死后不久,她丈夫夜间溺水而亡,人们都说这是报应。”

  朱贤听了李玉的这番话,回想在苏州与婉婷的那一夜夫妻,吓出一身冷汗。他猜测,一定是婉婷知恩图报,用这种方式替恩人教训了自己。不管真相是否如此,他都发誓再也不拈花惹草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